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流出来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5章 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苏秋月慢慢地站起身来,她拿起毛巾在自己的屁股上和两腿间擦了起来,把屁股和两腿间的地方擦干后,苏秋月拿起放在小板凳上的裤衩,将毛巾铺在小板凳上,她坐到小板凳上把裤衩穿在身上,之后又穿上了衬裤。 秦俊鸟一看苏秋月开始穿衣服了,怕被她发现,急忙转身离开了小屋子的门口,小跑着回到了房间里。 秦俊鸟回到屋里钻进被窝没有多久,苏秋月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她看了秦俊鸟一眼,秦俊鸟正在闭着眼睛装睡,她以为秦俊鸟已经睡着了,就把电灯拉灭上炕睡觉了。 其实秦俊鸟根本就睡不着,他的脑子一直在想着苏秋月那白光光的屁股和双腿间的黑色地带,直到下半夜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本打算带着苏秋月早点回家,就快要过年了,他想回家准备一下好过年。 可是苏秋月的气还没有消,秦俊鸟好话说了一箩筐,苏秋月就是不跟他回家。秦俊鸟无奈之下只好跟她发了毒誓,说自己要是再碰她就让自己不得好死。苏秋月一看秦俊鸟都发了毒誓了,也就顺坡下下驴,同意跟他回家。 回到家里后,苏秋月对秦俊鸟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冷不热的,不过秦俊鸟也习惯了,要是苏秋月突然对他热情起来了,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晚上吃过饭后,秦俊鸟向村子里走去,他打算去找孟庆生,明天跟他再去趟乡里,把年货都置办齐了。 秦俊鸟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大甜梨从村口的小卖部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袋奶粉。 大甜梨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俊鸟,到我家里去坐坐吧,七巧刚才还在念叨你呢。”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说:“梨子姐,你别拿我寻开心了,我跟七巧才认识多长时间,她念叨我干啥。” 大甜梨说:“她念叨你当然为开酒厂的事情了,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秦俊鸟说:“我还没想好。” 大甜梨说:“俊鸟,让我说你啥好呢,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儿,你还犹豫啥嘛?”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知道这是好事儿,可我知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生来就不是开酒厂的料儿。” 大甜梨有些无奈地说:“你呀,就是个受穷的命,别人还没说你啥呢,你自己倒把自己看扁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在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好好地想一想,这不是啥小事情,我得慎重一些。” 大甜梨说:“那好,你慢慢想吧,现在先跟我去看看七巧。” 秦俊鸟跟着大甜梨去了她家,两个人进门时,丁七巧正坐在炕上,怀里抱着孩子,衣襟敞开着,露出两个沉甸甸的肉峰在给孩子喂奶。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走进来了,急忙把衣襟拉上将两个雪白的肉峰遮住,可是孩子的嘴正叼着她的肉峰,衣襟只能遮住肉峰的一少半,而白肉峰的一多半还是露在了外面,白花花的,看着都晃眼。 秦俊鸟看到这个情景脸一红,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了下去。 丁七巧有些尴尬地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小声说:“七巧姐,我来看看你。” 丁七巧说:“那你快坐吧。”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目光一直看着窗外,始终不敢去看丁七巧。 大甜梨走到的丁七巧的身边,看着她的孩子吃奶,她笑着说:“这个小东西,可真能吃。” 丁七巧的孩子看了大甜梨一眼,伸出小手护住了丁七巧的另一个肉峰,使劲地吸着丁七巧被他叼在嘴里的肉峰。 大甜梨伸手在孩子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打了一下,笑着说:“小东西,还知道护食,我不跟你抢。” 丁七巧问:“梨子,奶粉买来了吗?” 大甜梨把手里的奶粉放到丁七巧的身边,说:“给你,买来了。” 丁七巧又给孩子喂了一会儿奶,孩子吃饱了之后就睡了。 丁七巧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到炕上,然后把自己的衣襟拉好,将扣子扣上。 丁七巧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明天去县城一趟,你能跟我一起去吗?” 秦俊鸟好奇地问:“七巧姐,你去县城干啥去啊?” 丁七巧说:“我在县城还有一套房子,我想把房子卖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为啥要卖房子啊?” 丁七巧说:“那套房子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我现在不在县城住了,那套房子留着也没有用,所以我打算把它卖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是为了筹钱开酒厂才卖房子的吧?” 丁七巧笑着说:“开酒厂只是一个原因,那套房子我早就想卖了,因为有事所以一直拖着没卖,这次正好有机会把它卖了。” 秦俊鸟看了大甜梨一眼,大甜梨说:“俊鸟,你就跟七巧去一趟县城吧,她那个房子早就该卖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秦俊鸟一听大甜梨这么说,点头说:“中,我们们明天啥时候动身去县城?” 丁七巧说:“我们们明天早点走,争取早去早回。” 秦俊鸟跟着丁七巧坐着早班车去了县城,丁七巧把孩子交给了大甜梨照顾,从村里到县城路途也不算近,丁七巧带着个孩子坐车不方便。 丁七巧的房子就在县城的城关一带,是一套独门独院的老房子,看样子房子已经有年头了,应该是解放以前盖的。 丁七巧掏出钥匙打开院门,一脸凝重地走进了院子,院子里铺满了一地落叶,秦俊鸟跟在丁七巧的身后走进了院子。 秦俊鸟看着院子里的老房子,有些惋惜地说:“七巧姐,这么好的一个院子,你为啥要卖了啊?” 丁七巧有些难过地说:“我之所以要卖了它,是因为我想把在这里的事情都忘了,我不想再回到这里,一回到这里我就会想起以前那些难过的事情。” 秦俊鸟看着丁七巧快要流泪的伤心样子,没有继续问下去,看来这个院子应该是丁七巧的伤心地,要不然她也不会把这么好的房子给卖了。 丁七巧跟买房子的人约好了上午十点见面,现在时间还早,丁七巧将房门打开,推门走了进去。秦俊鸟跟着也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家具和地板上落满了灰尘,看样子这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 丁七巧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到我的房间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点了点头,跟着丁七巧进了她的房间。房间虽然很长时间不住人了,不过屋子的气温还挺高,秦俊鸟伸手摸了摸暖气,暖气还是热的,看来房子一直都没有停止供暖。 丁七巧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拿起放在床头的一张全家福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可能是觉得有些热了,丁七巧把外套脱掉,她里面穿着一件淡黄色的紧身毛衣,她的一对丰满的肉峰高高地顶着毛衣。秦俊鸟看了一眼丁七巧的胸脯,无意间发现她胸前的毛衣湿了一片。 秦俊鸟指了指丁七巧的胸前,说:“七巧姐,你那里咋都弄湿了。” 秦俊鸟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他已经知道她那里是怎么弄湿的了,她正在哺乳期,正是奶水充足的时候,孩子又不在她的身边,奶水一旦多了,当然就要流出来了。 丁七巧的脸一红,把身子转过去,说:“俊鸟,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秦俊鸟说:“中,我这就出去。” 秦俊鸟快步走出了丁七巧的房间,他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的几棵枯黄的梧桐树出了一口气,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过了没多久,丁七巧在屋子里说:“俊鸟,你可以进来了。” 秦俊鸟又走进了丁七巧的房间,丁七巧已经换了一件红色的毛衣,她脱下来的那件淡黄色毛衣就放在床头。 秦俊鸟看到房间的窗台上还放着一杯乳白色的粘稠yè体,很像牛奶一类的东西,他记得他刚才进屋时窗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且装yè体的杯子给放在床头茶几上的两个杯子一摸一样,难道乳白色的yè体就是丁七巧挤出来的东西。 丁七巧说:“俊鸟,我听村里人说你媳妇是破鞋,这是真的吗?” 秦俊鸟说:“你别听村里人胡说,我媳妇是正经人,她要是破鞋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好女人了。” 丁七巧笑了笑,说:“这么说你媳妇是个好女人了。” 秦俊鸟说:“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个好女人,而且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 丁七巧说:“听你这么说,你应该非常喜欢你媳妇了。” 秦俊鸟说:“那是当然,我自己的媳妇我当然喜欢了。” 丁七巧刚要张嘴说话,这时院子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丁七巧丁小姐在家吗?” 丁七巧说:“在,你请进吧。” 丁七巧说完走出了房间,秦俊鸟也走了出去,两个人走到门口时,看到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向他们走来。 这两个男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两个人都穿得西装革履的,看样子都是体面人。 四十多岁的男人走在前面,三十多岁的男人恭恭敬敬地跟在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身后,看样子应该是他的秘书之类的人。去分享

下一篇   第56章 抱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