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582章 一物降一物 - 山村如此多娇

134.第582章 一物降一物

[第2章正文] 第582节第582章一物降一物 吃饭的时候,秦俊鸟和范学成随便聊了几句,不过两个人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范学成早就知道秦俊鸟对他没有一丝好感,所以跟秦俊鸟说话的时候格外小心,尽量不和秦俊鸟发生言语上的冲突,毕竟他以后还要在秦俊鸟的手底下工作,没人愿意跟自己的老板闹别扭。 秦俊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当然他也不是一个肚量大到可以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让人的人,尽管他的身边有很多女人,可是陆雪霏在他的心中的分量跟别的女人不一样,陆雪霏在他心中的地位仅次于苏秋月,甚至连廖小珠都没法跟陆雪霏相提并论。 吃完饭后,秦俊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到办公室来了,办公室的桌面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窗台上的几盆花的叶子也因为多日没有浇水而变得枯黄,眼看着就要旱死了。 陆雪霏以前一有工夫就会帮他打扫办公室的,看来她这些天忙得够呛,连给他打扫办公室的时间抽不出来,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她要管理这么大的一个酒厂,厂里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肩膀上,她几乎是从早忙到晚,哪还有多余的时间干别的事情。 秦俊鸟走到窗台前拿起一块干净的抹布,他刚要去擦办公桌上的灰尘,就在这时陆雪霏推门走了进来。 秦俊鸟把手里的抹布扔在办公室上,笑着说:“雪霏,你找我有啥事情啊?” 陆雪霏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范学成的事情,范学成到酒厂来上班也有些日子了,你看该让他担任啥职务比较合适呢。”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些天我都不在厂里,也不知道范学成的工作能力到底咋样,你觉得该让范学成担任啥职务比较合适呢?” 陆雪霏说:“我看就让他当副厂长吧,让他负责市场销售这方面。”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他是个新人,刚来厂里不久,要是现在让他当副厂长的话,我就怕厂里的人不服啊。” 陆雪霏笑了笑,说:“不会的,你到车间里去问问那些工人就知道了,范学成来厂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大家对他都非常佩服,如果让他当副厂长,厂里人绝对不会说二话的。” 秦俊鸟说:“看来厂里人对范学成倒是挺认可的。” 陆雪霏说:“范学成这些天在厂里的工作表现我在电话里都跟你说了,他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像他这样的人就该得到重用。” 秦俊鸟虽然打心眼里不太愿意让范学成当这个副厂长,可是陆雪霏极力推荐他,他又不好不同意,他说:“那好吧,就先让他干一段时间试试。” 陆雪霏高兴地说:“我就去把升任副厂长的事情告诉范学成。” 陆雪霏说完快步走了秦俊鸟的办公室去找范学成了,秦俊鸟看到陆雪霏眉开眼笑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范学成当了副厂长,她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吗。 范学成的到来让秦俊鸟如坐针毡,他有种深深的危机感,他觉得他和陆雪霏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他想尽快跟陆雪霏结婚,否则夜长梦多,可是他跟苏秋月之间在法律上还是夫妻关系,如果他找不到苏秋月,就不能跟她办离婚手续,那他和陆雪霏就不可能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他和陆雪霏之间始终都横着一个苏秋月,如果不把苏秋月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他和陆雪霏就只能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 可是苏秋月跟她爸妈都断了联系,现在可以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秦俊鸟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一点儿关于她的消息都没有。 秦俊鸟前脚刚回到一分厂,二分厂那边就出事了,事情是因为麻素格而起。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道是谁把麻素格住在二分厂里的事情说了出去,周建涛得到消息后带人来到了二分厂,他这一次带了几十个人来,气势汹汹的,要不是苏秋林带着厂里的工人拦着,他就带人冲到厂里把麻素格和孩子抢走了。 事情紧急,许志光连忙给秦俊鸟打了电话,秦俊鸟得到消息后急忙回到了二分厂。 秦俊鸟来到二分厂的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周建涛带着人正要往厂里硬闯,苏秋林和一群工人堵在大门口不让周建涛他们进厂,双方的手里都拿着家伙,横眉怒目地瞪着对方,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 秦俊鸟这时大喊了一声:“周建涛,你想干啥?” 周建涛听到秦俊鸟的声音,急忙回过头来,牛气冲天地说:“秦俊鸟,你快把我媳妇和孩子交出来,不然我的话我把你的酒厂拆了。”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周建涛,你还要不要脸,麻素格早就跟你离婚了,她现在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快带人离开这里,不然的话有你的好果子吃。” 周建涛当然不会被秦俊鸟吓住了,他现在可是人多势众,秦俊鸟大致数了一下,周建涛这次带来了三十多人,这些人都是一些喜欢打架斗殴的小混混的,而且在人群中秦俊鸟还看到了汤大炮的手下三驴子,还有几个人好像是赵德旺的手下。 周建涛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点儿,这是我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最好别插手,我今天非要把麻素格和孩子带走不可,谁要是敢拦着,我就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 秦俊鸟说:“周建涛,你别为带了这么多人来,我就怕你,你要是敢踏进酒厂半步,我让你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周建涛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妈的,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挨打是啥滋味。” 周建涛的话音刚落,忽然从秦俊鸟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怒吼声:“周建涛,你这个王八蛋,你想干啥,这里是麻家村,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周建涛听到这个男人的怒吼声,身子顿时一颤,脸色大变,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这个怒吼的男人就是麻有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