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602章 想来硬的 - 山村如此多娇

154.第602章 想来硬的

[第2章正文] 第602节第602章想来硬的 麻素格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地说:“吕建平,我给我出去,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 吕建平死皮赖脸地说:“素格,你别生气吗,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是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麻素格霍地站起身来,说:“吕建平,你要是不走的话,我走!” 麻素格不再搭理吕建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快步向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吕建平看到麻素格要走,急忙拦住她,说:“素格,你别走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麻素格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冷地说:“吕建平,你把路让开,我不想听你说话,一个字都不想听。” 吕建平说:“素格,你别走啊,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麻素格又退回到办公桌旁边,她抓起一把放在办公桌上的剪刀,瞪大眼睛说:“吕建平,我跟你没啥好说的,你快让开,不然的话我可要翻脸了。” 吕建平急忙向后退了两步,小心翼翼地说:“素格,你别这样,快把剪刀放下,剪刀这东西弄不好会伤人的。” 麻素格把剪刀对着吕建平,挥舞了几下,说:“吕建平,我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我麻素格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今天你要是敢胡来,我就跟你拼命。” 吕建平说:“素格,你何必这样呢,咱们有啥话好商量,你咋动不动就要跟我拼命呢。” 麻素格冷哼一声,说:“吕建平,你给我听好了,我再说一遍,我跟你没啥好说的。” 吕建平厚着脸皮说:“素格,你要是答应跟我好的话,我保证你能过上比现在好一百倍的日子,我吕建平虽说只是一个副乡长,可我现在还年轻,将来我还有更好的前途,你跟了我是不会吃亏的。” 麻素格说:“吕建平,你做梦去吧,别说你是个副乡长,你就是一个县长我也没看在眼里,像你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啥德行,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跟你好的。” 吕建平恬不知耻地说:“素格,我就是再不好,也比那个周建涛强啊,你跟周建涛都能过那么长时间,还给他生了孩子,为啥就不能跟我好呢。” 麻素格说:“吕建平,我不想听你满嘴喷粪,你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你快给我出去。” 吕建平说:“素格,反正你现在也没有男人,只要你答应跟我好,我可以把你安排到乡里去上班,你就给我当秘书,等有合适的机会,我就想办法让你转正为正式编制的干部,到时候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麻素格说:“吕建平,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麻素格虽然不是啥贞洁烈女,可我还知道廉耻这两个字,我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吕建平说:“素格,你的脑子也太不开窍了,像这种机会别的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你咋还不愿意呢,我劝你还是再好好想想。” 麻素格说:“对于别人来说是好机会,可我不稀罕,你给我滚,我以后再也不想见你。” 吕建平趁着麻素格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箭步冲到麻素格的面前,伸手死死地抓住麻素格的手腕,把剪刀从她的手里夺了下来。 吕建平把剪刀扔到了办公桌下边,说:“素格,你也是过来人了,咋还没想明白呢,这男人还不都是一个德行吗,脑子里想的都是被窝里的那点儿事儿,你要是依了我,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麻素格用力地挣扎了几下,可是吕建平的手抓得牢牢的,她根本是白费力气。 麻素格喘着气说:“吕建平,你快放开我,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 吕建平有些害怕了,毕竟这里是秦俊鸟的酒厂,麻素格要是真喊叫起来,把厂里的人招来,那事情可就闹大了,这种事情要是传扬出去,让他媳妇麻素颖和老丈人麻有良知道了,那他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吕建平只好把手放开,他向后推到门口,陪着笑脸说:“素格,你可千万别喊,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赔礼道歉。” 麻素格用手指了一下门外,愤然地说:“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马上滚。” 吕建平这时忽然转身把办公室的门从里边锁上了。 麻素格看到吕建平把门锁上了,知道吕建平是想来硬的。 吕建平向麻素格走了过来,他嬉皮笑脸地说:“素格,现在门锁上了,我就是想滚也滚不了了。” 麻素格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说:“吕建平,你想干啥?这大天白日的,你还想耍流氓不成吗?” 吕建平说:“素格,你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吗,我就是想跟你乐呵一下,你咋能说我是耍流氓呢。” 麻素格这时退到了窗户前,她已经无路可退了。 麻素格厉声说:“吕建平,今天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去公安局告你,到时候你就等着蹲监狱吧。” 吕建平不以为然地说:“你去告好了,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先勾引我的,你看公安局的人是相信你说的话还是相信我说的话。” 吕建平这时已经走到了麻素格的面前,离麻素格只有不到一米远了。 麻素格有些急了,她把双手交叉放到胸口,护住了胸前的衣襟。 麻素格说:“吕建平,你别过来,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一头撞死。” 麻素格说完一低头向窗户旁边的水泥墙撞了过去。 吕建平当然不会让麻素格撞墙了,他快步上前,一把拦腰抱住了麻素格,说:“素格,你的性子咋这么烈呢,我又没把你咋样,你咋还要死要活的呢。” 麻素格一看吕建平抱住了她,一边奋力挣扎着一边破口大骂:“吕建平,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吕建平紧紧地抱着麻素格,任凭麻素格咋样挣扎,他都不肯放手。吕建平累得气喘吁吁的,虽说麻素格的力气没有他的力气大,可是要想让麻素格听的他摆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