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593章 最好的年纪 - 山村如此多娇

145.第593章 最好的年纪

[第2章正文] 第593节第593章最好的年纪 村委会的休息室里没有酒杯,只有饭碗,秦俊鸟和麻素格只好用饭碗喝酒。 秦俊鸟拿起酒瓶给麻素格倒了一碗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碗酒,这时秦俊鸟忽然想起来麻素格根本就不会喝酒,那天他去麻有贵家吃饭,是麻有贵陪他喝的酒,麻素格滴酒未沾。 秦俊鸟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些过意不去地说:“素格,我知道你不会喝酒,你就别勉强了,再说这酒也不是啥好东西,喝多了对身子不好。” 麻素格说:“我以前是不会喝酒,不过现在我想喝,我想知道这喝酒到肚子里到底是个啥滋味。” 秦俊鸟说:“素格,我看还是算了吧,你根本不会喝酒,要是喝醉了就不好了。” 麻素格说:“喝醉了也没啥大不了的,我经常听人说一醉解千愁,人要是喝醉了,就能把所有的烦恼都忘了,那样也挺好的。” 秦俊鸟说:“就算能把所有的烦恼都忘了也是暂时的,等酒醒了,还不是啥都想起来了。” 麻素格这时端起酒碗,笑着说:“秦厂长,这杯酒我敬你。” 秦俊鸟看到麻素格向他敬酒,他也不好推辞,他急忙端起酒碗,说:“素格,你以后别叫我厂长了,你老是厂长厂长的叫着,我听着别扭,你以后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这样听起来顺耳。” 麻素格点了一下头,大方地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俊鸟。” 秦俊鸟笑了笑,说:“这就对了,这样听起来亲近多了。” “俊鸟,咱们干了。”麻素格说完跟秦俊鸟碰了一下酒碗,然后一口气把酒碗里的酒全都喝下去了。 秦俊鸟看到麻素格把酒全都喝下去了,他赶紧也把碗里的酒全都喝下去了,看到麻素格这么痛快就把一碗酒全都喝下去了,秦俊鸟觉得有些奇怪,看麻素格的样子,不像是以前没喝过酒。 秦俊鸟喝完酒后,劝麻素格说:“素格,你慢点儿喝,这酒要是喝的太急了,很容易喝醉的。” 麻素格这时把手里的酒碗放下,说:“俊鸟,跟你说句实话吧,其实在厂里宿舍住的这些天,我经常自己一个人喝闷酒。” 听到麻素格这么说,秦俊鸟感到非常意外,虽然麻素格的宿舍离他的宿舍不算太远,可是麻素格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喝闷酒的事情他却一点儿也不知道。 秦俊鸟好奇地问:“素格,你是不是有啥烦心的事情啊,你要是没把我当外人的话,就跟我说说。” 麻素格叹了口气,说:“还不是因为周建涛的事情,他三天两头跑到酒厂里来闹,我每天都担惊受怕地过日子,这种日子我过够了,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 秦俊鸟听了麻素格的话,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很同情麻素格,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本来就不容易,再加上周建涛有事没事就来纠缠她,害得她没法正常生活。也就是麻素格比较坚强,要是换了一般的女人,早就撑不住了。 秦俊鸟说:“是啊,这个周建涛真是阴魂不散,必须得想办法好好地整治一下这个王八蛋,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不然的话你和孩子别想过安生日子。” 麻素格苦笑了一下,说:“周建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连我哥都拿他没有办法,上午的时候要不是你把一盆热水泼到了他的身上,说不一定我现在已经落到他的手里了。” 秦俊鸟猛地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碗盘震得叮当作响,他气愤地说:“我就不信还没有王法了,他周建涛不就是个流氓无赖吗,我就不信他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麻素格说:“周建涛是没啥了不起的,关键是他家的那些亲戚可都不是好惹的,要是周建涛有个三长两短的,他家的那些有权有势的亲戚肯定会替他出头的,我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愿意跟周建涛彻底撕破脸皮。” 秦俊鸟不以为然地说:“他家的亲戚就算再有势力也不能无法无天吧,我倒要看看周建涛他能猖狂到啥时候。” 麻素格说:“俊鸟,我看还是算了,你跟周建涛那种人生气不值得,他是个啥东西我太清楚了,我这辈子全都毁在了他的手里,他根本就不是人。” 秦俊鸟说:“素格,你放心,周建涛他蹦跶不了几天了,不把他收拾了,我就不姓琴。” 麻素格说:“俊鸟,咱们还是喝酒,刚才咱们喝的挺高兴,别让周建涛扫了咱们的兴。” 秦俊鸟说:“好,咱们继续喝酒,不提周建涛那个狗东西。” 麻素格笑着说:“俊鸟,这些日子多亏有你帮我,要不然我现在会是啥样子,我都不敢想象。” 秦俊鸟说:“素格,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看着你一个女人受人欺负坐视不管吧,那我成啥人了。” 麻素格“咯”“咯”笑了几声,说:“俊鸟,你在我的面前还敢自称是大男人,你别忘了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呢,按照村里的习惯,你得管我叫一声姐呢。” 秦俊鸟看着麻素格的俏脸,心头一阵荡漾,麻素格的笑容非常勾人,秦俊鸟不禁看痴了。 麻素格虽说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可是身材一点儿也没有走样,小腰还是像没生过孩子的女人一样纤细,而且胸脯挺挺的,尤其麻素格在笑的时候,胸前的两个**颤颤悠悠的,看得秦俊鸟心里痒痒的。 秦俊鸟跟麻素格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两个人在酒厂几乎天天都见面,他对麻素格并没有私心杂念,毕竟她是麻有贵的妹妹,而且还比他的年纪大,可是此刻他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秦俊鸟也笑笑,说:“那好啊,那以后我就喊你姐好了。” 麻素格说:“那可不成,你还是叫我素格的好,你要是喊我姐的话就把我喊老了。” 秦俊鸟说:“就算我喊你姐,你也不老,你现在才二十几岁,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 麻素格说:“我现在都二十八了,眼看着就要奔三十了,早就过了最好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