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可怜的女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69章 可怜的女人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是没看过那种录像,你要是看过了就知道了,录像带里边的男人和女人疯着呢,弄起那种事情来可花哨了。” 潘桂芳说:“我可不看那种录像带,我怕脏了眼睛。” 郭芍药说:“桂芳姐,看那种录像虽然不是光彩的事情,可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现在很多人都在看这种录像带,而且好多都是夫妻两个人在一起看呢。” 潘桂芳说:“咱们别说录像带的事情了,还是说说雪苹和那个男人吧,雪苹她和那个男人除了看录像还干啥了?” 郭芍药说:“我还看到那个男人亲了雪苹,还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的。” 潘桂芳说:“芍药,你就没清楚那个男人长得啥样吗?” 郭芍药说:“当时雪苹和那个男人是背对着我,我看不到那个男人的正脸,不过我看那个男人的背影觉得挺眼熟的,我在窗外偷看了一会儿,两个人看录像正看得起劲,根本不知道我站在外边,我当时脑袋疼的厉害,想到别人家去看看有没有药,就在我要走的时候那个男人忽然回过头来向窗外看了一眼,我怕被那个男人发现了,就急忙蹲下身来,不过就在我往下蹲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男人的半边脸。” 潘桂芳睁大眼了眼睛,说:“芍药,那个男人是谁啊?你看清楚他的长相了吗?” 郭芍药说:“看清楚了,你猜跟雪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我保证你做梦都想不到。” 潘桂芳急切地说:“芍药,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你就快告诉我吧。” 郭芍药说:“那个男人就是咱们村里的耿老四,我虽然只是看到了他的半边脸,不过我敢肯定那个男人就是耿老四。” 潘桂芳有些意外地说:“你说啥?你说那个男人是耿老四。” 郭芍药点了一下头,说:“没错,那个男人是咱们村里杀猪的耿老四。” 潘桂芳有些不太相信地说:“雪苹咋会跟耿老四在一起呢,这不太可能吧,雪苹以前跟我说过,她最看不起耿老四那种人了。” 郭芍药笑了笑,说:“桂芳姐,你可别小看了耿老四,他现在可是咸鱼翻身了,耿老四这几年在县城挣了大钱了,你没听城里人说吗,这年月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说的就是耿老四这种人。” 潘桂芳说:“就算耿老四有钱了,可就他那个臭德行,雪苹以前从来都不拿正眼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她现在反倒跟耿老四好上了,这也有些太出人意料了。” 郭芍药说:“桂芳姐,这就叫有钱能使鬼推磨,雪苹还不是看上了耿老四腰包的里的钞票了吗,这男人就算再丑再招人烦,可是只要有了钱就不一样了,雪苹以前看不上耿老四,那是因为耿老四长的丑,而且还是个穷光蛋,现在的耿老四可是一个有钱的老板了,雪苹她当然要另眼相看了。” 潘桂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耿老四是村里长得最丑的男人,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村里的女人见了他都绕着走,躲他就像躲瘟神一样,生怕看到他之后晚上做噩梦,她没想到雪苹会竟然跟耿老四这个丑八怪搞到一起去。 潘桂芳说:“雪苹她就算想替她男人还债,被逼无奈,可她用不着找耿老四那种男人啊,雪苹又不是又老又丑没人要的女人,就凭雪苹的模样,想找个有钱又耐看的男人也不是啥难事儿,她用不着这样糟践自己啊。”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也不想想,雪苹虽说不丑,可也算不上有多好看,再说了这女人一结了婚就不值钱了,那些有钱的男人都喜欢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没几个人愿意找雪苹这种家庭妇女,也就是耿老四那种男人舍得在雪苹的身上花钱。” 潘桂芳叹了口气,说:“现在想想雪苹也真够可怜的,连耿老四那种男人她都跟,她那个败家男人真是把她给害苦了。” 郭芍药说:“桂芳姐,这些事情你知道我知道就好了,你可千万不能跟外人说。” 潘桂芳说“芍药,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外人说的。”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你家新垒了院墙,垒院墙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潘桂芳说:“是啊,多亏我这个表弟了,垒院墙的钱是他出的,我一分钱都没拿。”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这个表弟对你可真好啊,可惜他已经结婚了,他要是没结婚的话,我肯定把他抢到手。” 潘桂芳说:“芍药,你就别打我表弟的主意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到别的男人的身上吧。”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表弟的媳妇长得啥样啊?” 潘桂芳顺嘴编了一个瞎话说:“他的媳妇我也没见过,不过听人说他的媳妇可漂亮了。”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没来你家的这几天,那个韩二明还来缠着你吗?” 潘桂芳说:“我表弟已经跟那个韩二明说好了,他以后不会再来我家了。” 郭芍药说:“真的啊?你表弟跟那个韩二明咋说的,那个韩二明连村长都不怕,他咋会乖乖地听你表弟的话呢?” 潘桂芳说:“这就是我表弟的能耐,别人拿我韩二明没办法,我表弟就有办法对付他。”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跟我说说,你表弟到底用了啥办法?” 潘桂芳说:“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 郭芍药说:“你为啥不能告诉我?咱们俩可是最好的姐妹,平时我有啥心里话都跟你说,你对我咋还藏着掖着的。” 潘桂芳说:“芍药,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表弟不让我跟外人说。” 郭芍药说:“你现在就是告诉我了,你表弟也不知道,你咋这么死心眼呢。” 潘桂芳说:“这可不成,我说话得算话,做人可不能两面三刀。” 郭芍药撅起嘴说:“你不告诉我拉倒,一会儿我去问你表弟。” 潘桂芳说:“你就是去问他,他也不会告诉你的,你就别白费力气了。” 郭芍药说:“这可说不准,万一你的表弟觉得我人不错,就把啥都告诉我了呢。”

上一篇   第568章替男人还债

下一篇   第570章 灯灭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