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606章 白天咋了 - 山村如此多娇

158.第606章 白天咋了

[第2章正文] 第606节第606章白天咋了 麻素格说:“那也不成,宝宝是啥都不懂,可有他在旁边,我啥心情都没有了。” “素格,要不你带着孩子回去吧,明天晚上你再过来。”秦俊鸟听到麻素格这么说,也觉得两个人当着孩子的面亲热有些不妥。 麻素格噘起嘴,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俊鸟,我和孩子刚来,屁股还没坐热的,你就让我回去,我可不想这样来回折腾。” 秦俊鸟苦笑着说:“可是有孩子在旁边,咱们啥都干不成,我和你总不能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吧。” 麻素格想了一下,说:“你等我一下,我先把孩子哄睡了,等孩子睡着了,到时候咱们想咋样就咋样。” 秦俊鸟看了一眼孩子,点头说:“这样也好,这个小家伙要是不睡觉的话,咱们两个人干啥事情都别想干。” 麻素格这时把衣襟解开,把里边的衬衣撩到胸口以上,露出了里边的黑色胸罩,她把胸罩拉上去,露出两个雪白丰满的**,当着秦俊鸟的面大方地给孩子喂起奶来。 秦俊鸟看着麻素格的两个白花花的**,心里边有种痒痒的感觉,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麻素格看了秦俊鸟一眼,发觉他的眼神有些异样,知道他心里的那团火烧起来了。 麻素格抿嘴一笑,说:“俊鸟,你别着急,等我把孩子哄睡了,随便你咋样都成。” 秦俊鸟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跟麻素格他也没啥好掩饰的,他笑着说:“这个小东西可真能吃啊,幸亏你这两个东西大,要不然的话,还不得让这个小东西给吸干了啊。” 麻素格开玩笑说:“你看到宝宝吃的这么香,是不是也馋了啊?” 秦俊鸟笑嘻嘻地说:“我就不跟这小家伙抢吃的了,让他吃饱了好快点儿睡觉,别耽误了咱们的好事儿。”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麻素格总算把孩子哄睡了。 麻素格把孩子放到床上,长出了一口气,说:“这个小家伙总算是睡了。” 秦俊鸟这时走到麻素格的身边坐了下来,把右手放到麻素格的左边的一个**上抚摸起来,说:“小家伙睡着了,现在轮到我这个大家伙了。” 麻素格把秦俊鸟的手从她的身上拿了下来,说:“俊鸟,这里有水吗?我想把身子洗一洗。” 麻素格有一个习惯,每次跟秦俊鸟亲热之前,都要把身子洗的干干净净的,而且每次都逼着秦俊鸟也要洗。 秦俊鸟说:“这里是仓库,根本没有水。” 麻素格皱起眉头说:“我想把身子洗一洗,可这里连水都没有,要不你出去帮我打点儿热水来吧。” 秦俊鸟面露难色说:“素格,时间都这么晚了,你就别洗了,再说了现在工人们都睡了,你让我到啥地方去打热水啊。” 麻素格说:“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就破例一次,明天晚上你可得事先把热水准备好。” 秦俊鸟说:“你放心,明天晚上我保证事先把热水准备好。” 麻素格说:“俊鸟,一会儿咱们小声一点儿,别把孩子吵醒了。” 秦俊鸟这时又把手放在了麻素格的**上抚摸了起来,说:“素格,我会注意的,肯定不会把孩子吵醒的。” 秦俊鸟说完把麻素格压在身下,在她的身上随心所欲地操作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把酒厂的事情安排了一下,一个人开着小轿车回到了龙王庙村的一分厂。 秦俊鸟这次回村里来是为了选村长的事情,再过几天村里就要选举新村长了,他打算回来帮孟庆森拉拉票。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进了自己家的院子里,他刚从车里下来,就看到廖小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笑着跟廖小珠打招呼说:“小珠,你在家里啊?” 廖小珠板起脸,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天,连电话也不给我打一个,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 秦俊鸟说:“小珠,你别生气,我咋会把你给忘了呢,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 廖小珠撇了撇嘴,说:“你嘴上说的好听,谁知道你回来是看谁的。” “小珠,我回来当然是看你的,要不然我还能看谁啊。”虽然秦俊鸟说的是假话,可他还是说的一本正经的。 廖小珠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拉起秦俊鸟的手往屋子里走,她边走边说:“既然你说你回来是看我的,那咱们就到你的屋里去。” 秦俊鸟知道廖小珠的意思,她说到秦俊鸟的屋里去,就是要跟他做那种事情。 秦俊鸟说:“小珠,现在可是白天。” 廖小珠白了秦俊鸟一眼,说:“白天咋了,白天晚上还不都一样吗。”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几眼,说:“小珠,你快把手放开,要是让大珠看到了可就麻烦了。” 廖小珠说:“你不用担心,我姐根本不在家里,她带着孩子去村里的食杂店买东西了。” 廖小珠把秦俊鸟拉到了他的房间里,开始动手脱衣服。 秦俊鸟急忙把房门关好,说:“小珠,咱们还是说说话吧,大珠一会儿就回来了,要是被她撞见了,那我以后可就没脸再见她了。” 廖小珠说:“我姐刚走,她不会那么快就回来的,你不用害怕。” 秦俊鸟说:“小珠,我看还是算了,我这提心吊胆的,想弄啥也弄不成啊。” 廖小珠说:“你的胆子咋那么小啊,我都不害怕,你还有啥好害怕的。”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不像别的事情,要是让你姐知道了咱们的事情,她还不得骂死我啊。” 廖小珠说:“我姐是不会骂你的,身子是我的,我把身子给谁就给谁,就是我姐也管不着。” 秦俊鸟说:“小珠,我看还是等到晚上吧,我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 廖小珠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咋这么啰嗦啊,就算我姐回来也没啥好怕的,只要咱们把门关严实了,咱们在屋子里做啥事情她根本不知道。” 秦俊鸟说:“你姐又不是呆子,咱们两个人待在一个屋子里,她还能猜不出来咱们在干啥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