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抱着真好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6章 抱着真好

四十多岁的男人笑着说:“丁小姐,你好,我是我来看房子的。” 丁七巧打量着男人说:“你好,你是刘先生吧。” 四十多岁的男人点头说:“没错,我就是刘道恒。” 丁七巧说:“刘先生,你先看看房子,然后我们们再谈价钱。” 刘道恒说:“那好,还得劳驾丁小姐你给带一下路。” 丁七巧说:“请刘先生跟我来吧。” 刘道恒跟着丁七巧进了老房子,丁七巧把房子的每间屋子都一一指给他看,刘道恒跟着丁七巧走马观花地把房子看了一遍。 看完房子后,丁七巧说:“刘先生,你对房子还满yi吗?” 刘道恒点点头,说:“丁小姐,这房子还算不错,我们们来谈谈价钱吧。” 丁七巧说:“刘先生,你打算出多少钱?” 刘道恒想了一下,说:“丁小姐,我给你十万怎么样?”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刘先生,你给的价格太低了,我希望你能拿出点儿诚意来。” 刘道恒说“丁小姐,我想听听你打算要多少钱?” 丁七巧想了想,说:“十五万。” 刘道恒笑了笑,说:“丁小姐,你要的价格太高了。” 丁七巧说:“刘先生,我要的价格一点也不高,这个房子究竟值多少钱,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如果我不是急等着用钱的话,十五万这个价钱我是不会卖的。” 刘道恒说:“丁小姐,我看这样吧,我们们各让一步,十二万五怎么样?” 丁七巧摇摇头说:“就十五万,一分都不能少。” 刘道恒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说:“丁小姐,你要是坚持不让步的话,那我们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丁七巧说:“刘先生,我可是很有诚意的,我要的价格非常合理,你要是觉得自己吃亏了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刘道恒一脸无奈地说:“丁小姐,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们们也就不用再谈了,我的时间很宝贵,我先走了。” 刘道恒说完带着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出了院子,丁七巧看着刘道恒和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一点也不着急,她转过头来问:“俊鸟,你喜欢吃啥?我一会儿做给你吃。” 秦俊鸟不解地说:“七巧姐,这房子那个姓刘的人都不买了,我们们还留在这里干啥呀,我们们趁早回村里吧。” 丁七巧笑着说:“俊鸟,你放心,这个刘道恒还会回来的。” 秦俊鸟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丁七巧,问:“七巧姐,你咋知道那个姓刘的还会回来,难道你像诸葛亮一样能掐会算不成。” 丁七巧说:“其实道理很简单,我家的房子至少值二十万,他要是买到手里的话,什么都不干,只要一转手就能净赚五万块。” 秦俊鸟一脸困惑地说:“听你这么说这可是捡便宜的事情,为啥那个姓刘的还要走啊?” 丁七巧说:“他是想压我的价,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个刘道恒是个老狐狸,不过他跟我玩这套把戏是找错人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那个姓刘的啥时候会回来啊?” 丁七巧说:“吃晚饭之前,他一定会回来的。” 秦俊鸟和丁七巧在她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两个人闲聊了几句,丁七巧看了一下时间,说:“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了,俊鸟你喜欢吃啥,我给你做。”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吃啥都行。” 丁七巧说:“啥叫吃啥都行,我身上有奶你吃不吃?” 秦俊鸟低下头去,红着脸说:“七巧姐,我知道你在跟我说笑呢。” 丁七巧说:“谁跟你说笑了,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可以给你吃,反正我有的是。” 秦俊鸟没想到丁七巧这么稳重的女人也会跟他开这种玩笑,他偷偷地看了丁七巧那高耸的胸脯一眼,小声说:“七巧姐,我是大人,我咋能吃那小孩吃的东西。” 丁七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我就是跟你开了个玩笑,看把你吓的那个样子。”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七巧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丁七巧说:“有啥开不得的,这里就你我两个人,就算我们们两个人咋样了,别人也不会知道的。” 秦俊鸟故意岔开话茬说:“七巧姐,你会做四喜丸子吗?” 丁七巧说:“会做,做丸子有啥难的,你要是想吃的话,我给你做就是了。” 秦俊鸟说:“我上次吃四喜丸子还是五年前我过生日的时候,你要是会做就太好了。” 丁七巧说:“俊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买菜给你做四喜丸子。” 丁七巧先去她家附近的菜市场买了菜和调料,然后在她家的厨房里做起了四喜丸子来,很快她就把一盘冒着热气的四喜丸子端上了饭桌。 秦俊鸟没想到丁七巧还真会做四喜丸子,其实他刚才也就是信口那么一说,没想到丁七巧还当了真。丁七巧不仅做了四喜丸子,还做了京酱肉丝,糖醋里脊和松鼠鳜鱼。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丁七巧笑着说:“这些菜都是我爸生前教给我做的,他说一个女人要是不会做菜的话,就不能当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 秦俊鸟说:“你爸说的没错,女人要是不会做饭的话,那还叫什么女人。” 丁七巧说:“谁说女人就一定得会做饭了,这都啥年月了,女人不会做饭也一样能活得好。” 秦俊鸟笑着说:“这不会做饭的女人和会做饭的女人要是让我选的话,我一定选会做饭的女人。” 丁七巧说:“那漂亮的女人和不漂亮的女人让你选的话,你选哪个?” 秦俊鸟想都没想就回答说:“当然是选漂亮的了,哪个男人愿意跟个丑八怪过一辈子。” 丁七巧看了秦俊鸟一眼,叹了口气说:“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看女人就喜欢看脸蛋,庸俗!” 秦俊鸟愣了一下,问:“七巧姐,你说啥‘叔’?” 丁七巧白了他一眼,说:“啥‘叔’也不是,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看着丁七巧,不知道她所说的“庸俗”到底是啥意思,不过他知道那肯定不是啥好话,至少不是用来夸人的。 秦俊鸟夹起一个四喜丸子,咬了一口,边吃边说:“香,这四喜丸子可真香。” 丁七巧一听秦俊鸟夸她菜做得香,笑了一下,说:“我做的菜有你媳妇做的香吗?” 秦俊鸟说:“我媳妇做的菜就跟猪食差不多,她哪能跟你比啊。” 丁七巧说:“这么说你就是天天吃着猪食过日子的了。” 秦俊鸟说:“是啊,我媳妇要是能有七巧姐你的一半手艺,我就知足了。” 丁七巧说:“俊鸟我听说你媳妇长得可漂亮了,可惜我来村里的时间短,没看到她长啥样,以后有机会我可要好好地看一看。” 秦俊鸟笑着说:“农村女人会过日子就行了,啥漂亮不漂亮的,七巧姐你要是想看她的话,哪天我把她带到梨子姐家,让你看个够。” 丁七巧说:“算了,我还是不看了,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最怕跟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在一起,一比就比成了老太婆了。” 秦俊鸟说:“啥老太婆,七巧姐,你现在年轻着呢。” 丁七巧说:“俊鸟,我知道你说这话是为了哄我开心,我这个年纪的女人就跟那已经谢了的花一样,没有几个人愿意看了。” 秦俊鸟说:“谁说没有人愿意看了,我就愿意看你。” 秦俊鸟说完这话,自知有些失言,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七巧姐,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还是有人愿意看你的。” 丁七巧笑了笑,看着秦俊鸟说:“你说你愿意看我,是真心话吗?” 秦俊鸟低下头去,避开丁七巧的目光,说:“当然是真心话。” 丁七巧说:“那你能抱抱我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七巧姐,这不太好吧。” 丁七巧有些伤感地说:“已经好久没有男人抱过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找个男人抱抱我。”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以后会找到好男人的。” 丁七巧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的胆子不会这么小吧,连抱我一下都不敢。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老虎。”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觉得丁七巧说的也有道理,他点头说:“好吧,七巧姐,我抱抱你。” 秦俊鸟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走到丁七巧的面前张开了双臂,丁七巧也站起身来,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秦俊鸟把丁七巧抱在怀里,丁七巧如小鸟依人一般把脸靠在秦俊鸟的胸膛上,脸上流露出一种娇羞的表情。 丁七巧闭着眼睛,微微喘着气说:“俊鸟,我真想就让你这么一直抱着我,永远也不放开。”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还年轻,以后你一定能找到一个好男人这么抱着你一辈子的。” 丁七巧叹了一口气,说:“俊鸟,我以后再也不会找男人了,我的心早就被伤透了。”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七巧姐,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问。” 丁七巧说:“你有什么要问的就直说吧。” 秦俊鸟说:“我要是问了,你可千万别生气。” 丁七巧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有什么话你可以尽管问。” 秦俊鸟松开了双手,不再抱着丁七巧,问:“你和你男人是怎么回事?” 丁七巧也从秦俊鸟的怀里走到一边,脸色暗淡地说:“我和他离婚了,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和他离婚了。” 秦俊鸟说:“你们为啥要离婚啊?” 丁七巧说:“因为他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她是我的亲妹妹。” 秦俊鸟愤愤不平地说:“你男人咋能这样呢,跟自己的小姨子胡搞,这不是乱伦吗,他就不怕天打雷劈啊。” 丁七巧伤心地说:“就因为这件事事情,我爸被活活地气死了,我妈在我爸死后不久受不了打击也死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卖掉这个房子的真正原因。我看到这个房子就会想起以前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想换一个新的环境,把过去所有的事情彻彻底底地都忘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55章 流出来了

下一篇   第57章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