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615章 彻底自由了 - 山村如此多娇

167.第615章 彻底自由了

[第2章正文] 第615节第615章彻底自由了 葛玉香眼中噙着泪水,表情悲痛地说:“可他走的也太突然了,我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秦俊鸟说:“玉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给你男人准备后事,让你男人入土为安,也不枉你们夫妻一场。” 葛玉香有些无助地说:“俊鸟,我一个女人啥事情都不懂,让我处理我男人的后事,这可难住我了。” 秦俊鸟说:“玉香,有我在,你不用担心,我帮你处理你男人的后事。” 秦俊鸟帮葛玉香把她男人的抢救费交了,然后雇了一辆车把她男人拉回了村里。按照村里的规矩,人死之后都要落叶归根,葛玉香的男人必须埋在自家的坟地里。 葛玉香家的亲戚不算太多,更何况她家里一穷二白的,一些亲戚瞧不起她,不愿意跟她来往,她家那些亲戚根本就指望不上,她男人的后事全都是秦俊鸟一个人帮着料理的。 葛玉香男人的葬礼办的还算风光,葛玉香的男人也是个苦命的人,年纪轻轻的就瘫痪在炕上,这些年来也没少遭罪,葛玉香也算对得起他,这些年来不离不弃地照顾他,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早就跟他离婚了。 葛玉香的男人下葬之后,她家的亲戚朋友都走了。 秦俊鸟也打算回家去,后天就是村里选举村长的日子了,他得提前赶回村里去,看看孟庆森有啥需要他帮忙的没有,孟庆森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如今孟庆森要竞选村长,他当然要出一份力了。 秦俊鸟对葛玉香说:“玉香,你男人的后事料理完了,我也该回家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 其实葛玉香现在已经不伤心了,她男人死了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她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苦日子了,以后她就彻底自由了,她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葛玉香说:“俊鸟,你别走了,现在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有些害怕,你还是留下来陪我一个晚上吧。” 秦俊鸟说:“玉香,你不用害怕,这人死如灯灭,再说了死的是你男人,你难道还怕他不成吗?” 葛玉香说:“我太了解我那个死鬼男人了,他就看不得我过好日子,我就怕他死了做鬼也会缠着我。”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玉香,你别想那么多,你对你男人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再说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葛玉香说:“俊鸟,你还是留下来吧,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谁都说不好,有你在我身边我心里踏实。” 秦俊鸟说:“玉香,你家的邻居和亲戚都知道我还在你家里,我要是不走的话,难免会招来一些闲言闲语,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葛玉香说:“你不用担心,我都想好了,一会儿你假装从我家离开,到村外转悠一圈儿,等天黑了之后你再偷偷回来,这样村里的人就不会怀疑了。”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吧,今晚我就不走了。” 秦俊鸟见葛玉香不愿意让他走,只好勉强答应留下来。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秦俊鸟从葛玉香的家里出来,他故意放慢脚步,让村里的人看到他,这样村里的人就会以为他真的走了。 其实村里人早就在怀疑秦俊鸟和葛玉香的关系了,他跟葛玉香无亲无故的,却忙前忙后地帮着葛玉香处理她男人的后事,虽然秦俊鸟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他是葛玉香所在酒厂的领导身份,作为葛玉香所在单位的领导帮忙处理一下后事也能说得过去,可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他跟葛玉香的关系不一般。 秦俊鸟出了村子之后并没有走太远,天黑之后,他又悄悄地回到了葛玉香的家里。 秦俊鸟进到屋里后看到葛玉香已经把被褥铺好了,而且把窗帘也挡上了。 葛玉香正坐在炕边洗脚,她看到秦俊鸟进来了,抿嘴笑着说:“俊鸟,你快脱鞋上炕吧,我把被褥都铺好了,这几天让你受累了,你还是早些睡觉吧。” 秦俊鸟说:“玉香,我还是到那屋去睡吧。” 葛玉香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去那屋睡干啥呀,那屋是那个短命的死鬼住的地方,你就不怕沾上晦气啊。” 秦俊鸟搓了搓手,说:“玉香,咱们两个人睡在一个屋里不太好吧。” 葛玉香拿起搭在大腿上的毛巾把脚擦干了,然后穿上拖鞋,站起身来说:“有啥不好的,咱们两个人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你就别磨磨蹭蹭的了。” 秦俊鸟说:“以前是以前,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 葛玉香把秦俊鸟拉到了炕上,说:“现在跟以前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咱们现在方便多了,现在家里只有咱们两个人,咱们想干啥就干啥,没人会影响咱们两个人。” 秦俊鸟说:“玉香,你不会想弄那种事情吧?” 葛玉香这时把外衣脱掉了,笑着说:“我知道你这两天挺累的,所以我得好好地犒劳你一下。” 秦俊鸟说:“玉香,你男人才刚刚下葬,咱们这个时候在一起不太好吧,我看还是等过些日子吧,现在你男人不在了,咱们两个人想啥时候在一起都成,也不急于这几天。” 葛玉香说:“我也算对得起那个死鬼了,要不是我挣钱养家,他早就饿死了,我为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现在他不在了,我也该好好地过几天快活日子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男人现在没了,你有没有为自己的以后打算过啊?” 葛玉香说:“以后的事情我还没想呢。” 秦俊鸟说:“玉香,你得为自己的以后好好打算一下了,你总不能一个人过下半辈子吧。” 葛玉香说:“谁说我是一个人了,我身边不是还有你吗。” 秦俊鸟说:“可我也不能你一辈子都在你身边啊。” 葛玉香微微一笑,说:“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会慢慢想的。” 秦俊鸟说:“玉香,你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容易,你还是再找一个合心意的男人吧,这样你以后也好有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