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603章 击中要害 - 山村如此多娇

155.第603章 击中要害

[第2章正文] 第603节第603章击中要害 吕建平说:“素格,你别逼我来硬的,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一点儿伤害的,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动粗了。” 麻素格说:“吕建平,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快把我放开。” 吕建平这时把麻素格的双手控制住了,他面目狰狞地说:“素格,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我想把你咋样就咋样,你就是想死也得等我痛快完了之后再死。” “吕建平,我跟你拼了……” 麻素格的双手虽然不能动,不过她的双腿还能动,她的双脚乱踢乱蹬,有几下还踢到了吕建平的腿上,痛得吕建平直咧嘴。 吕建平这时把嘴凑到了麻素格的嘴边,想要去亲她,麻素格急忙把脸扭到了一边,吕建平这一下没有亲到她,他不肯放弃,又把嘴凑了过去。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随即门外响起了秦俊鸟的声音:“素格,你在办公室里吗?” 麻素格听到门外传来了秦俊鸟的声音,她知道自己有救了。 “我……”麻素格只是说出了一个“我”字,吕建平就用手把麻素格的嘴堵住了,麻素格只是“唔”“唔”了几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秦俊鸟站在办公室的门外,等着麻素格说话,可是麻素格只说了一个“我”字,就没有了下文,这让秦俊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秦俊鸟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来找麻素格,是因为吕建平走了之后,他一直不见吕建平回来,按理说吕建平去厕所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他早就应该回来了,秦俊鸟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就出了办公室想去看看吕建平为啥还没有回来,就在他路过麻素格的办公室的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听到麻素格的办公室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而且听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吕建平。 秦俊鸟想起刚才吕建平看麻素格的那种眼神,还有他跟麻素格说话时那种不怀好意的样子,他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难道吕建平没有没有去厕所,而是来找麻素格了。 秦俊鸟刚才明明听到了麻素格的说话声,可是等他敲门之后办公室里忽然间就没动静了,这更加剧了他的担心。 秦俊鸟急忙又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大声地说:“素格,你在办公室里吗?你要是在的话,就言语一声。” 办公室里还是没有动静,秦俊鸟更觉得事情不对劲,他抬高嗓门说:“素格,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可要踹门了。” 吕建平在办公室里听说秦俊鸟要踹门,顿时慌了神,秦俊鸟要是看到他在麻素格的办公室里,那这件事情可就没法收场了。 秦俊鸟在门外等了几分钟,屋子里还是没有一点儿动静,秦俊鸟等不下去了,他抬起脚向房门重重地踢了一下,不过办公室的门让吕建平给锁上了,秦俊鸟这一脚没把门踢开,他接连又踢了几脚,直到把门踢开了。 吕建平看到秦俊鸟把门踢开了,他连忙把麻素格放开了。 门开后,秦俊鸟一个箭步就冲进了麻素格的办公室里。 麻素格见吕建平把手松开了,她急忙躲到了秦俊鸟的身后。 不出秦俊鸟所料,吕建平果然在麻素格的办公室里,虽然秦俊鸟没有看到刚才吕建平搂住麻素格的那一幕,不过刚才办公室里发生了啥事情他也能猜出几分来。 秦俊鸟强压住胸中的怒火,厉声质问:“吕建平,你咋会在素格的办公室里?” 吕建平心虚地笑了笑,说:“秦厂长,我刚才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素格的办公室门开着,就进来找素格说说话。” 麻素格这时插话说:“俊鸟,你别听吕建平胡说八道,他就是个畜生,他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就是想耍流氓,要不是你及时踹门进来,我就让他给祸害了。” 吕建平见事情败露了,慌忙辩解说:“素格,你咋能往我的身上泼脏水呢,我刚才是跟你说了几句过分的话,可我那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可不能诬陷我,你说这种话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麻素格啐了吕建平一口,非常气愤地说:“吕建平,你说假话咋就不脸红呢,亏你还是个男人,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你白披了这身人皮。” 吕建平大言不惭地说:“素格,不管咋说我也是你姐夫,你咋能这么跟我说话呢,你也太没大没小了。” 麻素格说:“吕建平,你不是我姐夫,我才没你这种亲戚呢,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狼。” 秦俊鸟这时说:“吕建平,我可不是傻瓜,你说这些鬼话骗不了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到素格的办公室来想干啥。” 吕建平说:“秦俊鸟,这是我跟素格之间的事情,而且我们两家是亲戚,我是素格的姐夫,这里没有你这个外人说话的地方。”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吕建平,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人家素格都不认你这个亲戚了,你还口口声声说是她姐夫,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吕建平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儿,少管闲事儿,你别忘了这里可是麻家村,你要是还想把这个酒厂顺顺当当的开下去,就给我走远点儿。”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说这话可吓不了我,这件事情要是让你老丈人和你媳妇知道了,到时候我看你咋跟他们交代,他们不把你的皮扒了才怪呢。” 吕建平的脸色顿时大变,秦俊鸟的话击中了他的要害,他不怕别人,就怕他老丈人麻有良,他能有今天全都靠麻有良,要是让麻有良知道了刚才的事情,那他可就玩完了。 吕建平陪着笑脸说:“秦厂长,刚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干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只要你和素格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媳妇和我老丈人,你让我干啥都成。” 吕建平看到来硬的吓不倒秦俊鸟,就只好来软的。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吕建平,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是个啥东西我比谁都清楚,你这个时候说软已经话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