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609章 戴口罩的坏人 - 山村如此多娇

161.第609章 戴口罩的坏人

[第2章正文] 第609节第609章戴口罩的坏人 秦俊鸟和孟庆森吃完饭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周小玉在西边的屋子里陪着周小满,周小满还是不愿意说话,晚饭也没吃,只是喝了一小碗白糖水。 周小满的精神状态让郭翠珍非常担忧,她的脸上挂满了愁容,总是唉声叹气的。 秦俊鸟和孟庆森安慰了郭翠珍几句,让她想开一些,别为周小满担心,周小满慢慢会恢复正常的。 郭翠珍这时说:“庆森、俊鸟,我给你们铺被子吧,你们俩今天晚上就在这屋里睡,我和小满、小玉在西屋里睡,这样要是有啥事情的话,你们在这屋里也好有个照应。” 孟庆森说:“德忠婶子,你不用忙活了,今晚我和俊鸟不在屋子里睡。” 郭翠珍愣了一下,不解地问:“庆森,你们不在屋子里睡在啥地方睡啊?” 孟庆森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们在院子里睡。” 郭翠珍说:“现在天气这么凉,你们咋能在院子里睡呢,这可不成,你们要是在院子里睡,弄不好会落下病根的。” 孟庆森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说:“德忠婶子,你就不用管我们了,我们在院子里睡是为了逮住那个想要祸害小满的畜生,他要是再敢来的话,我们在院子里能及时发现他,要是我们在屋里睡的话,院子里有啥动静我根本听不到,就怕放跑了那个畜生。” 郭翠珍想了一下,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这就是苦了你们了,屋外那么凉,就怕你们受不住冷风着了凉。” 孟庆森说:“德忠婶子,你就不用担心我们了,你和小满、小玉安心睡觉吧,我和俊鸟身强力壮的,在外边睡一晚上没啥关系,再说你可别忘了,我是当兵的出身,吃这点儿苦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一桩。” 郭翠珍说:“庆森,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找一件大衣穿在身上,这样你们在外边睡也能暖和一些,就不容易受风着凉了。” 孟庆森说:“这样也好。”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德忠婶子,你还是跟我们说说白天的事情吧,我们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 郭翠珍说:“要说这件事情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不是我出门的时候忘了带钱,回家来拿钱的时候正好撞见那个畜生在扒小满的衣服,那小满就让那个畜生给毁了。” 接下来郭翠珍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其实并不复杂,快到晌午的时候,郭翠珍发现家里没米了,她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周小玉去栗子沟村的粮食加工点买米,把周小满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等到了粮食加工点时郭翠珍才发现自己忘带钱了,她让周小玉在粮食加工点等她,她一个人回家去取钱。 郭翠珍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从屋子里传来了周小满的尖叫声,不过周小满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郭翠珍知道周小满遇到了坏人,她慌忙向屋子里跑去,虽然她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当她跑进屋子里时,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还是让她感到震惊,只见一个脸上戴着口罩的男人把周小满压在了身底下,男人正在疯狂地撕扯周小满的衣服,周小满的双手被男人用绳子绑住了,嘴里也被毛巾塞住了,周小满的双腿乱蹬,反抗着男人的侵害,眼看着男人就要把周小满的衣服扒下来了,郭翠珍这时大叫了一声,那个男人看到有人进来了,吓得急忙放开了周小满,他一把将郭翠珍推开,夺门而逃,很快就跑出了郭翠珍家的院子。等郭翠珍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跑得没有踪影了。 秦俊鸟听完郭翠珍的讲述,问:“德忠婶子,你没看清楚那个畜生长的啥模样吗?” 郭翠珍说:“那个人当时带着一个白口罩,我只看到了他的一双眼睛,没看清楚那个挨千刀的畜生到底长啥样。” 秦俊鸟说:“德忠婶子,你觉得那个畜生像咱们村里的人吗?” 郭翠珍想了几分钟,说:“这个我可说不准,那个人的脑袋上戴着帽子,脸上戴着口罩,我实在说不出来他到底是谁。” 孟庆森接过话茬说:“不管他是不是村里人,只要他还敢露面,咱们就一定要把他逮住,让他以后再也不能害人。” 秦俊鸟说:“庆森,现在天已经黑了,咱们还是去院子里吧。” 孟庆森点了点头,说:“俊鸟,我在这里守着,你去村里多叫几个人来。” “庆森,你在这里小心一些,我这就去村里叫人。”秦俊鸟出了周德忠家去村里找人了。 秦俊鸟心里知道他去村里找人是多此一举,就算把那些人找来也帮不上多大的忙,其实只要有孟庆森一个人就够了。孟庆森当过兵,身手非常敏捷,打起架来三五个壮汉联起手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有他在周德忠家的院子里守着,那个畜生要是再敢来的话,孟庆森非得把他的屎打出来不可。 秦俊鸟在村里找了几个老实可靠身板结实的年轻人,让他们去周德忠家去找孟庆森,这些年轻人都听说了周小满的事情,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相亲,他们都非常愿意到周德忠家帮忙。 秦俊鸟在路过冯寡妇的食杂店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大家要在周德忠家的院子里收一个晚上,到了后半夜大家肯定会饿的,他得给大家买点儿东西吃。 秦俊鸟进到食杂店里,他看到冯寡妇正坐在柜台旁的一个椅子上嗑瓜子。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进来了,她急忙站起身来,说:“俊鸟,我听村里人小满家进去坏人了,差一点儿就把小满给祸害了,有这事儿吗?” 秦俊鸟说:“是有这事儿,我刚从小满家来。” 冯寡妇关切地问:“小满还好吧?那个想害她的畜生抓到没有?” 秦俊鸟说:“小满还好,就是有些不愿意跟人说话,我在村里找了几个人,打算晚上在小满家守着,把那个想祸害她的畜生给抓住。” 冯寡妇说:“小满可是一个好姑娘,你们一定要把那个畜生给抓住,把小满保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