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598章 换个地方 - 山村如此多娇

150.第598章 换个地方

[第2章正文] 第598节第598章换个地方 麻有贵说:“秦厂长,我相信你说的话,村里人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的,能把芝麻说成西瓜。” 秦俊鸟笑了笑,说:“你相信就好,我一个大男人倒是无所谓,我就怕坏了素格的名声。” 秦俊鸟看到出来,麻有贵虽然嘴上说相信他,可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谁都不可能信口胡说。 麻有贵说:“秦厂长,要说这件事情也怪我,我没把事情弄清楚就跑来找你,有些太冒失了,你可千万别记恨我啊。” 秦俊鸟说:“麻村长,看你说的,我咋会记恨你呢,我虽说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可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麻有贵说:“秦厂长,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我知道你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是不会跟我计较的。” 秦俊鸟说:“麻村长,我知道你也是为了素格好,我能理解你这个做哥哥的一片苦心。” 麻有贵说:“你能理解就好,素格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有很大的责任,我这心里一直都觉得愧对于她,所以我不希望她再走错路。” 秦俊鸟说:“麻村长,素格也不是小孩子了,该干啥不该干啥她心里有数,更何况有以前的教训在,她肯定不会走错路的。” 麻有贵这时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秦厂长,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秦俊鸟把麻有贵送出了宿舍,目送着麻有贵下了楼梯。 到了晚上十一点儿多的时候,麻素格又来到了秦俊鸟的宿舍里。秦俊鸟没有睡觉,他一直坐在床边等着麻素格来。 麻素格推门刚走进来,秦俊鸟急忙走到门口探出头去向左右张望了几眼,他见走廊里一个人都没用,才放心地把宿舍门关好。 麻素格看到秦俊鸟在门口东张西望的,不解地问:“俊鸟,你这是干啥呢?咋跟做贼一样啊。” 秦俊鸟说:“我看看走廊里有没有人。” 麻素格这时走到床边坐下来,笑着说:“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走廊里没人,要不然我也不会进来的。” 秦俊鸟拿过一把椅子在麻素格的对面坐了下来,说:“素格,你以后不能再到我的房间里来了。” 麻素格愣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你今天是咋了,是不是吃错药了啊,我以后为啥不能到你的房间来啊?” 秦俊鸟说:“素格,你哥刚才来找我了。” 麻素格说:“我哥他找你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他已经听说了咱们两个人的事情,他今天来就是想敲打我,让我不要打你的主意。” 麻素格说:“那你咋跟他说的?你跟他承认了没有?” 秦俊鸟说:“我当然没承认了,咱们不是事先说好了吗,咱们两个人的事情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麻素格说:“那你是咋跟我哥说的?” 秦俊鸟说:“我还能咋说,我都是按照咱们商量好的那些话跟他说的,不过你哥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我看得出来他对我的话是半信半疑。” 麻素格点了点头,说:“我哥的确不是那么好骗的,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啥样的人没见过,啥样的事情没经历过,想瞒过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了解我哥,他在你这里问不出来,我肯定还会来问我的,到时候我有办法对付他。” 秦俊鸟说:“素格,现在你哥都知道了咱们的事情,以后你不能再随便到我的房间里来了。” 麻素格撅起嘴,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不让我到你的房里来,那我以后要是想你了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素格,就算你再想我,也不能到我的房里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宿舍楼里不只住着咱们两个人,咱们两个人的事情根本瞒不过其他人的。” 麻素格想了一下,说:“俊鸟,我看这样吧,下次我后半夜再来,那个时候这宿舍楼里的人都睡着了,就没人知道咱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秦俊鸟说:“那也不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也不想一想,这隔墙有耳,每次咱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弄出来不小的动静,住在我隔壁宿舍的人会觉察不出来吗?” 麻素格愁眉苦脸地说:“那咋办啊?我可不想跟你分开。” 秦俊鸟想了想,说:“要不然这样吧,宿舍楼的旁边有一个放杂物的小仓库,以后咱们就到那里见面,那里平时很少有人去,这样咱们两个人就方便多了。” 麻素格展颜一笑,说:“好啊,明天晚上我去收拾一下,以后咱们就去那里见面。” 秦俊鸟说:“那咱们说定了,明天晚上十一点,我在小仓库里等你。” 麻素格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一抬腿坐到了秦俊鸟的怀里,双手搂着秦俊鸟的脖子,说:“俊鸟,昨天晚上我没有来,你有没有想我啊,咱们抓紧时间,把昨晚的损失弥补回来。” 秦俊鸟说:“素格,今晚不成,现在咱们两个人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你不能在我的房里停留太长时间,你先忍一忍,还是等明天晚上吧,到时候你想咋样我都依着你。” 麻素格有些扫兴地说:“俊鸟,你胆子咋这么小啊,我都不怕,你还有啥可怕的啊。” 秦俊鸟哄着麻素格说:“素格,咱们两个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反正也不差这一晚上,你还是回去吧。” 麻素格拉下脸来,有些不高兴地说:“我不走,我刚来你就往外赶我,你是不是觉得腻了,想把我一脚踢开啊。” 秦俊鸟说:“素格,看你说的,我咋会把一脚踢开呢,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咱们两个人得注意影响,毕竟这里是酒厂,人多嘴杂,咱们干啥事情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麻素格这时从秦俊鸟的身上下来,抿嘴说:“好吧,我听你的,明天晚上你看我咋样收拾你,我一定要这两天你欠我都要回来。” 秦俊鸟伸手在麻素格的胸脯上摸了一把,笑嘻嘻地说:“素格,你放心,明天晚上你一定好好表现,保证让你满意。” 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