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619章 冰释前嫌 - 山村如此多娇

171.第619章 冰释前嫌

[第2章正文] 第619节第619章冰释前嫌 秦俊鸟听完了薛广斌的话,轻轻地拍了一下薛广斌的肩膀,笑着说:“我还以为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是大兄弟你遇到难处了,不过你不用寻死觅活的,钱的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决。” 薛广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眼睛看着秦俊鸟,说:“大哥,你不是在跟我说笑话吧,我要赔给死人的家属十几万,还得给那个受伤的人的再拿几万块钱的医药费,这两项加在一起至少得二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秦俊鸟说:“大兄弟,你都被逼到跳楼的地步了,我咋会跟你说笑话呢。” 薛广斌看到秦俊鸟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话,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说:“大哥,我知道你说这话是想安慰我,你是一片好心,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跳楼了。” 秦俊鸟说:“大兄弟,我看你也是一个实诚人,我知道你是被逼到了绝路,要不然你一个堂堂七尺高的汉子也不会寻死的,我手头上还有点儿钱,我可以借给你,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 薛广斌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他一脸诧然地说:“大哥,咱们才刚认识,你一下子就借给我这么多钱,我没听错吧。” 秦俊鸟说:“大兄弟,你没听错,这二十万我借给你,你先拿这笔钱渡过难关再说。” 薛广斌说:“大哥,你连我的底细都不知道,就把二十万借给我,你就不怕我拿了这笔钱远走高飞啊。” 秦俊鸟说:“大兄弟,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你要真是那种没良心的人,你就不会为了钱的事情在这里跳楼了,你完全可以像那个包工头一样找个地方躲起来。” 薛广斌说:“大哥,你有没有想过,你把钱借给我了,到时候我要是还不起咋办啊?” 秦俊鸟说:“大兄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你现在只是暂时遇到了难处,将来你一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别说是二十万了,就是二百万你也能还得起。” 薛广斌非常感动地说:“大哥,难得你能这么相信我,你放心,等将来我有钱了,我保证把这二十万块钱一分不少地还给你。” 秦俊鸟说:“大兄弟,这钱我也不急着用,你啥时候有钱了啥时候还,人活在这个世上谁都会遇到一些沟沟坎坎的,你可要挺住了,千万不能倒下去了。” 薛广斌说:“大哥,我不会倒下去的,正好这些天工地停工了,趁着这个时候有空,我一定要那个黑心的包工头找出来不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秦俊鸟说:“那好,大兄弟,你把你住的地址告诉我,过两天我把钱给你送过去。” 薛广斌说:“大哥,我这几天就住在402病房,到时候你就到402病房来找我吧。” 秦俊鸟又劝慰了薛广斌几句,他看到薛广斌的情绪稳定了,不会再跳楼寻死了,才下楼去了。 医院附近有好几家饭馆,秦俊鸟挑了一家人不算太多的走了进去,他点了六个菜,又要了二斤饺子,让饭馆的服务员给打包好了,他拎着菜和饺子回到了医院。 秦俊鸟刚走到病房的门口,就听见廖金宝哭着说:“我的腿没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让我死了算了。” 廖金宝的话音刚落,就听廖大珠说:“爸,你咋能那么想呢,你的腿虽然没了,不过大夫说你可以安假肢,到时候根本不耽误走路的。” 秦俊鸟急忙走进了病房里,他把买来的菜和饺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坐在床边,劝廖金宝说:“金宝叔,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要想开一些,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得多想想以后的好日子。” 廖金宝仰面躺在床上,他的脸色非常苍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顶棚,眼角流下两行泪水,由于麻药的药劲还没有完全过去,所以他的下半身还不能动弹。 廖金宝伤心欲绝地说:“我都这样了,以后还有啥好日子啊,我现在成了残废,连路都走不了,我就是活着也是活受罪,我还不如当时就摔死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的一条腿虽然没有了,可是你身边还有大珠和小珠这两个女儿,有她们两个人照顾你,你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廖金宝说:“我不想拖累她们,我都这把年纪了,也算活够本了,我可不想成为她们的累赘。” 廖大珠的眼睛一红,流着眼泪说:“爸,你说的是啥话啊,我和小珠是你的女儿,我们照顾你是应该的。” 廖金宝说:“我现在这个样子,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你们得照顾我到啥时候,你们以后难道不嫁人了啊。” 廖小珠说:“爸,就算我和姐以后结了婚,也不耽误我们照顾你啊。” 廖金宝说:“小珠,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可不是让你们照顾我一个星期或者是一个月,你们可是要照顾我十年甚至是二十年。” 廖小珠说:“爸,你也别把事情想的太坏了,等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让医院给你安上假肢,到时候你能走路了,说不定你自己就能照顾自己,根本不用我和我姐照顾你。” 廖金宝叹了一口气,说:“大珠、小珠,我对不住你们两个人,你们从小到大吃了很多苦,可我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根本没咋管过你们,我知道你们在心里肯定非常恨我,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今天我当着俊鸟的面,给你们两个人赔罪了。” 廖小珠说:“爸,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你还说它干啥呀,不管咋样你都是我爸,要是没有你,也就不会有我和姐的。” 廖大珠说:“爸,你还是安心养伤吧,别想以前的事情了,我们当女儿的咋会恨你呢。” 廖金宝说:“你们说的都是真心话吗?你们难道一点儿都不恨我吗?” 廖小珠说:“我们以前是有点儿恨你,可是现在一点儿都不恨了,等你出院了,我和姐就搬回家里去照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