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617章 摔断腿了 - 山村如此多娇

169.第617章 摔断腿了

[第2章正文] 第617节第617章摔断腿了 秦俊鸟见葛玉香放弃了生孩子的念头,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秦俊鸟把手放在葛玉香的肩头摸了摸,微笑着说:“玉香,你能想通就好,其实咱们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城里人管咱们这种情况叫二人世界。” 葛玉香把脸紧紧地贴在秦俊鸟厚实的胸膛上,一只手说:“俊鸟,现在我男人死了,以后咱们在一起就方便多了,你要是想我了,就来家里找我。”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说:“玉香,我看你家的房子也有些太不像样子了,过几天我找人帮你翻修一下吧,这样你住着也舒服。” 葛玉香说:“俊鸟,你就别费心了,我家的房子还成,再住上个十年八年的应该没问题。” 秦俊鸟说:“玉香,你看你家里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要不我给你拿点儿钱,你去城里买一套像样的家具,顺便再买一台彩电回来,这样你一个人在家里要是觉得闷得慌,就看以看看电视。” 葛玉香说:“我不稀罕那些东西呢,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是住在窝棚里,天天吃糠咽菜我都愿意。” 秦俊鸟听了葛玉香的话心里非常感动,他知道葛玉香说的都是心里话,他把葛玉香紧紧地搂在怀里,说:“玉香,以前我啥事情都没为你做过,现在想起来我这心里挺惭愧的,今后我一定会加倍对你好的,保证不让你受一点儿委屈。” 葛玉香笑着说:“俊鸟,你要是真想对我好的话,那就卖点儿力气,让我好好地快活一下。” 秦俊鸟伸手在葛玉香雪那白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看你这点儿出息,整天就想着被窝里的那点儿事情。” 葛玉香抿嘴说:“在认识你之前我过的日子就跟守活寡差不多,如今我男人不在了,我当然要把那些年的损失全都找补回来了。” “那好,今天晚上我就豁出去了。”秦俊鸟说完又爬到葛玉香的身上,双手攀上她的两个高耸的**,在她的身上动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还不亮秦俊鸟就从葛玉香家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出了村子,还好这时村里人还都在睡觉,没人看到他。他和葛玉香的事情还不能公之于众,所以他必须得避开村里人的目光,不能让村里人知道他和葛玉香的关系。 秦俊鸟回到龙王庙村的时候天色刚刚见亮,太阳只露出了一半。 昨晚他和葛玉香一晚上都没咋消停,他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两个人一直都黏在一起,不知疲倦地在对方的身上索取着,直到两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了才算罢休。这一晚上可把秦俊鸟累得够呛,他走路的时候只觉得双腿发软,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好像里边灌了铅一样。 秦俊鸟勉强支撑着走到了自己家的大门口,他看到大门上了锁,看情形廖大珠和廖小珠好像不在家里。 秦俊鸟有些纳闷,平时廖大珠和廖小珠很少出门的,就算出门的话,两个人也很少一起出门的。 廖大珠和廖小珠都不在家,秦俊鸟又没带钥匙,院子是进不去了,他只好转身向酒厂走去。 秦俊鸟没走出十米远,只见廖小珠急匆匆地从对面走了过来。 秦俊鸟快步走过去,说:“小珠,你这是去啥地方了啊?” 廖小珠停下脚步,喘息着说:“俊鸟,你回来的正好,我爸出事儿了,他昨晚走夜路的时候从山坡上摔了下来。” 秦俊鸟一脸紧张地问:“小珠,金宝叔摔的严重不严重啊?” 廖小珠说:“我爸把一条腿摔断了,脑袋也撞破了,流了好多血。” 秦俊鸟说:“金宝叔现在在啥地方啊?” 廖小珠说:“我爸现在在乡卫生院,我姐在乡卫生院照顾他呢,不过乡卫生院的大夫说我爸的腿伤的比较重,乡里的卫生的条件有限,院根本治不了,让我们赶紧往县城的医院送。” 秦俊鸟说:“既然乡卫生院的大夫让金宝叔转到县里的医院去,那你咋还回来了?” 廖小珠说:“我和我姐走得急,身上根本没带多少钱,现在我爸要转到县城的医院去,住院手术肯定要花不少钱,我回来是想跟你借点儿钱。” 秦俊鸟说:“小珠,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这就去拿钱,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去乡里。” 廖小珠说:“俊鸟,这钱以后我会一分不少还给你的。” 秦俊鸟说:“小珠,钱的事情好说,咱们还是赶紧给金宝叔治伤吧。” 秦俊鸟回到家里拿了一万块钱的现金和一个存有二十万块钱的存折,然后和廖小珠一起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乡里的卫生院,让秦俊鸟有些惊讶的是廖金宝这次摔的非常严重,由于脑病失血过多,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秦俊鸟和廖家姐妹又马不停蹄地把廖金宝送到了县人民医院,由于廖金宝的伤势比较重,到了人民医院后,他被直接送进了抢救室。 秦俊鸟和廖家姐妹焦急地等在抢救室的门口,虽然廖金宝平时只顾着赌钱,根本不管廖大珠和廖小珠,可他毕竟是两个人的亲爸,如今他摔得这么重,两个人都快要急哭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一个戴着口罩的大夫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他问三个人:“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啊?” 廖大珠和廖小珠异口同声地说:“我是。” 大夫说:“有个情况要跟你们说清楚,病人的腿伤的太严重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给病人截肢,你们谁跟我过来签一下字,我们好马上给病人做手术。” 廖小珠听到要截肢,身子一晃悠,差点儿没跌倒。秦俊鸟手疾,他一把拉住廖小珠的胳膊,把她的身子架住了,廖小珠这才勉强站稳了身子。 廖大珠这时哭了出来,边哭边说:“我爸要是没了一条腿,让他以后可咋生活啊?” 大夫说:“病人就算是截肢了,也不影响他以后的生活,他可以安装假肢。” 秦俊鸟说:“大夫,除了截肢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