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第604章 记在心里 - 山村如此多娇

156.第604章 记在心里

[第2章正文] 第604节第604章记在心里 吕建平振振有词地说:“秦厂长,这杀人不过头点地,我都已经认错了,你咋还不依不饶的呢。”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说得轻巧,这件事情不是你认个错就能了结的,要不是我踹门进来你就得手了,这次要是不追究的话,下次你说不上能干出啥事情来呢。” 吕建平看了一眼麻素格,为自己开脱说:“秦厂长,反正我也没把素格咋样,你何必揪住不放呢,这件事情要是真闹到没法收场的地步,到时候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说这种话咋就不知道害臊呢,要是你真把素格咋样了,我就不会跟你在这里浪费唾沫了,我早就把你给骟了。” 吕建平看来软的也没用,秦俊鸟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他索性来横的,他气焰非常嚣张地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秦俊鸟这时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说:“我现在就给麻乡长打电话,让他来给评评理,该咋样处置你,让他给个说法。” 吕建平一看情况不妙,“扑”一声通跪倒了麻素格的面前,他用力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装出一副懊悔的样子,哀求说:“素格,刚才都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更不该对你动手动脚的,我是个混蛋,我该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上,你就放过我这一回吧。” 看着吕建平的丑态,秦俊鸟觉得吕建平真够无耻的,他刚才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现在像个孙子一样跪在了麻素格的面前,他不去当演员真是白瞎了。 麻素格看到吕建平忽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时不知道该咋办才好,她看了秦俊鸟一眼,意思是让秦俊鸟给拿个主意。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电话,冷笑了几声,说:“吕建平,你就别演戏了,你跟我玩苦肉计没用。” 吕建平低声下气地说:“秦厂长,我知道我现在说啥都没用,如果素格同意不追究这件事情的话,我可以给素格一笔钱,算是给素格的一点儿补偿。”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别以为给点儿钱就能把这件摆平了,钱在这里没用。” 吕建平说:“秦厂长,我知道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只是弥补一下素格,算是给素格的精神损失费,素格想要多少钱都成,只要她说个数就行,我这就去筹钱。” 麻素格气愤地说:“吕建平,我是不会要你的臭钱的,你把我想成啥人了,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吕建平说:“素格,你静下心来想想,这件事情要是真闹大了,你以后还咋在麻家村住啊,到时候你哥麻村长在村里也抬不起头来。” 麻素格不说话了,她被吕建平的话说动了,这件事情要是真传到村里人的耳朵里, 麻素格说:“吕建平,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走吧,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吕建平一听麻素格不追究这件事情了,还让他,他高兴地说“素格,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麻素格说:“吕建平,你还不赶紧走,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咱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秦俊鸟没想到麻素格会让吕建平走,他有些急了,说:“素格,你咋能就这么放过他呢,你忘了他刚才是咋样对你的,像他这种人就该抓起来判刑。” 麻素格有些无奈地说:“俊鸟,还是算了吧,这种事情又不是啥光彩的事情,要是真闹得风言风语的,我以后可就没脸在麻家村待下去了。” 秦俊鸟说:“素格,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像他这种人说的话不能信。” 麻素格态度很坚决地说:“俊鸟,我都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咱们谁也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了。” 就在秦俊鸟和麻素格说话的时候,吕建平趁机溜出了麻素格的办公室,然后叫上那几个跟他一起来的乡干部急三火四地走了。 秦俊鸟这时把麻素格办公室的门关上,关切地问:“素格,吕建平那个混蛋没把你咋样吧?” 麻素格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用手整理了一下衣襟,说:“他没把我咋样,他想欺负我没那么容易。” 秦俊鸟说:“吕建平这个王八蛋,先让他猖狂几天,有他哭的那一天。” 麻素格说:“俊鸟,你咋会跟吕建平走得这么近呢?还留他在你的办公室里吃饭,像吕建平这种人,你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儿的好。” 秦俊鸟说:“我咋会跟吕建平这种人走得近呢,他今天带着几个人来厂里检查工作,正好到了中午,我就留他们几个人在厂里吃顿饭,你也知道吕建平现在是副乡长,我要是怠慢了他,以后他肯定会找酒厂的麻烦的。” 麻素格说:“我真是不明白,像吕建平这种人咋能当副乡长呢,就他那个德行,就该把他关到监狱里,一辈子都不放他出来。” 秦俊鸟说:“素格,其实吕建平是我的仇人,我恨不得在菜饭里下点儿耗子药把他弄死。” 麻素格好奇地问:“俊鸟,你跟吕建平有啥深仇大恨啊?” 接下来秦俊鸟把他和吕建平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都告诉了麻素格,而且重点说了他被吕建平和麻铁杆关起来折磨毒打的那一段。 麻素格听完后,义愤填膺地说:“没想到吕建平干过这么多坏事儿,他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秦俊鸟笑了笑,说:“素格,你没听人说过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这句话吗,有麻有良在背后撑腰,没人敢把吕建平咋样。” 麻素格说:“那咋办啊,吕建平干了那么多坏事儿,难道就没人管管他吗?” 秦俊鸟说:“别人管不管我不知道,反正我跟吕建平是死对头,他过去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一直都记在心里,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他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