173.第621章 背影很像苏秋月 - 山村如此多娇

173.第621章 背影很像苏秋月

[第2章正文] 第621节第621章背影很像苏秋月 秦俊鸟在走之前把身上剩下的五千多块钱几乎全部都给了廖小珠,他只留下了一百块钱的路费。 秦俊鸟和廖大珠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眼看着就要天黑了。 秦俊鸟刚走到村口,就看到陆雪霏和范学成肩并肩地从村里走了出来,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就好像正在谈情说爱的恋人一样。 秦俊鸟一看到陆雪霏和范学成在一起,心里就堵得慌,范学成整天跟陆雪霏在一起,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间久了,很容易产生感情。 陆雪霏和范学成这时也看到了秦俊鸟和廖大珠,陆雪霏笑着走过来,问:“俊鸟,你们这是干啥去了啊?” 没等秦俊鸟说话,廖大珠抢着说:“我爸住院了,我和俊鸟刚从医院回来。” “金宝叔住院了,金宝叔得了啥病啊?”陆雪霏这段时间一直都住在酒厂里的宿舍里,所以不知道村里发生的事情。 廖大珠说:“我爸走夜路的时候从山坡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昨天刚在县城里的医院做了截肢手术。” 陆雪霏愣了一下,说:“金宝叔咋摔得这么重啊,还得截肢,等过几天我有时间了去医院看看金宝叔吧。” 廖大珠说:“雪霏,你厂里的事情那么多,还是别去了,用不了多长时间我爸就出院了。” 陆雪霏说:“那好吧,等金宝叔出院了,我再去你家里去看看他。”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雪霏,你们这是要干啥去啊?” 陆雪霏说:“俊鸟,你回来的正好,我和学成刚才去找过你,我们有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你们要跟我说啥啊?” 陆雪霏说:“咱们还是酒厂的办公室说吧。” 秦俊鸟看了廖大珠一眼,说:“好吧,咱们去办公室说。” 廖大珠一个人回了家,秦俊鸟和陆雪霏、范学成来到了酒厂的办公室。 秦俊鸟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在陆雪霏和范学成的脸上扫了一眼,说:“雪霏,你们要跟我说啥事情啊?” 陆雪霏说:“俊鸟,我和学成这几天在乡里的各个村子走了走,我们发现乡里的好几个村子都有人在开酒厂,而且这些酒厂都是最近一段时间新开的。” “有这种事情。”秦俊鸟还是第一次听说外村有人开酒厂,而且还不止一家。 陆雪霏说:“俊鸟,这些酒厂虽然都不算太大,不能跟咱们的酒厂相比,可是乡里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么多小酒厂来,对咱们的酒厂肯定会有影响的。” 秦俊鸟说:“雪霏,这种事情很正常,乡里的人看到我开的酒厂挣钱了,所以也想跟着挣点儿小钱,山里人就是这样,干啥事情都喜欢跟风,你不用担心。” 陆雪霏说:“俊鸟,我觉得你不能小看了这些小酒厂,就怕将来这些酒厂会对咱们的酒厂造成冲击。” 秦俊鸟说:“雪霏,咱们酒厂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棋盘乡没有哪个酒厂是咱们的对手,那些小酒厂想跟咱们抢饭吃,门儿都没有。” 范学成这时接话说:“秦厂长,要是这些酒厂跟咱们正大光明地竞争,咱们是不用把这些小酒厂放在眼里,可我就怕这些小酒厂走歪门邪道。” 秦俊鸟说:“学成,这就是你不了咱们山里人了,虽说山里人是穷了一点儿,可是山里人的心眼比城里人实诚,不会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俊鸟说这些显然是话里有话,他是故意拿话来敲打范学成。 范学成不是傻瓜,他当然能听得出秦俊鸟话里的弦外之音,他笑了一下,说:“秦厂长,我说这话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提醒一下你。” 秦俊鸟说:“学成,你不是山里人,所以你不了解山里人,我从小在山里长大,这山里人是啥德行我比你清楚。”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秦俊鸟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只见苏秋林满头大汗地站在门外。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说:“秋林哥,你咋来了?” 苏秋林气喘吁吁地说:“俊鸟,我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有啥事情啊?” 苏秋林向秦俊鸟的身后看了一眼,说:“俊鸟,咱们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吧。” 秦俊鸟明白苏秋林的意思,屋子里有陆雪霏和范学成在,他不方便跟秦俊鸟说。 秦俊鸟说:“那咱们到会议室去说吧。” 秦俊鸟和苏秋林来到了会议室,秦俊鸟拿过一把椅子坐下来,说:“秋林哥,这里没有啥外人,你有啥事情就说吧。” 苏秋林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说:“俊鸟,昨天是咱妈的生日,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赶回家去给咱妈过生日,就在我快要走到家门口时候,我忽然看到一个人在我家的院子外转悠,这个人看到我回来了,就急忙跑了,我没有看到这个人的正脸,我只看到了这个人的背影,你猜这个人像谁?” 秦俊鸟说:“像谁?” 苏秋林说:“这个人非常像秋月。” 秦俊鸟听到“秋月”这两个人,身子猛地一震,心头就像被刀剜了一样疼。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看准了没有?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秋月啊?” 苏秋林非常肯定地说:“那个人就是秋月,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的长相,可秋月是我妹子,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秦俊鸟说:“秋林哥,那你看到秋月向哪个方向跑了吗?” 苏秋林说:“她跑进了我家旁边的一片树林里,我当时还追了几步,可是等我追进树林里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踪影。” 秦俊鸟说:“秋林哥,那个人要真是秋月的话,那她为啥不进家门呢?” 苏秋林皱了一下眉头,一头雾水地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个妹子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她的心思谁都摸不透,谁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的是啥。” 秦俊鸟说:“那咱爸和咱妈知道这件事情吗?” 苏秋林摇了摇头,说:“我怕他们二老伤心,所以就没跟他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