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第583章 人多势众 - 山村如此多娇

135.第583章 人多势众

[第2章正文] 第583节第583章人多势众 不仅麻有贵来了,麻有贵的身后还跟着几十个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麻家村的村民。 原来周建涛带着人来酒厂闹事儿,正好被路过的麻家村村民看到了,看到的人急忙跑到麻有贵的家里通知他,麻有贵听说之后就带着人赶过来了。麻有贵毕竟是一村之长,在村里还是有些号召力的。 周建涛看到麻有贵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他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哥,你咋来了?” 麻有贵板着脸,怒冲冲地说:“姓周的,你还要不要脸,我不是你哥,你少跟我套近乎。” 周建涛说:“哥,虽然我跟素格离婚了,可我还是孩子的爸,你还是孩子的舅,我叫你一声哥也是理所应当的。” 麻有贵说:“周建涛,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跟你啥关系都没有了,你以后不准叫我哥。” 周建涛说:“好,我听你的,你说不叫就不叫。” 麻有贵说:“周建涛,我问你,你带了这么多人来想干啥?” 周建涛说:“我是来接素格回家的,素格一个女人带个孩子在外边抛头露面的不容易,我不想让她吃苦,我想带她和孩子回家享福去。” 麻有贵说:“周建涛,你马上带人离开这里,以后也不准再带人来酒厂捣乱,我说的话你要是不听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有啥后果。” 周建涛看了一眼麻有贵带来的那些村民,这些村民少说得有五十多人,而且个个手里都拿着铁锹镐头一类的东西,要是真动起手来,周建涛和他带来的这些人肯定会吃亏的。 周建涛说:“咱们有啥话好商量,我带人来也没有恶意,大家何必伤了和气呢。” 麻有贵说:“周建涛,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就赶紧把人带走。” 周建涛说:“那好,我就带人走。” 麻有贵说:“周建涛,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带人来到酒厂捣乱,我就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了,麻家村可不是由着你胡来的地方,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你踏进麻家村半步,你听到了没有?” 没等周建涛说话,三驴子向麻有贵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说:“你就是麻家村的村长麻有贵吧?” 麻有贵打量了三驴子几眼,说:“我就是麻有贵,你是谁啊?” 三驴子走到麻有贵的面前,说:“我是三驴子。” “你就是三驴子。”三驴子是汤大炮的手下,在棋盘乡可以说是臭名远扬,麻有贵当然也听说过他。 三驴子说:“麻有贵,你也太霸道了吧,建涛就是想接他媳妇和孩子回家住几天,人家夫妻间的事情,你跟着瞎掺和啥。” 麻有贵瞪起眼睛,不客气地说:“三驴子,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你算哪根葱啊,跑到这里来多管闲事儿,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三驴子沉下脸来,说:“麻有贵,你别为当个村长就没人敢惹你了,你以为你是啥东西啊,你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麻有贵说:“三驴子,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儿,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三驴子冷哼一声,说:“麻有贵,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我就怕你们,老子啥场面没见过,就凭你们这几块料,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麻有贵冷笑了几声,说:“三驴子,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麻有贵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我怕过谁,别说你是你了,就是汤大炮来了,他也不敢把我咋样。” 三驴子说:“妈的,老东西,你连我大哥都不放在眼里,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要是让我大哥听到这些话,他非活劈了你不可。” 麻有贵说:“三驴子,你少拿汤大炮来吓唬人,在麻家村这一亩三分地没人敢跟我叫板,我不管你是汤大炮还是三驴子,到了我这里,你是虎给我卧着是龙给我盘着,想在麻家村横行霸道,没门儿。” 三驴子说:“老东西,今天我就要在麻家村横行霸道,我看谁敢拦着我。” 麻有贵这时冲身后的人喊了一声:“老少爷们,给抄家伙,咱们麻家村过了几十年的太平日子,一直没有人敢到麻家村来耍横,今天有人想骑在咱们麻家村人的头上拉屎,咱们绝不答应,给我打,往死里打。” 麻有贵的话音一落,他带来的那些麻家村的村民都把手里的家伙举了起来,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周建涛带来的那些小混混一看麻家村的村民要动手,急忙跑过来帮三驴子和周建涛。 这时那些堵在酒厂的门口的工人纷纷从酒厂里跑了出来,这些工人很多都是麻家村的村民,他们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了。 麻有贵带来的那些村民和酒厂的工人把周建涛和三驴子他们这些人围在了当中,要是真动起手来,周建涛他们腹背受敌,肯定会吃大亏的。 周建涛知道麻有贵在村里非常有威望,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村民会毫不犹豫地冲上来拼命的。 周建涛看到情况不妙,额头上直冒冷汗,他走到三驴子的身边,压低声音说:“三驴子,我看还是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今天要是动手的话,占不到任何便宜。” 三驴子不以为然地说:“建涛,你不用害怕,虽然他们人多,不过这些人都是一些乌合之众,让他们种地还成,让他们打架,他们根本就不是咱们这些人的对手。” 周建涛说:“三驴子,你不知道情况,这麻家村是个大村子,全村男女老少有两千多口人,光是十八岁以上的壮劳力就有五百多人,咱们要是真跟他们打起来,村里人肯定会来帮忙的,到时候他们一人吐口唾沫都能把咱们淹死,咱们何必自找苦吃呢。” 三驴子听周建涛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害怕了,虽然打架对于三驴子来说是家常便饭,可是让他们这三十几个人跟全麻家村的人打,那等于找死。 三驴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么从酒厂里出来的工人,说:“那可咋办啊?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咱们要是认怂了的话,以后传出去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