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597章 满城风雨 - 山村如此多娇

149.第597章 满城风雨

[第2章正文] 第597节第597章满城风雨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很疯狂,不停地在对方的身上索取着,直到两个人都获得了满足才肯罢休。 麻素格跟周建涛离婚以后一直没有找过别的男人,她压抑了很久的**全都在这一晚上爆发了出来,别看麻素格平时挺稳重的,可到了床上却野得很,秦俊鸟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能勉强招架,等他从麻素格的身上下来的时候,累得腰酸背疼的,躺下来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许志光带着修车的人来到了村委会,秦俊鸟的小轿车是新车,他根本没有开过几次,小轿车只是有些小故障,修车的人很快就把秦俊鸟的车修好了。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跟麻素格、许志光还有修车的人一起回到了麻家村。 经过了这一晚之后,麻素格跟秦俊鸟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了,两个人虽然没有夫妻之名,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事后秦俊鸟有些后悔了,他不该一时冲动跟麻素格发生那种关系,他觉得这么做有些对不住陆雪霏,陆雪霏一心一意跟他好,他却跟别的女人好上了,他辜负了陆雪霏对他的一片真心。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知道就算后悔也已经晚了,他是男人,这种事情既然已经做了,他就得敢作敢当。 每天到了晚上,麻素格都会偷偷地跑到秦俊鸟的宿舍里来跟他幽会,麻素格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到了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非常空虚寂寞,她太需要一个男人了,正好这个时候秦俊鸟出现了,他的出现正好填补了麻素格感情上的空白。 这天晚上,秦俊鸟吃过了晚饭,一个人正躺在宿舍的床上看书,这时门外传来了麻有贵的声音:“俊鸟兄弟,你在屋里吗?”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书,坐起身来向门口看了一眼,说:“我在屋里呢,麻村长你进来吧。” 麻有贵推开宿舍的门,满脸含笑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麻有贵的面前,说:“麻村长,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麻有贵拿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俊鸟兄弟,你别麻烦了,我来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话说完了我就走。”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来,说:“麻村长,你有啥话就直说吧。” 麻有贵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说:“俊鸟兄弟,我要是跟说的是素格的事情。” 秦俊鸟看到麻有贵有些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些说不出口,他笑着说:“麻村长,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想说啥就说吧。” 麻有贵搓了搓手,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秦厂长,我听说这几天晚上素格经常往你的屋里跑,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好上了啊?” 秦俊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麻有贵会问的这么直接,幸亏麻素格早就跟他交代好了,无论是谁问起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他都不能承认。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麻村长,你听谁说的素格总往我的屋里跑?” 麻有贵说:“秦厂长,你就别问是谁说的了,现在厂里边上上下下都在传这件事情,就连村里边的人都知道了。” 这件事情这么快就传到麻有贵的耳朵里,秦俊鸟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麻素格这几天都是到了十一点以后才到他的宿舍里来,可整个宿舍楼里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宿舍楼里还住着其他厂里的工人,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了那些工人。 麻素格一到了半夜就往秦俊鸟的宿舍里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里的名堂。麻素格是个离了婚的女人,秦俊鸟是个光棍,两个人可以说是一个干柴一个烈火,这干柴遇到了烈火,想不烧起来都难。 秦俊鸟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麻村长,你别听厂里的那些人乱嚼舌头,素格是来过我的房里几次,不过她都是来要热水的,素格来要热水是给孩子洗衣服用的,你也知道素格白天要上班没有工夫给孩子洗衣服,只有到了晚上孩子睡了以后她才能腾出手来给孩子洗衣服。她现在几乎是从早忙到晚,哪有时间去想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啊。” 秦俊鸟知道只要他一口咬定他跟麻素格之间没有那种关系,麻有贵拿他就没办法,麻有贵也只是听别人说的,他又没有真凭实据。 麻有贵看到秦俊鸟说的理直气壮的,也就相信了秦俊鸟的话,他说:“秦厂长,你可千万别生气,这些事情我也是听村里人说的,我来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你和素格是不是真走到一起了。” 秦俊鸟说:“麻村长,就算你不相信我,你难道还不相信素格吗,素格是啥样的人你这个做哥哥的还不了解吗,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麻有贵说:“秦厂长,素格是啥样的人我心里清楚,可她现在毕竟是个离了婚的女人,她想找个相好的男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俊鸟说:“麻村长,素格是想找个男人做依靠,可能让她看上眼的男人不多,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麻有贵说:“秦厂长,我想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和素格在一起,要是素格真能找到像你这样的男人,那是素格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素格的年纪比你大,而且她还带着一个吃奶的孩子,你们两个人不合适,就算你们两个人对对方有那种意思,最后你们也走不到一起去。” 秦俊鸟说:“麻村长,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我知道素格跟我不合适,你就放心吧,我和素格啥事情都没有。” 麻有贵说:“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我这个妹妹命苦,她让那个周建涛害得够惨的了,我不想让她再受到一点儿伤害。”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用心良苦,我也挺同情素格的,我跟她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要是还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素格。” 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