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584章 相差悬殊 - 山村如此多娇

136.第584章 相差悬殊

[第2章正文] 第584节第584章相差悬殊 周建涛说:“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要是连命都没有了,要脸还有啥用啊,再说了这脸以后还可以再挣回来,你没听过那句话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三驴子这么说其实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他当然不会干用鸡蛋碰石头的傻事儿,更不想为了周建涛的事情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三驴子并不怕打架,他以前跟着汤大炮没少打群架,可眼前的情况不一样,双方相差的太悬殊了,要是真打起来,估计他们这三十几个人一个人都跑不掉。 三驴子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麻有贵,有些不甘心地说:“那好吧,今天我认栽了,不过这口气我是不会咽下去的,早晚我要把在这里丢的面子全都找回来。” 周建涛说:“面子的事情好说,麻有良又跑不了,想收拾他还不容易吗,眼下最要紧的是把这件事情平息了,咱们人少他们人多,咱们只能忍气吞声了。” 麻有贵看到周建涛和三驴子在一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知道两个人在打啥鬼主意,他大声地说:“大家伙还愣着干啥,给我上,让这些鸡零狗碎的东西尝尝咱们麻家村人的厉害。” 麻家村的村民一拥而上,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向周建涛和三驴子他们冲了过来。 周建涛见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家别动手,都冷静一下,我有话要说。” 麻家村的村民都认识周建涛,不管咋说他当过麻家的姑爷,听他这么一喊,村民们都停下了脚步,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些啥。 麻有贵一脸不耐烦地说:“周建涛,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周建涛干笑了几声,说:“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一场误会,大家都消消气,把手里的家伙都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家伙呢,要是真闹出人命来,对谁都不好。” 麻有贵冷笑了几声,说:“周建涛,今天这件事情是你先挑起来的,你以为随便说几句软话就没事儿了,没那么容易。” 周建涛说:“我知道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可你毕竟也是一村之长,你好好想想,要是今天真出了人命,你这个村长也难逃责任,我看不如咱们大家各退一步,正好大家谁也没受到损失,今天的事情就算了结了。” 麻有贵说:“周建涛,麻家村可不是菜市场,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今天你们这些人一个人都别想走。” 周建涛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在气头上,我劝你还是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是真打死了人,肯定会惊动公安局的人,到时候你的这个村长的位置能不能保得住就不好说了。” 麻有贵说:“周建涛,你少拿这种话来吓唬我,这村长不过就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我才不在乎当不当这个村长呢。” 周建涛其实早就把麻有贵的心思看透了,麻有贵对于村长这顶乌纱帽还是非常看重的,他嘴上说不在乎,心里比谁都在乎,这些年他在麻家村呼风唤雨,村里人都给他面子,还不是因为他是村长,要是他真因为这件事情丢了村长这顶官帽,以后他在村里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风光了。 周建涛说:“我不是吓唬你,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心里应该比我清楚,这件事情要是真闹大了,咱们谁都好不了,大家何必落得个两败俱伤呢。” 麻有贵这时有些心动了,他的态度也不像刚才那么强硬了,他冷冷地说:“周建涛,今天咱们得把话说清楚了,你把素格的心都伤透了,她现在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你要是再敢打素格的主意,跑到酒厂来胡闹,我绝不饶你。” 周建涛说:“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我对不住素格,我现在知道自己错了,我就是想补偿一下素格她们母子俩。” 麻有贵说:“周建涛,你少在我的面前说这些漂亮话,我可不吃这一套,你马上带着这些人给我滚,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周建涛说:“我知道我不是人,我干了很多对不起素格的事情,可我毕竟还是孩子的爸,我以后要是想孩子了,来看看孩子总可以吧。” 麻有贵说:“周建涛,你别得寸进尺,就凭你以前干的那些丑事儿,你觉得你配当孩子的爸吗?” 周建涛说:“我是不配当孩子的爸,可我是打心眼里疼孩子的。” 麻有贵说:“周建涛,我再跟你说一遍,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你马上带着这些人给我滚蛋,要是我改变主意了,你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周建涛不敢再多说话,冲着三驴子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带着这些小混混灰溜溜地走了。 麻家村的村民看到周建涛都走了,很快就散了,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麻有贵没有走,他对秦俊鸟说:“俊鸟兄弟,刚才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妹妹的事情,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把酒厂搞得一团糟。” 秦俊鸟说:“没关系,只要素格和孩子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麻有贵有些恼火地说:“这个周建涛真是太不像话了,三天两头带人跑到酒厂来闹,弄得整个麻家村都不得安宁,以后我非得找机会教训他一下不可。” 就在这时,麻素格从厂里走了出来,她看到秦俊鸟和麻有贵都在酒厂的门口,快步走到麻有贵的面前,向四处看了看,说:“哥,周建涛他们那些人走了没有?” 麻有贵说:“你放心吧,他们都走了。” 麻素格气愤地说:“这个周建涛真是太不要脸了,今天算他便宜,以后要是让我看到他,我非跟他拼命不可。” 原来麻素格刚才一直在宿舍里给孩子喂奶,根本不知道周建涛来酒厂捣乱的事情,等她给孩子喂完奶,把孩子哄睡了,让她嫂子在宿舍里帮她照看着孩子,她出了宿舍,在去办公楼的路上听说周建涛带人来了,她急忙来到了酒厂的门口,不过她来晚了,周建涛他们已经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