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母性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9章 母性

秦家厚带着廖大珠走了以后,秦俊鸟有些担心地看着廖小珠说:“小珠,你爸回家看到你姐跑了,你咋跟你爸说啊?” 廖小珠说:“能咋说,当然是实话实说了,纸里包不住火,这种事情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秦俊鸟问:“你爸要是打你咋办?” 廖小珠说:“我又不是木头人,他打我我难道不会跑啊,我长腿是干什么的。” 秦俊鸟说:“小珠,你还是要小心一些。” 廖小珠轻松地一笑,说:“你放心,我爸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有办法对付他。” 秦俊鸟说:“我家里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廖小珠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你回家去吧,等过完了年我去找你。” 秦俊鸟跟廖小珠分开后向自己家走去,他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大甜梨也在向他家的方向走去,大甜梨走得很快,根本没在意秦俊鸟就走在她的身后。 秦俊鸟叫住她说:“梨子姐,你走得这么快是要干啥去啊?” 大甜梨回过头来,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正好我要去你家,我们们两个人一起走,我听说凤凰回来了,我想去看看她。” 石凤凰回来的事情秦俊鸟没有跟任何人说起,不知道大甜梨咋会知道的这么快,他好奇地问:“梨子姐,你咋知道凤凰姐回来了?” 大甜梨笑着说:“龙王庙村就屁大一个地方,村子里要是来个生人不出一个小时半个村子的人都会知道,更别说凤凰是咱龙王庙村出去的人了。” 秦俊鸟一想也是,石凤凰回村的时候,肯定有村里人看到她了,这龙王庙村本来人口就不多,而且村里人大多都有些亲戚关系,一个人知道石凤凰回来了,走家串户地一宣扬,整个村子里的人也就都知道了。 大甜梨跟着秦俊鸟刚走到他家的大门口,正好看到石凤凰从院子里走出来,石凤凰一看到大甜梨,眉开眼笑地说:“梨子,你咋跑来了。” 大甜梨说:“我听说你从城里回来了,来看看你咋样了?” 石凤凰笑着说:“我能咋样,还是老样子。” 大甜梨打量了石凤凰几眼,说:“你比以前白了,也胖了。看来这些日子你过得挺舒心啊。” 石凤凰说:“啥舒心不舒心的,我早就想好了,过一天算一天,活着一天就要高兴一天。” 大甜梨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我们们女人这一辈子活得不容易,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该快乐的就要快乐。” 石凤凰说:“我还想着一会儿到你家里去看你呢,正好你来了,我们们去你家里坐坐吧。” 大甜梨说:“好啊,我家里还住着一个朋友,是我在县城认识的,正好我介绍给你们认识。” 石凤凰说:“好啊。” 大甜梨看了一眼秦俊鸟,说:“俊鸟,你也去吧,正好我们们四个人可以打打麻将。” 秦俊鸟说:“我就不去了吧,我不会打麻将。” 大甜梨说:“不会打可以学吗,我教你,只要你的脑袋里装的不是浆糊,我保证能把你教会。”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好吧,我去。” 大甜梨说:“这就对了,一个男人连打麻将都不会,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秦俊鸟、大甜梨、石凤凰三个人一起向大甜梨家走去,石凤凰和大甜梨边走边小声嘀咕着什么,秦俊鸟侧耳仔细听了听,只是隐约听到“孩子”“能生的男人”等几个零星的词,其他的都没有听清。 秦俊鸟猜想大甜梨可能是在劝石凤凰趁着现在年轻赶紧找个能生孩子的男人生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三个人走进大甜梨的屋子时,丁七巧正蹲在地上给孩子洗尿布,她一看大甜梨带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走了进来,看了石凤凰几眼,大甜梨急忙给丁七巧介绍说:“七巧,这就是我以前经常跟你提起的我的好姐妹石凤凰,你就叫她凤凰吧。” 丁七巧放下手中的尿布,站起身来,冲着石凤凰点了点头,笑着说:“你就是凤凰啊,以前经常听梨子说起你,我叫丁七巧,你就叫七巧吧。” 石凤凰大方地笑了笑,说:“你好,七巧。” 这时,躺在炕上的孩子叫了几声,看样子是有些饿了,石凤凰一看炕上的孩子,眼睛一亮,说:“七巧,这是你的孩子吗?” 丁七巧说:“是我的孩子。” 石凤凰走到炕边逗了逗小孩,她不逗还好,这一逗还把孩子给逗哭了。孩子“哇”“哇”地哭个不停,小腿一通乱蹬。 石凤凰有些不好意地看了丁七巧一眼,说:“七巧,都是我不好,我把你的孩子给弄哭了。” 丁七巧笑着说:“你就是不逗他他也会哭的,他这是饿了。” 石凤凰说:“我还以为是我把孩子给吓哭了呢。” 丁七巧走到炕边把孩子抱在怀里,看了秦俊鸟一眼,秦俊鸟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啥要看自己,这时大甜梨伸手在秦俊鸟的脑袋上轻轻地打了一下,说:“你还傻愣着干啥,人家七巧要给孩子喂奶了,你到厨房里去等一会儿,别像个木头桩子立在这里。” 秦俊鸟这时才明白过来丁七巧为啥要看他,原来她是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当着秦俊鸟的面露出那两个肉峰给孩子喂奶。 秦俊鸟低着头,有些尴尬地出了屋子,走到厨房里找了一个破板凳坐了下来。 屋子里,丁七巧解开衣服的纽扣,把毛衣和衬衣撩了上去,露出两个又白又大的肉峰送到孩子的嘴边,孩子一看到吃的东西送到了嘴边,嘴一张含住肉峰上的肉疙瘩用力地吸了起来。 石凤凰好奇地看着小孩吃奶,问:“七巧,你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丁七巧说:“是儿子。” 石凤凰羡慕地说:“你真是好福气啊,生个大胖小子,等将来老了就有指望了。” 丁七巧笑着说:“啥指望不指望的,只要他长大了不给我惹祸,能本本分分地过日子,我就心满yi足了。” 丁七巧的孩子一边吸着她的一个肉峰一边把一只小手放到她的另一个肉峰上抓着她那个肉疙瘩不放,丁七巧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 大甜梨看着孩子的样子,笑着说:“这个小东西,吃着一个还占着一个,生怕别人跟他抢似地。” 孩子好像听懂了大甜梨的话一样,一边吃着奶一边抬起眼皮看了大甜梨一眼。 大甜梨逗他说:“你看啥看,你妈身上有的,我也有,要不我把我的奶也让你吃吃。” 孩子这时又看了大甜梨一眼,大甜梨说:“这个小东西,看来是听懂了我说的话。” 丁七巧说:“他才不到一周岁,咋能听懂你说的话,他要是能听懂,那就成了神童了。” 大甜梨看了看丁七巧那两个沉甸甸有些微微变形的肉峰,说:“七巧,让我喂喂孩子咋样?” 丁七巧看了她一眼,笑着说:“让你喂孩子,你又没有奶,你咋喂啊?” 大甜梨说:“我是没有奶,可我也有两个喂奶的家什啊,我想知道这给孩子喂奶是究竟个啥滋味啊?” 丁七巧说:“那好,我就让你尝尝这给孩子喂奶是个啥滋味。” 丁七巧说完把自己那肉峰上的头疙瘩从孩子的嘴里拿出来,孩子一没有奶吃马上就哭了起来。 这时,大甜梨从丁七巧的手里接过孩子,把自己的衣服纽扣解开,然后把里面的衣服撩起来,露出两个圆滚滚肉呼呼的肉峰来,孩子看着大甜梨的两个肉峰还是哭个不停,大甜梨用手握住一个肉峰,把肉峰上的肉疙瘩塞进了孩子的嘴里,大甜梨这一塞不要紧,孩子哭得更厉害了。大甜梨一看孩子不吃,又换了一个肉峰塞进孩子的嘴里,结果孩子还是不肯吃,而且他还干脆把脸扭到一边,连看都不看大甜梨。 大甜梨有些生气地在孩子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说:“这个小东西,咋就跟我过不去呢,我都舍得让你吃我的奶了,你咋还不领情呢。” 石凤凰看着大甜梨给孩子吃奶的样子觉得好玩,心里也有些痒痒,她毕竟是女人,看着眼前这个白胖可爱的孩子,把她的母性也唤了起来。 石凤凰张开双手说:“梨子,让我来试试。” 大甜梨把孩子交到石凤凰的手上,看着孩子说:“这个小东西,真没良心,在我家里都住了这么多天了,看到我还像看到仇人似地。” 石凤凰把孩子抱在怀里边,看着孩子肉嘟嘟胖乎乎的小脸,笑着说:“七巧,你儿子长得可真俊,像你,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帅小伙。” 丁七巧说:“是啊,都说儿子像妈,这句话还真有些道理的。” 这个时候孩子哭得更大声了,石凤凰急忙解开自己的衣扣,露出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孩子看到石凤凰的肉峰马上就不哭了,石凤凰拿着自己的一个肉峰塞进了孩子的嘴里,让人没想到的是孩子竟然吸了起来。 大甜梨在一旁看着,不解地说:“真是奇怪了,为啥我给他他就不吃,凤凰给他他就吃呢。” 丁七巧笑着说:“这说明凤凰跟我的孩子对脾气,你别看他小,他也挑人,也有喜欢的人,也有不喜欢的人。” 大甜梨说:“这么说他是不喜欢我了,这个小白眼狼,我白对他好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58章 逼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