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613章 落网 - 山村如此多娇

165.第613章 落网

[第2章正文] 第613节第613章落网 赵德旺被秦俊鸟死死地压在身下,他拼命地挣扎着,想把秦俊鸟从他的身上推开,他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最终也没能把秦俊鸟推开。 孟庆森把赵德旺留给秦俊鸟对付,本来是想让他省些力气,赵德旺毕竟年老体弱,秦俊鸟应该很轻松地把他拿下,可没想到赵德旺比麻铁杆难对付,这老东西别看年岁挺大了,力气倒不小,秦俊鸟跟他厮打了好几分钟,才把他给按住了。 秦俊鸟累得气喘吁吁的,身上的衣服让赵德旺扯破了好几个地方,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非常狼狈。不过赵德旺比他还惨,这老东西的身上和脸上挨了秦俊鸟几记重拳,其中有一拳正好打在了赵德旺的鼻子上,把他打得鼻子直窜血,鼻梁骨差点儿没打断了。 秦俊鸟这边弄得手忙脚乱的,孟庆森那边可就比秦俊鸟容易的多了。 麻铁杆虽然比赵德旺年轻,可是这家伙平日里花天酒地的,早就把身子掏空了,浑身上下瘦的皮包骨。更何况他的对手是孟庆森,孟庆森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退伍兵,擒拿格斗是他最拿手的,别说是一个麻铁杆了,就是十个麻铁杆捏把在一起也不是孟庆森的对手。孟庆森把麻铁杆扑倒后,三两下就把麻铁杆给制服了,麻铁杆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反抗。 听到院子里打了起来,周小满她们住的西屋里亮起了灯。 孟庆森这时大声地冲屋里喊了一句:“德忠婶子,你们在屋子里待着,千万别出来。” 屋子里随即传来了郭翠珍的声音:“庆森,坏人抓住了没有?” 孟庆森说:“德忠婶子,坏人抓住了。” 郭翠珍愤恨地说:“抓住了就好,这些挨千刀的畜生,最好把他们全都枪毙了。” 院子里原本黑漆漆的,现在屋子里亮了灯,院子里也就有了光亮。 就在这时屋门开了,郭翠珍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郭翠珍举起手里的菜刀,愤怒地说:“今天我非宰了这两个畜生不可,我让他们以后再也不能害人。” 郭翠珍发疯一样向麻铁杆冲了过去,挥舞着手里的菜刀,想要去砍麻铁杆。 孟庆森见状急忙拦住郭翠珍,把她手里的菜刀夺了下来,说:“德忠婶子,你可不能杀了他们两个,你要是把他们两个杀了,你还得替他们偿命,像他这种人不值得你这么做,你消消气,反正现在他们都被抓住了,” 郭翠珍说:“庆森,你别拦着我,这两个披着人皮的畜生就该上刀山下油锅,就是把他们剁成肉酱我都不解恨。” 孟庆森说:“德忠婶子,你冷静一下,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这个家着想啊,你要是真把他们给杀了,那这个家可咋办啊,你的两个闺女还没出嫁呢,你就舍得扔下她们两个不管啊。” 孟庆森的话说到了郭翠珍的心坎儿里,她只好打消了砍死麻铁杆的念头,她冲着麻铁杆的脸上吐了一大口唾沫,怒骂了一句:“呸!畜生!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郭翠珍骂完麻铁杆还觉得不解气,她又走到赵德旺的面前狠狠地踢了赵德旺几脚,把赵德旺疼的直学狗叫。 孟庆森说:“德忠婶子,你去帮我找两条绳子来,咱们把这两个狗东西绑上,等天亮了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去。” “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找绳子。”郭翠珍说完转身进到了屋子里。 没过几分钟,郭翠珍就拿着两根拇指粗的麻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郭翠珍帮着秦俊鸟和孟庆森把麻铁杆、赵德旺的双手都绑了起来,然后把他们关进了仓房里。 秦俊鸟和孟庆森也进到仓房里看着两个人,防止他们逃跑。 周德忠家的仓房去年刚刚翻修过,说是仓房,实际灶台和火炕都有,还装好了电灯,住人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秦俊鸟气愤地说:“赵德旺、麻铁杆,你们这两个没人性的畜生,竟敢跑到咱们村里来干坏事儿,等天亮了,就让村长把你们送到公安局去。” 麻铁杆吓得脸色铁青,屈膝跪在地上,一边磕着响头一边说:“俊鸟兄弟,我们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们这一次吧,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 秦俊鸟说:“想让我放了你没那么容易,你以前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次我一定要把你送进局子里,让你尝尝坐牢的滋味。” 麻铁杆哭天抹泪地说:“俊鸟兄弟,我不是人,我不该干这种事情,你要打要骂都成,你可千万别把我送到局子里去,要是让我爸知道了,他非得打死我不可。”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现在说啥都没用了,像你这种人就不应活在这个世上,早就应该把你打死。” 孟庆森这时插话说:“俊鸟,你还是省些力气,别跟这两个畜生废话。” 赵德旺看到麻铁杆求饶没有用,他恬不知耻地说:“秦老板,你们还是行行好,把我们两个人放了吧,反正这件事情也没闹大,谁都没受损失。”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抬脚在赵德旺的身上狠狠地踢了几脚,说:“赵德旺,你想得美,想让我把你放了,门儿都没有,这次我要是不把你送到监狱里,我就不姓秦。” 赵德旺说:“秦老板,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别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周小满还是一个没结婚的姑娘,要是这件事情闹大了,弄风言风语的,对周小满也没啥好处,以后让周小满可咋嫁人啊。” 秦俊鸟说:“周小满嫁人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 赵德旺说:“秦老板,就算你们把我和铁杆送到公安局去,也得有个罪名吧,我们两个人又没做啥罪大恶极的事情,到了公安局,顶多也就是拘留几天,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把我和铁杆放出去的。” 秦俊鸟说:“赵德旺,你还敢说你没做啥罪大恶极的事情,你也太不要脸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天闯进小满家里想要祸害小满的那个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