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600章 心怀不轨 - 山村如此多娇

152.第600章 心怀不轨

[第2章正文] 第600节第600章心怀不轨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我这就去给你们拿酒,要说别的东西我这里没有,酒我这里有的是,几位领导尽管喝好了,我保证管够。” 吕建平拿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冲着那几个跟他一起来的乡干部说:“大家都坐吧,到了秦厂长这里大家随便一些,千万别拘束。” 那几个干部各自找椅子坐了下来,不过办公室里的椅子数不够,缺了两把,还有两个人站着。 秦俊鸟当然不能让两个人站着吃饭,他说:“两位领导,你们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隔壁的办公室给你们搬两把椅子过来。” 吕建平笑了一下,说:“秦厂长,让你受累了。”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你和几位领导能在我这里吃饭,那是我的荣幸,我就是再苦再累,心里都高兴。” 吕建平说:“秦厂长,你可真会说话啊,听了你的话,我就是不吃这顿饭,心里都舒服。” 秦俊鸟出了办公室,他看到麻素格这时正好从她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快步走到麻素格的面前,说:“素格,你出来的正好,我的办公室里有客人,我想到你的办公室借两把椅子。” 麻素格说:“好啊,我这就去给你拿,你等我一下。” 秦俊鸟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拿吧。” 麻素格点头说:“也好。” 秦俊鸟说:“素格,你帮我去仓库搬一箱丁家老酒来吧,我办公室里的客人点名要喝咱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 麻素格说:“好嘞,我这就去搬。” 秦俊鸟说:“到时候你把酒直接送到我的办公室来。” 麻素格去仓库搬酒了,秦俊鸟在麻素格的办公室里搬了两把椅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吕建平和那几个乡干部已经吃了起来。 秦俊鸟说:“几位领导,你们慢慢吃,酒我已经让人去搬了,一会儿就给你们送来。” 吕建平说:“秦厂长,你也跟我们一起吃吧,我们这些人在你这里大吃大喝的,你在旁边看着多不好啊。”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还是你们吃吧,我已经吃过饭了。” 吕建平说:“秦厂长,就算你吃过饭了也再少吃一点儿,你要是不吃的话,我们这些人咋还好意继续吃下去啊。”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要不然这样吧,一会儿等酒搬来了,我陪几位领导好好喝几杯。” 吕建平说:“这样也好,秦厂长你一个人开了两个酒厂,想必这酒量也是普通人的双倍,一会儿咱们可一定要多喝几杯。” 秦俊鸟说:“吕副乡长,你过奖了,我的酒量可没有那么好。” 吕建平说:“秦厂长,你就别谦虚了,你的酒量我早就有所耳闻。” 吕建平的话音刚落,这时办公室的门外传来了麻素格的声音:“秦厂长,酒我给你搬来了。” “你等一下。”秦俊鸟走到门口,把办公室里的门打开。 麻素格站在办公室的门外,她怀里抱着一箱丁家老酒,秦俊鸟从麻素格的手里接过酒,说:“你去忙啊。” 麻素格说:“那好,我回办公室了。” 吕建平这时向门口看了一下,他一眼就认出了麻素格,他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门口,笑着说:“哎呦,这不是素格妹子吗?真是太巧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咱们可好长时间没见了。” 麻素格看到是吕建平,微笑着说:“这不是吕副乡长,原来秦厂长要招待的客人就是你啊。” 吕建平说:“素格妹子,咱们可是亲戚,你别一口一个吕副乡长的,你应该叫我姐夫才是。” 吕建平是麻有良的女婿,而麻有良跟麻有贵又是本家的兄弟,论辈分的话,她是应该称呼吕建平一声姐夫。 麻素格勉强叫了一声:“姐夫。” 其实麻素格跟吕建平也不是很熟,她跟吕建平以前只见过几次面,而且当时都有外人在场,她跟吕建平根本没有单独说过话。 吕建平伸手拉住麻素格的胳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麻素格的脸蛋,说:“来,素格妹子,陪姐夫我喝几杯。” 麻素格对吕建平在棋盘乡的所作所为也有些耳闻,所以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也不想跟他有过多的往来,更不愿意陪他喝酒。 麻素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有些不快地说:“姐夫,我不会喝酒,还是让秦厂长陪你喝吧。” 吕建平说:“素格妹子,酒这东西就是水,没有所谓的会喝不会喝,你只要多喝几杯就习惯了。” 麻素格把胳膊从吕建平的手里挣脱出来,有些不太高兴地说:“姐夫,我真不会喝酒,再说了现在是工作时间,厂里有规定,工作时间是不允许喝酒的。” 吕建平说:“素格妹子,这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今天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能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姐夫吧。” 秦俊鸟看到吕建平对麻素格动手动脚的,心里边非常反感,麻素格现在是他的女人,他当然不能容忍别的男人染指麻素格了。 麻素格说:“姐夫,我不是不给你面子,我真是不会喝酒,你总不能逼着我喝吧。” 麻素格说完转身就要走,吕建平急忙又伸手拉住麻素格的胳膊,说:“素格,你别走啊,你要是不会喝酒的话那就不喝,留下来陪我吃顿饭吧。” 麻素格说:“姐夫,我已经吃过饭了,我实在是吃不下别的东西了。” 吕建平的目光落到了麻素格那高耸丰满的胸脯上,说:“既然你吃过饭了,那就到里边陪陪说说话吧,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有好多心里话要跟你说。” 麻素格看了秦俊鸟一眼,她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她知道吕建平没安啥好心,不想留下来。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吕副乡长,素格现在在我的厂里上班,你想跟她说心里话,以后有的是机会,她手头上还有些工作,还是让让她去忙工作吧。” 吕建平虽然有些不太愿意让麻素格走,可是他又不好强留麻素格,毕竟有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他不能做得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