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590章 泼热水 - 山村如此多娇

142.第590章 泼热水

[第2章正文] 第590节第590章泼热水 看到周建涛带着十几个小混混突然出现在胡同里,秦俊鸟啥都明白了,那个偷他钱的男人不过就是周建涛的一个诱饵,男人偷他钱包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引到这个小胡同里来。 秦俊鸟说:“周建涛,你今天要是有本事抓到我,别说是把我的牙全都敲掉,你就是要我的命,我都认了。” “秦俊鸟,你今天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条胡同是死胡同,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周建涛说完一挥手,那几个小混混跟着他向秦俊鸟冲了过来。 秦俊鸟这时拉起麻素格的手,转身向那个偷他钱包的男人跑了过去。 那个男人见秦俊鸟和麻素格跑了过来,想要拦住两个人,秦俊鸟这时挥起拳头,狠狠地打了那个男人一拳,这一拳正好打在了男人的鼻子上,男人被打得惨叫一声,双手捂着鼻子仰面摔倒了。 周建涛看到偷钱包的男人被秦俊鸟打倒了,大声地说:“兄弟们,快追,这个王八蛋敢打咱们的兄弟,要是追上他,给我往死里打。” 那几个小混混看到偷钱包的男人被打了,都红了眼,怒吼着向秦俊鸟冲了过来。 秦俊鸟拉着麻素格拼命向前跑,周建涛带着那十几个小混混在后面紧追不舍。 秦俊鸟心里很清楚要是让周建涛他们追上了,他非得让周建涛他们这些人打个半死不可,其实他倒是不怕挨打,他真正怕的是麻素格落到周建涛的手里,他知道周建涛是冲着麻素格来的,不管咋样他都不能让周建涛得逞。 两个人很快就跑到了胡同的尽头,胡同的尽头是一堵高墙,前边已经无路可走了。 麻素格有些慌了神,喘着气说:“秦厂长,前边已经没有路了。” 秦俊鸟说:“素格,你别怕,天无绝人之路。” 秦俊鸟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他向左右看了看,只见左边有一户人家,而且这家的院门开着。 秦俊鸟也来不及多想,拉着麻素格就跑进了院子里,然后回手把大门插上了。 就在这时,周建涛带着那十几个小混混也追到了大门口。 “秦俊鸟,你给我出来。”周建涛他们一边砸门一边大声地叫喊着。 周建涛他们的叫喊声惊动了这户人家在的主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女人看到院子里进来了两个人陌生人,她警惕地盯着秦俊鸟和麻素格,有些不太客气地说:“你们是谁啊?你们咋跑到我家的院子里来了?” 秦俊鸟说:“大姐,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女人有些不太相信秦俊鸟的话,她说:“你们是不是坏人我咋知道,你们赶紧出去。” 麻素格恳求说:“大姐,你就让我们在你家躲一躲吧,我们遇到坏人了,那些坏人就在外边,我们要是现在出去的话,就落到那些坏人的手里了。” 女人有些惊慌地说:“你说外边有坏人,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们在家里了,你们赶紧出去吧,家里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可不想惹祸上身。” 麻素格说:“大姐,你就帮帮我们吧,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好心人,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女人说:“大妹子,不是我不留你们,是我实在帮不上你们。” 女人的话音刚落,大门外又传来了周建涛的声音:“秦俊鸟,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可我要进去了。” 秦俊鸟说:“周建涛,你要是有种的话就进来好了。” 秦俊鸟说完,向四处看了看,这时他的目光落到了院子中央的一个炉子上,炉子里的火烧的正旺,炉子上放着一个铜壶,铜壶的壶嘴正冒着热气,看来铜壶里的水已经烧的很热了。 秦俊鸟快步走到炉子前,把铜壶从炉子上拿了下来。 女人看到秦俊鸟去拿铜壶,不解地说:“你这是要干啥啊?” 秦俊鸟说:“大姐,这铜壶里的热水借我用一下。” 女人好奇地问:“你要这热水有啥用啊?” 秦俊鸟说:“我用这热水来对付那些坏人。” 秦俊鸟说完走到屋子的门口,门口处放着一个洗脸盆,秦俊鸟把茶壶里的热水倒进了洗脸盆里。 秦俊鸟这时把一根手指伸进了洗脸盆里,洗脸盆里的水滚烫,他急忙又把手指缩了回来。 秦俊鸟端起洗脸盆向大门口走去。 麻素格也弄不明白秦俊鸟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她走过来说:“秦厂长,你这是要干啥啊?” 秦俊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了一句:“素格,你别过来,你离我远一点儿,这盆里的水是热水,小心烫着你。” 麻素格只好听秦俊鸟的话,停下了脚步,一头雾水地看着秦俊鸟走到了大门口。 这时周建涛和两个小混混已经爬上了院墙,他们正要往院子里跳,秦俊鸟一扬手里的脸盆,一盆滚烫的热水全都泼在了三个人的身上,一点儿都没浪费。 周建涛他们根本没想到秦俊鸟会来这么一手,三个人顿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让人听了心里都瘆的慌。 周建涛是三个人中烫的最严重的,一盆热水有半盆都泼在了他的身上,他直接从墙上栽了下去,仰面朝天地摔在了墙外的地上。 那两个跟周建涛一起被烫的小混混也急忙从墙上跳了下去,两个人虽然烫的没有周建涛重,可是两个人的脸和手都被烫伤了,又红又肿的,有的地方还烫起了泡。 周建涛用双手捂着被烫的惨不忍睹的脸,对那几个小混混说:“你们还愣着干啥,快送我去医院,快点儿,我都快要疼死了。” 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小混混说:“涛哥,咱们要是送你去医院,那秦俊鸟这小子咋办啊?咱们好不容易把他堵在这个死胡同里,咋说也得狠狠地揍他一顿。” “先别管秦俊鸟那小子了,你没看到我都烫成这样了吗,快送我去医院。”周建涛说完大声地呻吟了起来,就好快要死了一样。 小混混们急忙抬起周建涛和那两个跟他一起烫伤的小混混向胡同外跑去,很快几个人就跑远了。 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