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逼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8章 逼债

苏秋月笑着说:“还是城里好,啥稀奇的东西都有。” 石凤凰从秦俊鸟的手里拿过几个色彩不同的纸袋,纸袋里面装着新衣服,她说:“秋月,这是我给你买的几件衣服,你拿着。” 苏秋月说:“凤凰姐,我咋能让你花钱给我买衣服,这些衣服我不能要。” 石凤凰笑着说:“咋了,你不要我买的衣服,是不是嫌我买的衣服不好啊。” 苏秋月急忙说:“凤凰姐,你别多心,我不是那个意思。” 石凤凰把几个纸袋硬塞到苏秋月的手里,说:“既然你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就收下。” 苏秋月无奈,只好收下石凤凰给她买的衣服。 石凤凰接着又说:“这几件衣服是按照我的身量买的,也不知道你穿着合适不合适,要不你穿着试一试。” 苏秋月说:“凤凰姐,不用试了,你买的衣服一定合身。” 石凤凰伸手在苏秋月的身上比划了几下,又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几下,说:“你和我的身条差不多,我穿着合身的衣服,你穿着也应该差不多。” 苏秋月说:“凤凰姐,你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一定要在家里多住几天。” 石凤凰说:“我一定多住上几天,不过就怕我住时间长了,你们该烦我了。” 苏秋月笑了笑,说:“凤凰姐,你能家里多住几天我们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们咋会烦你呢。” 秦俊鸟说:“是啊,凤凰姐,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石凤凰说:“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们的家,你们小两口过得好好的,我可不想当你们的电灯泡。” 秦俊鸟和苏秋月都被她说得低下了头,石凤凰看着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着说:“家里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有啥需要我帮忙的你们尽管说?” 苏秋月说:“凤凰姐,家里过年的东西都备齐了,再说你难得能回来跟我们们一起过年,我们们咋能让你干活呢。” 石凤凰说:“我又不是啥外人,跟我不用客气,要是有啥用我帮忙的,你就直说。” 苏秋月说:“凤凰姐,要不一会儿你帮我包饺子吧。” 石凤凰高兴地说:“好啊,我好久都没吃咱们村里的饺子了,薄皮大馅,一吃起来满嘴流油,那才叫香呢。” 苏秋月说:“那我们们多包一些,让你吃个够,我这就去弄饺子馅。” 苏秋月和石凤凰说着就动手包起饺子来,秦俊鸟不会包饺子,帮不上什么忙,就拿起斧头去劈木头了,他得把过年这几天的烧火用的木头准备好了。 秦俊鸟劈了一会儿木头,额头上累得沁出了汗珠,他抬起胳膊用衣袖在额头上擦了擦,这个时候廖小珠急匆匆地走进了他家的院子。 秦俊鸟一看是廖小珠来了,笑着说:“小珠来了。” 廖小珠向四处看了几眼,压低声音说:“俊鸟,我有事儿要跟你说,我们们找个没人的地方。”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斧子,愣了一下,说:“小珠,你啥事儿就在这说吧。” 廖小珠说:“我要说的是我姐的事情,不能让外人听到。” 秦俊鸟问:“你姐咋了?” 廖小珠说:“你先别问那么多,我们们换个地方说这事儿。”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好吧,我们们就去村口的树林里边说吧。” 秦俊鸟和廖小珠出了秦俊鸟家,向村口的树林走去。 两个人刚进了树林,廖小珠就愁眉苦脸地说:“俊鸟,不好了,我爸要把我姐给卖了。” 秦俊鸟惊讶地看着廖小珠,说:“你说啥,你爸要把你姐给卖了,这都啥年月了,卖人可是犯法的事情。” 廖小珠说:“我说的卖不是你说的那种卖。”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些糊涂地说:“这卖人还是能是哪种卖,我咋听不明白你说的话呢。” 廖小珠气哼哼地说:“还不是我爸造的孽,前两天他在东湖村赌钱赌赢了,欠了东湖村赵德旺两万多块的赌债。这几天赵德旺堵在我家门口跟我爸要钱,我爸根本拿不出钱来,那个赵德旺就提出来让我姐给他当媳妇抵我爸欠他的债。” 秦俊鸟一听有些火了,说:“你说啥,那个赵德旺要让大珠给他当媳妇,这个赵德旺我听说过,他以前可是一个强奸犯,在大狱里蹲了好几年才放出来,大珠要是给他当了媳妇,那这辈子可就全毁了。” 廖小珠苦着脸说:“谁说不是呢,可是那个赵德旺天天来我家,还说我爸要是再不还他的钱,他就去法院告我爸,让我爸去蹲大狱。” 秦俊鸟冷静地想了一下,说:“你爸答应那个赵德旺没有?” 廖小珠说:“还没有答应,不过我爸跟那个赵德旺说,要是他不要那两万块钱赌债,再给我爸三万块钱的彩礼钱,我爸就同意把我姐嫁给他。” 秦俊鸟冷笑着说:“听你这么说,你爸还真是在卖女儿,他咋能这么干呢,大珠好歹也是他亲生的女儿,他的心咋就那么狠呢。” 廖小珠说:“自从我爸知道了我姐和家厚的事情后,他就不让我姐跟家厚来往了,他还把我姐锁在了屋子里不让她出门,我姐还不知道我爸要把她嫁给赵德旺的事情呢。我听说了以后就马上过来告诉你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那个赵德旺答应给你爸三万块的彩礼钱没有?” 廖小珠说:“赵德旺嫌我爸要的钱多,他说就给我爸两万,两个人还没有谈拢。” 秦俊鸟说:“你爸和那个赵德旺现在还在你家里吗?” 廖小珠说:“没有,他们两个人去赵德旺家掰扯彩礼钱的事情去了。” 秦俊鸟说:“事情紧急,你赶紧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你姐,然后想办法把你姐从屋子里弄出来。” 廖小珠点头说:“我这就回家去把事情全都告诉她。” 秦俊鸟说:“你把你姐从屋子里弄出来后直接去秦家厚家,我现在就去找秦家厚商量这事儿该咋办。” 廖小珠说:“我知道了,你快去吧,我随后就跟我姐去他家。” 廖小珠说完向村子里跑去,秦俊鸟也快步向栗子沟村走去。 到了秦家厚家的门口,秦俊鸟看到秦家厚正站在院子里,他右手拿着一把菜刀,左手拎着一只红公鸡,正准备要杀鸡。 秦俊鸟走了进去,说:“家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秦家厚笑着说:“俊鸟叔,你咋来了,你等我一下,我先把这只公鸡杀了,一会儿我把鸡炖上,咱俩边吃边说。” 秦俊鸟一皱眉头,说:“家厚,你先把鸡放下,事情紧急,我必须现在就跟你说。” 秦家厚一看秦俊鸟着急的样子,把公鸡扔到一边,走到秦俊鸟的面前,问:“俊鸟叔出啥事儿了?” 秦俊鸟说:“家厚啊,你听我说,大珠他爸要把她嫁给东湖村的赵德旺,两个人现在正在为彩礼钱讨价还价呢,你和大珠的事情不能拖了。” 秦家厚一听脸色大变,说:“俊鸟叔,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吓唬我的吧?”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吓唬你呢,我让小珠想办法把大珠弄出来,她们一会儿就能来你家。” 秦家厚一时也没了主意,发愁说:“俊鸟叔,现在该咋办呀,大珠就是来我家了也不是办法呀,我们们两个人没名没分的,她爸早晚得找上门来。” 秦俊鸟想了想,说:“要不这样,你带着大珠先出去躲一躲。” 秦家厚说:“我们们躲到哪儿去啊?” 秦俊鸟说:“你不是经常去县城吗,你就带着大珠去县城里躲一躲。” 秦家厚想了一下,觉得秦俊鸟说的也是个办法,点头说:“好吧,我听你的俊鸟叔,我在县城里有几个做生意时认识的朋友,我带大珠去找他们。” 秦俊鸟说:“事到如今你先带着大珠躲几天,然后我们们再慢慢地想办法。” 秦家厚说:“也就只能这样了。” 没过多久,廖小珠和廖大珠气喘吁吁地跑进了秦家厚家的院子,秦家厚一看廖大珠来了,急忙上前去拉住她的手,关切地问:“大珠,你没啥事儿吧?” 廖大珠喘着气说:“我好着呢。” 秦家厚说:“大珠,你把要把你嫁给赵德旺,这事儿你是咋想的。” 廖大珠说:“我心里是咋想的你还不知道吗,我辈子除了你谁都不会嫁的。” 秦家厚听完激动地说:“大珠,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跟我走吧,我们们去县城躲几天。” 廖大珠看了一眼廖小珠,担忧地说:“我要是走了,小珠可咋办啊?” 廖小珠说:“姐,这都啥时候了,你就不要管我了,我爸他不能把我咋样的。” 廖大珠一咬牙,下定决心说:“好吧,家厚,我们们就去县城躲一躲。” 廖小珠说:“姐,你们快走,别耽搁了,要是让我爸发现了,你们就走不了了。” 秦俊鸟说:“是啊,事不宜迟,你们两个马上走。” 秦家厚说:“我去收拾东西。” 秦俊鸟拦住他说:“家厚,东西不要收拾了,多拿一些钱就够了。” 秦家厚说:“我这就去拿钱。” 秦家厚的爸妈跟他的大哥住在一个院子,他也来不及跟他们打招呼了,他进屋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揣在身上,然后带着廖大珠一起出了村子。去分享

上一篇   第57章 成交

下一篇   第59章 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