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成交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7章 成交

秦俊鸟听完丁七巧的话后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这是丁七巧心里的痛处,以后能不提她男人的事情还是不提的好。 秦俊鸟看着丁七巧一副悲伤的样子,不想让她再沉浸在过去的痛苦回忆中,他换了个话题,说:“七巧,你说那个姓刘的人真的能回来吗?” 丁七巧自信地说:“他肯定会回来的,这些生意人比猴都精,有利可图的事情他是不会放过的。” 秦俊鸟说:“这个姓刘的可真有心计,心里明明想买你家的房子,表面上还装出一副嫌价钱高的样子,而且装得比电影里那些演员演得还像。” 丁七巧笑着说:“你没听人说吗,商场如战场,虽说是一买一卖,看起来非常简单,可这里边的学问大着呢。” 秦俊鸟点头说:“是啊,还是七巧姐你脑子灵,这要是换了我,还真被那个姓刘的人给唬住了。” 丁七巧走到饭桌前坐下,拿起碗筷说:“俊鸟,快吃饭吧,再不吃菜就凉了,等我们们吃饱了才有精神对付那个刘道恒。” “中。”秦俊鸟坐下来,拿起碗筷大口地往嘴里扒饭,很快就吃了三大碗饭,丁七巧做的四个菜一多半都进了他的肚子。 丁七巧看着秦俊鸟狼吞虎咽的样子,开心地笑着,不时地还给他夹菜。 吃过饭后,秦俊鸟在丁七巧的家里随便转了转。丁七巧把碗筷收拾了一下,然后拿到厨房去洗干净。 这个时候,院子的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小汽车的轰鸣声,一个黑色的小轿车缓缓地停在了门口。 车门一开,上午跟刘道恒一起来的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车下来,他的手里还领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 果然被丁七巧说中了,这才刚刚过了中午,刘道恒就绷不住了,十五万的价钱看来他是认可了。不过刘道恒并没有来,来的只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个人。 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表情轻蔑地看了秦俊鸟一眼,说:“请问,丁小姐在吗?我来跟她谈房子的事情。” 秦俊鸟一看就知道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是个狗眼看人低的势利眼,他没好气地说:“在。” 丁七巧这时闻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一看是三十多岁的男人,笑着说:“你好。” 三十多岁的男人冲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说:“你好,丁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吴,是刘总的秘书,你叫我吴秘书就好了。” 丁七巧明知故问地说:“请问吴秘书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吴秘书笑着说:“丁小姐,我是代表刘总来跟你谈房子的事情,你之前要的十五万的价格刘总同意了,我把房款也带来了,你看我们们现在是不是把协议给签了。” 丁七巧淡淡一笑,说:“好啊,看来你们刘总还是识货的,他买我这个房子是稳赚不赔的。” 丁七巧跟吴秘书签了协议,吴秘书把黑色的手提箱打开,里面装满了一叠叠的面值百元的钞票,他说:“丁小姐,这是十五万元的现金,请你清点一下。” 丁七巧接过手提箱,在秦俊鸟的帮助下把钱清点了一下,手提箱里的钱正好是十五万元,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吴秘书看着秦俊鸟和丁七巧把钱清点完,说:“丁小姐,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明天我带人来接收房子。” 丁七巧说:“我没有什么问题了,家里的家具和物品我会处li的。你明天就带人来接收吧。” 吴秘书说:“那就这样,再见。” 吴秘书走到大门口上了小轿车,小轿车随即发动,一溜烟地开走了。 丁七巧把家里的东西清理了一下,该卖的东西都拉到废品收购站卖了,而她父母的遗物她干脆全都烧了。处li完家里的东西后,丁七巧和秦俊鸟趁着天还没有黑返回了龙王庙村。 丁七巧虽然有了这十五万的现金,可是要想开酒厂的话至少得三十万,在资金上还有十五万的缺口,而这十五万就要靠贷款了,丁七巧知道要想拿到贷款,还得在牛红旗的身下下功夫。 过年的前一天中午,秦家厚忽然来找秦俊鸟,一进屋他就哭丧着脸对秦俊鸟说:“俊鸟叔,你得帮帮我。” 秦俊鸟看着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问:“家厚,你这是咋了,遇到啥难事儿了。” 秦家厚说:“俊鸟叔,我听你的话,去找冯寡妇帮我到大珠家提亲,可是谁知道大珠她爸说啥也不同意我和大珠的婚事,还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我死了那条心。” 秦俊鸟一听秦家厚的话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给秦家厚出的主意竟然不管用。当初他之所以让秦家厚去找冯寡妇,是因为他知道廖金宝一直在打冯寡妇的主意,廖金宝虽然是个赌鬼,可毕竟也是个男人,他老婆死了那么多年他早就想再找一个女人了,不过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哪个女人能愿意嫁给一个赌鬼自己往火坑里跳呢。自从冯寡妇的男人死了之后,廖金宝就对冯寡妇动了心思,冯寡妇年轻长得又好看,那些有媳妇的男人见了她都眼睛发直,就跟别说廖金宝一个独守空房的老光棍了。 为了讨冯寡妇的欢心,廖金宝又是给冯寡妇买衣服又是给她买好吃的东西,可是无论他给冯寡妇买什么,冯寡妇统统都给他送了回去,冯寡妇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看上廖金宝这样的老赌鬼呢,她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廖金宝一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廖金宝一看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渐渐地也就对冯寡妇死了心了。 给廖大珠提亲的事情,冯寡妇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秦俊鸟原本以为只要冯寡妇一出面,肯定会马到功成。没想到廖金宝居然连冯寡妇的面子都不给,看来他铁了心不同意这门婚事了。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这事情可就难办了,大珠在家吗?你去把她找来,我们们好好地商量一下你们俩的事情。” 秦家厚无奈地说:“大珠出不来了,她爸听说了我和她的事情之后,就把她锁在了屋子里,不准她出家门半步,还说她要是再敢跟我来往,就把她的腿打断。”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家厚,你先别着急,我们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秦家厚急躁地说:“我现在想不出啥办法了,要是廖金宝不答应的话,我就只能去他家里把大珠抢出来了。” 秦俊鸟安抚他说:“家厚,你先冷静冷静,我看这事儿你还得去找冯寡妇。” 秦家厚说:“俊鸟叔,廖金宝根本不听她的,我还找她有啥用啊。” 秦俊鸟说:“家厚,这次去找冯寡妇你可得给她送些值钱的硬通货,你不舍得下本钱,冯寡妇是不会卖力气帮你说话的。” 秦家厚点头说:“俊鸟叔,我听你的,过了年我就去县城买女人最喜欢的金银首饰。” 秦俊鸟叮嘱他说:“家厚,记住一定要买好东西,不要怕花钱,你要想娶大珠进门,就得豁得出去。” 秦家厚说:“俊鸟叔,我记住了。” 秦俊鸟把秦家厚送到大门口,看着他走远了,转身刚想进院子,他忽然看到石凤凰手里拎着许多东西向他走来。 秦俊鸟一看是石凤凰,急忙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笑着说:“凤凰姐,你咋回来了。” 石凤凰笑着说:“我一个人在城里过年没啥意思,想回来跟你们一起过年,就是不知道你和你媳妇欢迎不欢迎我。” 秦俊鸟高兴地说:“欢迎,当然欢迎了。” 秦俊鸟和石凤凰一起走进了家门,苏秋月正在厨房里准备过年的东西,她一看石凤凰走了进来,愣了一下,她以前没有见过石凤凰,只是听秦俊鸟说起过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石凤凰。 秦俊鸟说:“秋月,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凤凰姐,你还愣着干啥,快给凤凰姐拿瓜子和糖啊。” 苏秋月一听说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石凤凰,甜甜地一笑,说:“凤凰姐,快到屋里坐。” 石凤凰笑着打量了苏秋月几眼,拉着她的手说:“我早就听说俊鸟娶个一个漂亮的媳妇,今天这么一看,何止是漂亮,简直就跟天上的仙女下凡一样。” 苏秋月被石凤凰夸得脸一红,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凤凰姐,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石凤凰说:“俊鸟娶了你这样一个好媳妇,我真是替他高兴。” 苏秋月把石凤凰让进了屋子,又是给她抓瓜子又是给她拿糖的,对她非常热情。因为都是女人,所以两个人一见面就说个不停,就好像跟老朋友见面一样,倒是把秦俊鸟冷落在了一边。 石凤凰越看苏秋月越是喜欢,伸手在苏秋月白嫩的脸蛋上轻轻地摸了一下,问:“秋月,你这脸蛋摸啥好东西了,咋跟那煮熟了的鸡蛋清一样又光又滑的。” 苏秋月说:“我一个山里女人能摸啥好东西,就是洗完脸的时候抹一些从乡里买来的雪花膏。” 石凤凰羡慕地说:“你的皮肤可真好,比起那些城里天天摸高档护肤品的女人还好。” 苏秋月好奇地问:“凤凰姐,护肤品是啥东西啊?” 石凤凰笑着说:“护肤品就是用来保护女人的肉皮的东西,抹上之后能让女人的肉皮变得白嫩光滑。”去分享

上一篇   第56章 抱着真好

下一篇   第58章 逼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