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屁股开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1章 屁股开花

石凤凰一看两个男人走了过来,有些慌了,大声地叫嚷起来:“你们别过来,你们要是再敢靠近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拿手电筒的男人得意地笑了几声,说:“你要是想叫的话,可以随便叫,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就是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的。” 苏秋月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骂:“你们这些畜生,早晚有一天你们会遭报应的。” 这个时候,两个男人已经走到苏秋月和石凤凰的身边,拿手电筒的男人说:“把她们两个人的衣服给我扒光了,老子我今天高兴,我要一个一个的慢慢享受。” “是,大哥。”两个男人应了一声,上来开始撕扯苏秋月和石凤凰的衣服。 苏秋月和石凤凰两个人的手脚都被绑着,根本不能反抗,只能任由两个男人胡来。 石凤凰这时也骂了起来:“你们这些畜生,该天打雷劈的东西,你们不得好死。” 苏秋月的胆子比较小,被吓得都说不出来话了。 秦俊鸟见此情景知道事情紧急,他在窗外举起了猎枪,把枪管瞄准了拿手电筒的男人的屁股,秦俊鸟之所以把猎枪对准了拿手电筒男人的屁股,是因为秦俊鸟的猎枪打的是铁沙,而不是子弹,所以杀伤力不大。不过铁沙打出去后杀伤的面积非常大,弄不好也会死人的。人的屁股又皮糙肉厚,这一枪就算是打中了拿手电筒的男人,最严重也就是让他的屁股开花,不会闹出人命来。 秦俊鸟以前经常用这把猎枪打猎,手上还是有准头的。秦俊鸟瞅准机会,猛地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道火舌从猎枪的枪管里喷了出去,把整个房子里都映红了。 这一枪正好打在拿手电筒的男人的屁股上,拿手电筒的男人双手捂着屁股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痛得他在原地一阵乱蹦乱跳。 另外的两个男人一看拿手电筒的男人中了枪,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急忙放开苏秋月和石凤凰向拿手电筒的男人走了过来。 其中个子较高的那个男人惊慌地问:“大哥,你这是咋了?” 拿手电筒的男人强忍着剧痛,大声说:“你们两个快跑,窗外有人朝我们们开枪,我的屁股中枪了。” 那两个男人一听说窗外有人开枪都傻眼了,另一个个子较矮的男人说:“大哥,我们们该咋办啊?我可不想死。” 拿手电筒的男人说:“你们要是不想死就赶快跑。” 个子较矮的那个男人问:“大哥,这两个女人怎么办?” 拿手电筒的男人恼火地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他妈的还想着女人,保命要紧,快跑,再不跑就没命了。” 那两个男人急忙走到拿手电筒的男人的身边,架起他向屋外跑去。 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又向屋子里三个男人的身后不远处开了一枪,这次他没有瞄准任何人,他只想吓唬一下这三个人,好好地教训他们一下。 枪响之后,屋子里又亮起一片如流星雨般的火光,那三个男人吓得怪叫了几声,屁滚尿流地跑出了屋子。 苏秋月和石凤凰也被这两声枪响吓得不轻,两个人尖叫了几声,浑身如筛糠一搬地颤抖着。 秦俊鸟看那三个人跑远了,没有再开枪,他把猎枪背好,把手电筒照亮,向屋子里走去。 苏秋月和石凤凰一看有人走进来了,屋子里黑漆漆的,手电筒的光线又微弱,两个人根本看不清楚走进来的人就是秦俊鸟,苏秋月以为又有坏人来了,吓得把头一低哭了起来。 石凤凰毕竟年纪大一些,胆子也比较大,她硬着头皮问了一声:“你是谁?你别过来。” 秦俊鸟说:“凤凰姐,别害怕,是我,我来救你们了。” 石凤凰听出了秦俊鸟的声音,她激动地说:“你是俊鸟,你来了就好了。” 秦俊鸟说:“是我,凤凰姐,你们放心吧,那三个坏人已经跑了。” 石凤凰这时忽然哭了起来,说:“俊鸟,你咋才来啊,你要是再来得晚一点儿,我和秋月就被那三个坏人给糟蹋了。” 秦俊鸟说:“你们没事儿就好。” 秦俊鸟走过去把苏秋月和石凤凰身上的绳子解开,把她们两个都扶了起来,然后安慰了她们几句,跟她们出了酿酒厂向他家走去。 苏秋月和石凤凰因为有些惊吓过度,两个人回到家里就钻进了被窝里,石凤凰还好一些,苏秋月吓得小脸煞白,身体不停地哆嗦着,差一点就给吓傻了。 到了第二天,两个人想起昨天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连家门都不敢出,屋外一有个风吹草动,两个人就急忙拿起剪子菜刀准备拼命。 直到一个星期以后,两个人才渐渐地恢复了正常,并且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秦俊鸟。 原来在秦俊鸟走出家门去小庙烧香后不久,那三个用黑布包着脑袋的男人就闯进了秦俊鸟家里。至于三个人是怎么进的院子,苏秋月和石凤凰根本不知道,两个人当时在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屋外的动静。直到三个人进了屋子里,苏秋月和石凤凰才发现,不过两个人想跑已经晚了。两个人虽然也反抗了几下,但是她们两个女人根本不是那三个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被三个人给制服了,三个男人用绳子把她们的手脚都绑结实后,扛起她们两个就去了那个酿酒厂。而后面发生的事情秦俊鸟都看到了。 石凤凰问:“俊鸟,你说这三个男人会是谁呢?”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石凤凰说:“这三个人好像是冲着秋月来的,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他们想报复你。” 秦俊鸟的心里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刘秃子,不过刚才那三个男人都用黑布包着脑袋,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形貌,虽然那个拿着手手电筒的男人跟刘秃子有几分相像,可是他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个人就是刘秃子。 秦俊鸟有几分忧虑地说:“凤凰姐,你和秋月一定要小心,我怕他们还会再来。” 石凤凰说:“不光我们们要小心,你也要小心,我看这些天你还是少出门的好。” 秦俊鸟点头说:“我听你的,凤凰姐。” 年后的这些天,秦俊鸟整天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每天就是守在苏秋月和石凤凰的身边,一来是为了保护两个女人的安全,二来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 这天中午廖小珠到秦俊鸟家来了,她一看石凤凰在秦俊鸟的家里,笑着说:“凤凰姐,你这个城里人咋也跑到我们们农村来过年了。” 石凤凰说:“我才不是啥城里人,我就是个农村人,我就算是在城里住上一百年,我还是个农村人。” 廖小珠说:“你现在的穿衣打扮可一点也不像我们们农村人,倒像港台电视剧里演的那些的阔太太。” 石凤凰笑着说:“小珠,你长得这么好看,将来要是嫁个有钱的男人,你也能当上阔太太的。” 廖小珠跟石凤凰和苏秋月说笑了一会儿,秦俊鸟把廖小珠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小珠,你把你姐放走了,你爸没把你咋样吧?” 廖小珠说:“他能把我咋样,一开始他是挺生气,还想打我呢,不过他没敢。” 秦俊鸟好奇地问说:“他为啥没敢打你。” 廖小珠说:“因为我跟说了,他要是敢打我的话,我也像我姐一样找个男人跟他远走高飞,让他连影子都找不到。” 秦俊鸟放心地说:“你没事儿就好。” 廖小珠说:“不过那个赵德旺这几天经常来我家,他一来就跟我爸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看样子两个人好像在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俊鸟说:“那个赵德旺你可得加倍小心,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能离他远点就离他远点。” 廖小珠说:“我知道,他每次来我家我都不跟他说话,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石凤凰看秦俊鸟和廖小珠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看样子还挺神秘,她好奇地走过来,笑着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咋弄得跟特务接头一样。” 秦俊鸟看了石凤凰一眼,笑了笑,说:“没啥,我就是问小珠点儿事情。” 石凤凰说:“问啥事情啊,不能让我听听吗?” 廖小珠说:“其实也没啥事情,俊鸟,你还不知道吗,就爱打听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烦人得很。” 石凤凰一看两个人都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了,她说:“小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咋还不找婆家啊?” 廖小珠说:“这过了年我才虚岁十九,我还小,不着急。” 石凤凰说:“十九也不小了,趁着现在年轻好好地找一个好婆家,别把自己给耽误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廖小珠抿嘴笑着说:“好啊,凤凰姐你可得说话算数啊,我等着你给我介绍呢。” 石凤凰说:“你想找啥样的,跟凤凰姐说说,凤凰姐给你留意留意。” 廖小珠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看俊鸟这样的就挺好。” 秦俊鸟一听廖小珠说到了自己,急忙把头低下去,不敢看她。 石凤凰也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这样的的确不错,踏实本分,过日子放心。”去分享

下一篇   第62章 牛红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