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赌场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35章赌场

三驴子带着几个小混混走了。 不过秦俊鸟却显得忧心忡忡的,一个赵德旺就不好对付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三驴子,而三驴子的背后是更难对付的汤大炮和吕建平。 看来二分厂已经让赵德旺和三驴子他们这些人给盯上了,二分厂以后肯定会麻烦不断,秦俊鸟知道要是不好好整治一下赵德旺和汤大炮他们这些人,二分厂以后就别想消停,这些人不把二分厂搅黄了是不会罢休的。 秦俊鸟决定给他们来个各个击破,他想先对赵德旺下手,跟汤大炮这个亡命徒相比,赵德旺的胆子比较小,虽然他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儿,可他有个弱点,那就是比较怕死,他不像汤大炮,汤大炮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也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 这天晚上,秦俊鸟跟许志光打了一声招呼,自己一个人去了赵德旺家。 赵德旺家就住在东湖村,近两年来他靠在家里设赌局赢了不少钱,十赌九骗,他赢的这些钱其实都是靠出老千骗来的,根本就不是靠运气赢来的。 秦俊鸟曾听好赌的廖金宝说过赵德旺家现在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赌场,一到了晚上就灯火通明的,十里八村爱赌钱的村民都往赵德旺家跑,甚至还有些远道而来的外乡外县的人到他家里赌钱。 赵德旺的家很好找,秦俊鸟早就听人说过赵德旺为了摆阔,花钱买了两个石狮子放在了家门口,所以只要找到石狮子就找到他家了。 秦俊鸟来到了赵德旺家的大门口,他看到院子里立着两根碗口粗的木杆,木杆上扯着电灯,电灯下摆放着三张桌子,十几个人正坐在桌旁稀里哗啦地搓着麻将。 就在这时有人在秦俊鸟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秦俊鸟急忙转过身去,只见廖金宝正笑呵呵地看着他。在这里遇到廖金宝也不是啥稀奇的事情,廖金宝是赵德旺家的常客,他这辈子嗜赌如命,一天三顿饭可以不吃,但少赌一把都不行,他一天不上赌桌就手痒痒。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也在啊。” 廖金宝说:“俊鸟,你咋跑这里来了?” 秦俊鸟说:“这里又不是阎王殿,我咋就不能来啊。” 廖金宝说:“你是来玩的吗?” 秦俊鸟说:“我听说赵德旺这里到了晚上挺热闹的,所以过来看看。” 廖金宝说:“俊鸟,这里可是喝人血的地方,我劝你还是离这里远点儿,你要是染上了赌瘾,弄不好会倾家荡产的。”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既然知道这赌钱的害处,为啥还往这里跑,你听我一句话,还是早点儿把赌戒了吧。” 廖金宝说:“我也想戒赌,可是我戒不掉,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秦俊鸟这时向院子里望了望,说:“金宝叔,这个赵德旺平时在家吗?” 廖金宝说:“赵德旺现在很少在家,他最近正忙着开矿山的事情呢,听说麻乡长的儿子麻铁杆也入了股,矿山是两个人合伙开的。” 秦俊鸟说:“开矿山的事情我也听人说了,看来这个赵德旺要发大财了。” 廖金宝说:“是啊,这个赵德旺当初跟我一样,也是一个穷光蛋,可是现在人家飞黄腾达了,腰包里装着大把的钞票,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秦俊鸟说:“金宝叔,我对赌钱这种事情不太懂,一会儿你可得教教我。” 廖金宝说:“俊鸟,你要是真想赌钱的话,就在前院玩,后院你就别去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后院为啥不能去啊?” 廖金宝笑了笑,话里有话地说:“后院不干净,你去了小心染上脏病。” 秦俊鸟有些听不懂廖金宝的话,他说:“金宝叔,后院到底为啥不能去啊,你跟我咋还卖关子啊,你有啥话直说好了。” 廖金宝说:“后院是男人找乐子的地方,这个赵德旺从南方找来了十来个姑娘,这些姑娘都是干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咱们这十里八乡的光棍汉,死了媳妇的男人要是想女人了,都到他这里来泻火,这些姑娘可抢手了,听说睡一次最少要一百块钱呢。”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说:“赵德旺咋连这种皮肉生意都做啊,真是缺了大德了,他就不怕将来遭报应啊。” 廖金宝说:“这年月只要能挣到钱,啥生意都有人做,这有啥大惊下怪的。” 秦俊鸟这时跟着廖金宝进了院子。赵德旺家的正房是三间大瓦房,正房的门口放着一把太师椅,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门口,他翘着二郎腿,嘴里抽着烟,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廖金宝冲着男人努努嘴,说:“这小子的外号叫裤衩子,是赵德旺最信任的兄弟,赌场上事情都是他在打理,这小子可是个心黑手辣的主儿,上次有个外乡人欠了一万块钱的赌债,这小子硬是把人家的一根手指给剁了下来。” 秦俊鸟说:“他这么干就不怕惊动了公安局的人啊,要是人家去法院告状,他这个赌场可就别想开下去了。” 廖金宝说:“听说赵德旺通过麻铁杆把麻乡长给买通了,有麻乡长给他撑腰,谁敢管啊,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官的更是怕惹事,没人愿意得罪麻乡长。” 秦俊鸟说:“麻乡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乡长,有啥了不起的,一个芝麻大点儿的小官,他也就敢在咱们棋盘乡横行霸道,到了外边他连个屁都不是。” 廖金宝说:“俊鸟,他当他的乡长,咱过咱的日子,咱跟他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他不欺负到咱的头上,他愿意咋横行霸道就咋横行霸道。”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平时到这里都玩些啥呀?” 廖金宝说:“我以前都是玩牌九,不过玩那个东西输赢太大,我现在改打麻将了。” 秦俊鸟说:“打麻将我也会,一会儿咱们玩几圈,今天你放开了玩,输钱算我的,赢钱算你的。” 廖金宝眉开眼笑地说:“俊鸟,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气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咱们找地方吧。”

上一篇   第534章三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