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601章 早就喜欢你 - 山村如此多娇

153.第601章 早就喜欢你

[第2章正文] 第601节第601章早就喜欢你 吕建平一脸扫兴地说:“那好吧,你有工作要忙,我就不勉强你了。” “姐夫,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麻素格说完这句话,就像躲瘟神一样,急忙转身走开了。 吕建平目送着麻素格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直到看不到麻素格了,他才回到办公室里重新坐下来。 吕建平的这些举动秦俊鸟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吕建平是个好色之徒,他背着麻有良的女儿没少跟别的女人乱搞,乡里有不少关于他的花边新闻。 秦俊鸟把酒搬到办公室里,然后把包装箱打开,从里边拿出一瓶酒,他把酒瓶的瓶盖打开,给吕建平倒了一杯酒,说:“吕副乡长,这就是我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你和几位领导尝尝这酒咋样?” 吕建平看了一眼杯里的酒,又把话题扯到了麻素格的身上:“秦厂长,素格是啥时候到你的厂里来上班的?” 秦俊鸟说:“素格来酒厂上班有一段时间了,她现在是厂里的会计。” 吕建平三句话不离麻素格,看来他对麻素格是动了歪心思,秦俊鸟早就把他心里的那些肮脏的想法看透了。 吕建平说:“素格没结婚的时候,我见过她几次,那个时候她可比现在年轻多了,也漂亮多了,可惜啊,她嫁给了周建涛那小子,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不过我听说素格已经跟周建涛离婚了,有这回事儿吗?” 秦俊鸟说:“是有这回事儿,素格跟周建涛已经离婚很长时间了。” 吕建平笑了一下,说:“素格早就应该跟周建涛那小子离婚,周建涛根本就配不上素格,当初她就不应该嫁给周建涛那狗东西,都是她哥麻有贵看中了周家的财势,非要把素格嫁给周建涛,结果把素格给害了。” 听说麻素格离婚很长时间了,吕建平显得非常高兴,秦俊鸟知道他为啥高兴,麻素格现在是单身,这样他就有机可乘了,他还口口声声说周建涛是狗东西,其实他比周建涛强不了多少,他们都是一路货色。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咱们还是喝酒吧,反正现在素格都已经跟那个周建涛离婚了,她也算是脱离苦海了。” 吕建平这时端起了酒杯,说:“是啊,素格离开了那个周建涛,等于重获了新生,咱们应该替她高兴才是。” 秦俊鸟也端起了酒杯,说:“吕副乡长,这杯酒我敬你。” 吕建平跟秦俊鸟碰了一下酒杯,说:“秦厂长,素格跟周建涛离婚之后,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吗?” 秦俊鸟说:“是啊,素格离婚后一直都是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 吕建平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很同情麻素格的样子,说:“也够难为素格的,她一个女人还要拉扯一个孩子,日子肯定过得挺苦的吧。” 秦俊鸟说:“素格现在过得挺好的,有她哥和嫂子帮衬着,日子倒也还过得去,就是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 吕建平一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下去了一半,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咂了咂嘴,笑着说:“秦厂长,你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可真不错啊,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了。”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你要是真觉得这酒好喝的话,那你就多喝,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吕建平摆了摆手,说:“酒这东西喝太多了对胃和肝都不好,更何况我们是下来工作的,少喝几杯还可以,要是喝太多了,可就没法工作了。”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这里有这么多人呢,就算你喝多了也没关系,工作让他们去干就好了。” 吕建平说:“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这次下来我是带队领导,我要是真喝醉了影响不好,现在乡里对工作时间喝酒查的很严,要是传到了乡党委杨书记的耳朵里,我又得挨批评了,弄不好还得受处分。”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咱们不过就是喝点儿酒,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我听人说你岳父在工作的时候可没少喝醉酒啊。” 吕建平说:“我跟我老丈人可没法比,我老丈人是乡长,手握着大权,杨书记虽然是一把手,可他拿我老丈人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秦俊鸟说:“你说的也是,在这棋盘乡没人敢惹杨书记,也就是你老丈人麻乡长敢不把杨书记放在眼里。”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吕建平放下手中的筷子,说:“秦厂长,厕所在啥地方?我想去趟厕所。” 秦俊鸟说:“办公楼的一楼就有厕所,你下了楼梯一直向右走就能看见厕所了。” “你们几个人慢慢吃,我一会儿就回来。”吕建平说完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吕建平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后根本没有去厕所,他说去厕所只是一个借口,他来到了麻素格的办公室门前,抬手敲了几下门。 办公室里响起了麻素格的声音:“请进。” 吕建平推门走了进去,他看到麻素格正坐在办公桌旁低头整理账目。 吕建平搓了搓手,说:“素格,不好意思,耽误你工作了。” 麻素格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来,她没想到吕建平会到她的办公室来,她愣了一下,说:“姐夫,你来有啥事情吗?” 吕建平说:“素格,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麻素格看到吕建平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说:“姐夫,你想跟我说啥啊。” 吕建平走到麻素格的面前,厚颜无耻地说:“素格,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当时要不是你嫁给了周建涛那小子,我是不会跟你姐麻素颖结婚的,只怪我当初跟你认识的太晚了,不然的话你现在就是我的媳妇了。” 麻素颖就是麻有良的女儿,也就是麻铁杆的姐姐,其实麻素颖只比麻素格大两个月。 麻素格没想到吕建平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她拉下脸,气愤地说:“周建涛,你是不是喝多了,亏你还是个副乡长,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我都替你脸红。” 吕建平说:“素格,我没喝多,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是真心喜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