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610章 都是“老朋友” - 山村如此多娇

162.第610章 都是“老朋友”

[第2章正文] 第610节第610章都是“老朋友” 秦俊鸟说:“你就放心吧,庆森现在就守在小满家的院子里,那个畜生要是再敢来的话,庆森肯定能把他抓住。” 冯寡妇说:“这样就好,庆森是当过兵的人,有他在,那个坏人要是再进小满家的院子就别想出去。” 秦俊鸟说:“冯婶,你晚上要多加小心,睡觉的时候要警醒一些,千万不能睡死了,我怕那个人在小满家失手了,转而去祸害村里别的女人。” 冯寡妇说:“我会多加小心的,我一会儿去镯子家把镯子找来,让她给我做伴。” 秦俊鸟在食杂店里买了一些猪头肉、香肠、肉罐头,还有面包、麻花等一些干粮,秦俊鸟拿着这些东西回到了周小满家。 这天晚上,秦俊鸟和孟庆森还有几个村里的年轻人轮流值守在周小满家的院子里,可是那个坏人并没有来,秦俊鸟和孟庆森他们几个人白白在周小满家的院子里守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晚上,秦俊鸟和孟庆森他们几个人仍然守在周小满家的院子里,可那个坏人还是没有露面。 秦俊鸟和孟庆森他们一连在周小满家的院子里守了五天,始终也没见那个坏人的踪影。 到了第六天的晚上,孟庆森还能支撑得住,他毕竟当过兵,受过专业训练,身体素质过硬,可秦俊鸟他们几个人都扛不住了,这几天下来,秦俊鸟他们几个人都熬得面黄肌瘦的,每个人的眼睛周围都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睛里更是布满了血丝,走起路来没精打采的,一天到晚哈欠连天,就好像犯了大烟瘾一样。 孟庆森知道要是再这么熬下去的话,那个坏人没抓到,倒把秦俊鸟他们几个人给累倒了。 孟庆森把秦俊鸟叫到大门口,跟他商量说:“俊鸟,这几天大家没黑夜没白天地守在这里,肯定都累坏了,还是让大家回家去歇一歇吧,再这样熬下去,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秦俊鸟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他点头说:“咱们都在这里守了五六天了,也不见那个坏人露面,大家晚上睡不好,白天还得回家去干农活,再这么扛上几天,我估计大家都得累趴下了,今天晚上就让大家回家去睡个安稳觉,把精神头养足了。” 孟庆森说:“俊鸟,今晚你也回家去吧,这几天你晚上要在这里守着,白天还要去酒厂,也够你忙活的了,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秦俊鸟说:“酒厂的事情有雪霏照看着,不用我操心,我还是留下来帮你吧,要是让你一个人守在这里,你也支应不开啊,多一个人就多一双眼睛,两双眼睛总比一双眼睛管用吧。” 孟庆森想了一下,说:“要不然这样吧,你在屋里睡,我在院子里守着,要是有啥情况的话我叫你。” 秦俊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这可不成,咋能让你一个人守在院子里呢,你也不是钢筋铁骨,还是咱们轮流在院子里守着吧。” 孟庆森笑着说:“俊鸟,你就别跟我争了,我是当过兵的人,我当兵的时候在夜间执行任务是家常便饭,睡觉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有个风吹草动的我就能醒,你跟我不一样,你要是跟我一样扛下去,身体非得累垮了不可。” 秦俊鸟不服气地说:“我虽然不如你,可我的身板也不是泥捏的,你是人,我也是人,你能扛得住,我也照样能扛得住。” 孟庆森看到秦俊鸟这么固执,说:“我看不如这样吧,上半夜你在院子里守着,我在屋子里睡觉,到了下半夜我来守着,你到屋子里睡觉,要是有啥情况的话,咱们互相招呼一声,这样行了吧。” 秦俊鸟满意地点点头,说:“就按照你说的办,上半夜我在院子里守着,你快进屋去睡觉吧。” 孟庆森把村里的那几个年轻人都打走了,那几个年轻听说可以回家睡觉了,都非常高兴,连跑带颠地回家去了。 孟庆森虽说身体素质好,不过这几天他也累得够呛,他叮嘱了秦俊鸟几句,就进到屋里去睡觉了。 院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一个人,刚才院子里还是闹哄哄的,现在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 秦俊鸟坐在院子中央的一棵枣树下,秦俊鸟的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眼睛不停地向四处张望着。秦俊鸟之所以会坐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的视野比较开阔,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都能尽收眼底,要是那个坏人还敢来的话,无论他从哪个方向进到院子里,都逃不过秦俊鸟的眼睛。 一轮明月斜挂在天边,满天的繁星不停地眨着眼睛,夜晚的天空深邃而宁谧。 一开始秦俊鸟的精神头还比较足,可是一过了晚上十点钟,睡意就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他的上下眼皮开始不停地打架,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就好像脑袋里边灌了铅一样。 秦俊鸟渐渐地失去了意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秦俊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忽然被一阵隐隐约约的说话声给惊醒了,他觉得说话的人好像就在他的耳畔,可是他又听不清楚说话的人到底说些啥。 秦俊鸟急忙揉了揉眼睛,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这时一阵凉风迎面吹来,秦俊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秦俊鸟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侧耳仔细听着,说话声是从院子的东南角的墙外传来的。 秦俊鸟高抬腿轻落脚,悄悄地向院子的东南角走了过去。 秦俊鸟来到墙角处蹲下身来,他背靠着砖墙,屏住呼吸,偷偷地听着墙外的说话声。 只听见一个男人有些低沉的嗓音说:“铁杆,这家就是周小满家,周小满今年刚满十八岁,那小模样长得可招人喜欢了,你要是见了她,肯定会喜欢的。” 只听另一个男人说:“德旺叔,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我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我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秦俊鸟听到这两个人的声音,心里顿时一阵兴奋,他对这两个人的声音并不陌生,这两个人一个是麻铁杆一个是赵德旺,他们都是秦俊鸟的“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