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牛红旗来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2章 牛红旗来了

秦俊鸟被石凤凰和廖小珠夸得有些飘飘然,连北在什么方向都找不到了。 这个时候,苏秋月从仓房里走出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簸箕,簸箕里装着一些干菜。 苏秋月一看廖小珠来了,笑着说:“小珠,你可好些日子没有来了,我都想你了,你也不来看看我。” 廖小珠说:“嫂子,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苏秋月说:“你说是来看我的,我看你咋一直跟俊鸟和凤凰姐在说话。” 廖小珠笑着说:“哦,我知道了。嫂子你是看我在跟俊鸟说话,所以你吃醋了。” 苏秋月的脸一红,把簸箕放到一边,走过去在廖小珠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你胡咧咧个啥,看我怎么收拾你。” 廖小珠冲着苏秋月做了个鬼脸,跑到一边,笑着说:“你抓不到我,大醋坛子。” 苏秋月追了过去,说:“你说谁是大醋坛子,你再敢胡说,看我不拿玉米棒子把你的嘴堵上。” 苏秋月和廖小珠在院子里追逐打闹了一会儿,直到两个人都有些累了才停下来。 苏秋月喘着气说:“我累了,不闹了。” 廖小珠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也累了,我进屋里去坐一会儿。” 苏秋月端起放在一边的簸箕说:“小珠,你吃饭了没有?” 廖小珠说:“没吃。” 苏秋月说:“那你就在我家里吃吧,我给你做狗肉炖干菜。” 苏秋月和廖小珠边说着边走进了屋子里,秦俊鸟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也要进屋,这时石凤凰忽然说:“俊鸟,我去梨子家走一走,这几天闷在家里我都憋坏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秦俊鸟说:“快吃中午饭了,你吃完饭再去吧。” 石凤凰说:“我不饿,不吃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早点儿回来,别等天黑了再回来,不安全。” 石凤凰点头说:“我知道,天黑前我一定回来。” 石凤凰走出秦俊鸟的家的院子,向大甜梨家走去。 石凤凰到了大甜梨家后,大甜梨正在厨房里洗衣服,丁七巧和孩子都不在家里。 石凤凰问:“梨子,七巧干啥去了?” 大甜梨说:“她带孩子去乡里看病了。” 石凤凰又问:“孩子咋了?” 大甜梨说:“没咋,孩子就是有些咳嗽。” 石凤凰说:“我还以为孩子得了啥重病了呢。” 大甜梨说:“凤凰,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洗完了,我们们好多天没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我有一肚子话要对你说呢。” 石凤凰说:“我帮你洗吧,这样也能快一些。” 大甜梨笑着说:“那好啊。” 石凤凰帮着大甜梨把衣服都洗完了,又把衣服拿到院子里搭在晾衣绳上。 因为刚过完年没有多久,所以天气还比较寒冷,两个人的手在晾衣服时冻得有些发红,大甜梨搓了搓手,把嘴对着手吹了几口热气说:“这天气可真要命,我手都冻得没啥感觉了,走,我们们到屋里的热炕上去把手捂热了。” 石凤凰打着哆嗦说:“我们们快点进屋吧,再在外边站着我都快要冻成冰棍了。” 石凤凰和大甜梨一起进了屋子,两个人都迫不及待地脱了鞋上了热炕,然后把手贴在炕席上,让手尽快热起来。 大甜梨看了石凤凰一眼,忽然说:“凤凰,那件事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石凤凰愣了一下,说:“你说的是哪件事啊?” 大甜梨说:“当然是你生孩子的事情了。” 石凤凰犹豫了一下,说:“梨子,这事儿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让我跟俊鸟做那种事情,我实在做不来。” 大甜梨说:“这有啥做不来的,你以前跟武四海咋能做得来,不就是换了一个人嘛。” 石凤凰说:“俊鸟和武四海不一样,我把俊鸟当成我的弟弟,再说俊鸟都有媳妇了,我要是跟他做了那种事情,那我成啥人了。” 大甜梨无奈地说:“你啊,你就知道为别人想,你咋不为你自己想想呢,你都这个年纪了,你要是再不生个孩子的话,将来你就是想生也生不出来了。” 石凤凰想了想,说:“梨子,我真不能跟俊鸟在一起做那种事情,你别逼我了。” 大甜梨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俊鸟咋了,俊鸟跟你又没有啥血缘关系,说句不好听的,那种事情有啥呀,一闭眼睛挺一会儿就过去了。” 石凤凰有些为难地说:“梨子,我是想要孩子,可是我不能为了生孩子,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大甜梨说:“反正我跟你把话都说透了,其中的利害你自己去想。” 石凤凰不说话了,脸上露出一丝顾虑的表情,石凤凰对秦俊鸟不是没有动心过,可秦俊鸟毕竟已经娶了媳妇,她要是真跟秦俊鸟做了那种事情,别人不知道还好,别人要是知道了,她在别人面前可就抬不起头了。 石凤凰又跟大甜梨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会儿话,这时丁七巧抱着孩子回来了,而且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牛红旗。 牛红旗一走进来,眼睛就盯在了石凤凰的身上,恨不得一口就把石凤凰给吞了。 大甜梨一看牛红旗来了,笑着说:“哎呦,这不是牛主任吗,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家里来了。” 牛红旗也笑着说:“当然是你这阵仙风把我给吹来的。” 大甜梨说:“我可不是什么仙风,我也吹不动你这尊真神。” 牛红旗说:“我哪是什么神啊,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大甜梨说:“你可不是普通人,你是我们们棋盘乡的财神爷,只要你大笔一挥,天上就往下掉钱。” 牛红旗说:“我不过就是手里有那么一点儿小权利而已,没你说的那么厉害。” 丁七巧冲着大甜梨使了个眼色,说:“梨子,人家牛主任好不容易来家里一趟,你赶紧给牛主任倒水啊。” 大甜梨会意地说:“牛主任,你喜欢喝茶还是喝水啊?” 牛红旗说:“给我倒杯水就好了。” 大甜梨拿起一个水杯,然后走到厨房去倒水。 牛红旗看着石凤凰,问丁七巧:“七巧啊,这位是谁啊?” 丁七巧说:“她叫石凤凰,是梨子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牛红旗打量着石凤凰,笑着说:“凤凰,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啊。” 这时,大甜梨端着一杯水走进屋子里,说:“牛主任,人家凤凰是名花有主了,你呀就别惦记了。” 牛红旗被大甜梨说中心里的阴暗想法,尴尬地笑了几声,说:“梨子,瞧你这话说的,我牛红旗是那种人吗?” 大甜梨冷笑了一声,说:“你是哪种人啊?” 牛红旗被大甜梨问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打了个哈哈说:“梨子,我就是夸她的名字好听,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多想。” 石凤凰看着牛红旗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狼看到了小绵羊一样,这使得石凤凰从心里往外讨厌牛红旗。她看了大甜梨一眼,说:“梨子,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大甜梨也看出来石凤凰对牛红旗很反感,而且她也知道牛红旗这种人看到好看的女人就跟蚊子见了血一样,不叮上几口是不会罢休的,石凤凰还是远离他比较好。 大甜梨说:“你回去吧,有啥事儿我去找你。” 石凤凰点点头,没再说话,跟丁七巧摆了摆手,快步走出了大甜梨家。 牛红旗的眼睛一直在盯着石凤凰看,知道她走出屋子看不到了,牛红旗才意犹未尽地把目光收了回来。 大甜梨看着牛红旗这副样子,没好气地说:“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小心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了。” 牛红旗皮笑肉不笑地说:“梨子,这个凤凰是你的什么朋友啊?” 大甜梨白了他一眼说:“你说是什么朋友,当然是好朋友了。” 牛红旗说:“你咋不留她再多坐一会儿啊。” 大甜梨说:“我要是留她多坐一会儿,你在哪儿坐啊,你牛大主任来了,我总不能让你坐在地上吧。” 牛红旗说:“梨子,你这张嘴可真厉害,就跟那刀子一样,字字见血。” 大甜梨说:“我再厉害,也没有你牛主任厉害,你那张嘴动一动,那满天飞的都是钞票。” 牛红旗说:“我们们不是说好了吗,别叫我牛主任,叫我红旗就好了。” 大甜梨把水杯交给牛红旗,说:“你来我家有啥事儿啊?” 牛红旗说:“我没啥事儿,我今天就是专程来看你的。” 大甜梨说:“我有啥好看的,我都一把年纪了,长得也一般,你看我还不如看看画上那些大美人。” 牛红旗说:“梨子,你咋能这样说呢,在我眼里你就是那西施貂蝉,不,你比西施貂蝉还好看。” 大甜梨这时走到炕边坐下,翘起二郎腿,打量着牛红旗说:“你有啥话就直说,别扯这些没用的,说吧,你到底干啥来了。” 牛红旗说:“我就是想你了,我在乡卫生院看朋友,正好碰到七巧带着孩子去看病,所以我顺便跟她来看看你。”去分享

上一篇   第61章 屁股开花

下一篇   第63章 摸一下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