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620章 解燃眉之急 - 山村如此多娇

172.第620章 解燃眉之急

[第2章正文] 第620节第620章解燃眉之急 廖金宝说:“小珠,我早就想让你和大珠搬回家来住了,我一个人住在家里冷冷清清的,这白天还好说,可到了晚上我这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廖小珠说:“爸,我和姐这次搬回家里住,我们就在你的跟前孝敬你,我们哪儿都不去了。” 廖金宝说:“大珠、小珠,咱们父女三个人都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们姐妹两个这辈子都不会回家了呢。” 廖小珠说:“爸,等你出院回家了,我和姐就回家陪你,以前的事情咱们谁也别提了,就当那些事情没发生过好了。” 廖金宝说:“那好,咱们把以前的那些事情都忘了,以后我也不赌钱了,我要是再赌钱的话,就让我摔个粉身碎骨。”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你们父女把话说开了,以前的心结也都解开了,以后你们父女在一起和和睦睦地过日子,这多好啊。” 廖金宝唉声叹气地说:“可惜啊,我这条腿没了,这也算是报应吧,谁让我以前就知道赌钱不干正经事儿呢。”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好事儿不可能全都落到一个人的头上,你也该知足了,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啊。” 廖金宝高兴地说:“我是该知足了,我现在啥都不想,只要家里的这几口人能平平安安的,我就谢天谢地了。” 秦俊鸟见廖金宝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说:“金宝叔,大珠和小珠从早晨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呢,咱们还是吃饭吧。” 廖金宝说:“大夫说我现在还不能吃东西,你们三个人吃吧。” 秦俊鸟和廖家姐妹吃完饭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由于病房里只有一张空床,只能勉强挤得下廖大珠和廖小珠两个人,秦俊鸟只好在医院的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睡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廖金宝就可以正常吃东西了,廖金宝的心情比刚做完手术的时候好了很多,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廖金宝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虽说截肢的事情对他打击不小,不过有廖大珠和廖小珠在身边陪着他,他很快就从截肢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不仅能吃能喝,还有说有笑的,一点儿也没把截肢的事情放在心上,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廖金宝做截肢手术一共花掉了八千多块钱,廖大珠和廖小珠的手头并不宽裕,根本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手术的钱全都是秦俊鸟借给她们两个人的。虽说是借,可秦俊鸟根本就没指望两个人能还,她们两个人的情况秦俊鸟比谁都清楚,两个人过去虽然有些一些积蓄,不过自从廖大珠生了孩子后就花的差不多了,她们住在秦俊鸟家里的这些日子,其实都是秦俊鸟在养活她们,她们吃秦俊鸟喝秦俊鸟的,就连身上穿的衣服很多都是秦俊鸟给她们买的,八千多块钱对秦俊鸟来说不多,可对于两个人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两个人又没有挣钱的路子,等她们还钱还不得猴年马月。 秦俊鸟看到廖金宝恢复的挺好,精神头也挺足的,也就放心了。 到了下午,秦俊鸟抽空去了一趟银行,把他随身带的存折里的二十万块钱取了出来,他答应要借给那个薛广斌二十万,他当然要说话算数了。 秦俊鸟拿着二十万现金来到了402病房,他刚走到病房的门口,碰巧薛广斌这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薛广斌看到是秦俊鸟来了,非常高兴地说:“大哥,是你啊。” 秦俊鸟说:“大兄弟,我给你送钱了。” 薛广斌压低声音说:“大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找个人少的地方吧。” 秦俊鸟说:“好吧。” 秦俊鸟跟着薛广斌来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很少有人来,说话比较方便。 秦俊鸟把用报纸包着的二十万现金送到薛广斌的面前,笑着说:“大兄弟,这是二十万现金,你点一点,看看够不够数。” 薛广斌低头看了一眼秦俊鸟手里的二十万,眼睛顿时一亮,眉开眼笑地说:“大哥,你不是说过几天给我送钱来吗,咋今天就给我送来了呢。”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现在急等着用这笔钱,正好我手头上有一个二十万块钱的存折,我就把钱取出来给你送了过来。” 薛广斌感动地流下了热泪,他说:“大哥,你可真是个好人啊,现在像你这样热心肠的人可不多了,你比我在村里的那些亲戚强多了,前几天我给村里的那些亲戚打电话,想跟他们借点儿钱,可他们都找借口不借给我,要不然我也不会寻死。” 秦俊鸟说:“大兄弟,你也别怪你村里的那些亲戚,他们挣点儿钱也不容易,人家借你钱是人情,不借你钱是本分。” 薛广斌说:“大哥,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我就是你亲兄弟,今后只要你有用得着兄弟我的地方,我就是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大兄弟,看你说的,我不过就是借了你点儿钱,等你有钱了还给我就是了,我借给你钱是想帮你一把,我可不图你报答我。” 薛广斌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二十万,说:“大哥,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这二十万我给你打个借条,等以后我有钱了,我保证连本带利都还给你。” 秦俊鸟说:“借条就不用打了,我信得过你。” 薛广斌说:“那可不成,这钱是你借给我的,我一定要白纸黑字写清楚。” 薛广斌一再坚持要打欠条,秦俊鸟只好同意了。薛广斌不仅给秦俊鸟打了欠条,还把自己家的具体住址告诉了秦俊鸟,以此来表明他不是不讲信用的人。 廖金宝脱离了危险,秦俊鸟也没必要再留在医院里了,他和廖大珠一起回村去了,留下了廖小珠一个人照顾廖金宝。 廖大珠本来也想留下来和廖小珠一起照顾廖金宝,可她家里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要照看,廖大珠离家之前把孩子交给了村里的槐花嫂子,让她帮忙照看两天。所以廖大珠不能在医院里耽搁太长时间,她必须得尽快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