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宴无好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3章 宴无好宴

牛红旗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大甜梨一眼,背着手走进了雅间。 丁七巧说:“梨子,我看这个牛主任没安什么好心,你可要小心啊。” 大甜梨笑了笑,说:“七巧,你放心,像他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他不能把我怎么样。” 三个人在雅间里吃过饭后,大甜梨说:“我们们先找个地方住下,今天晚上我要好好会一会这个牛主任,我要看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丁七巧说:“梨子,你可千万不能大意,这个牛主任可不好对付。” 大甜梨说:“七巧,有我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一定帮你把贷款弄下来。” 三个人在信用社旁找了一个小旅店住了下来。到了下午信用社下班的时候,大甜梨让秦俊鸟和丁七巧在旅店里等消息,她一个人去了信用社的门口等牛红旗下班。 大甜梨在信用社的门口没等多久,牛红旗就夹着一个黑色手提包从信用社里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大甜梨一看牛红旗走了出来,笑着迎上去,说:“牛主任,你可算出来了,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牛红旗色迷迷地盯着大甜梨,说:“认识快一天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 大甜梨说:“我叫孟梨子,你就叫我梨子吧。” 牛红旗笑了一下,说:“嗯,梨子这个名字不错,听起来顺耳,跟你这个人也很相配。” 大甜梨知道牛红旗对她不怀好意,不过为了能给丁七巧弄到贷款她也能豁出去了,她冲着牛红旗抛了一个媚眼,说:“牛主任,你打算带我到什么好地方去啊?” 牛红旗说:“我家就在这附近,我们们到我家里去坐一坐怎么样?” 大甜梨说:“好啊,能到牛主任的家里去坐一坐,这可是我的荣幸啊。” 这时,又有几个人从信用社走了出来,看样子都是信用社的职工,牛红旗急忙给大甜梨使了个眼色,说:“你说的事情我们们正在研究,你再等一等吧。” 大甜梨马上会意说:“牛主任,这件事情你可得抓紧啊,我都来了好几趟了。” 牛红旗假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你先回去吧,这信用社的事情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等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的。” 大甜梨转身向信用社旁的一个商店走去,到了商店的门口她就停了下来。 信用社的职工们一看到牛红旗都主动过来跟他打招呼,牛红旗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向信用社对面的一个胡同里走去。 大甜梨随后也跟了上去。 牛红旗在一个黑色的大铁门前停了下来,大甜梨这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牛红旗忽然转过身来,盯着大甜梨高耸的胸脯,说:“你跟丁七巧是什么关系?” 大甜梨的眼珠转了一下,说:“我是她表姐。” “表姐?我看不太像。”牛红旗有些不太相信大甜梨的话。 大甜梨说:“你为啥说我们们不太像。” 牛红旗说:“那个丁七巧的脑子要是你的一半灵光的话,她的贷款早就批下来了。” 大甜梨笑着说:“我表妹就是个死脑筋,牛主任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牛红旗说:“想让我不往心里去很容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大甜梨看了一下牛红旗家的大门,说:“牛主任,你家嫂子在家吗?” 牛红旗掏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说:“她不在,她住在县城,她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来看我。” 大甜梨说:“那平时这家里你就一个人住啊,哎呦,没想到你们当领导的也过这种两地分居的苦日子。” 牛红旗推开大门,笑了一下,说:“啥苦不苦的,我早就习惯了,她不来我正好可以清静清静,每次她来都在我的耳边唠叨个没完,我都快要烦死了。” 大甜梨说:“你家嫂子长得漂亮吗?” 牛红旗说:“都一把年纪了,什么漂亮不漂亮的。” 牛红旗把大甜梨让进了院子,大甜梨向四处看了看,牛红旗家的院子不算太大,院子的中间是一个二层小楼。 牛红旗把小楼的房门打开,说:“你还没吃饭吧,我一会儿亲自下厨做几个拿手菜,我们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 大甜梨笑着说:“好啊,能吃上你牛主任亲手做的菜,这可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牛红旗说:“不过我这酒可不是白喝的,喝完酒了你得陪我跳舞。” 大甜梨爽快地说:“别说是陪牛主任你跳舞了,你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牛红旗说:“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我咋舍得让你去干那些事情呢,我牛红旗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怜香惜玉我还是懂的。” 大甜梨跟着牛红旗进了小楼,牛红旗让大甜梨在客厅里等着,他穿上围裙到厨房里忙活了起来。很快他就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大甜梨在客厅里就闻到了菜的香味。 大甜梨走到餐厅,看着满桌子的美酒佳肴,笑着说:“没想到牛主任做饭的手艺这么好,看来我今天是有口福了。” 牛红旗说:“你喜欢喝白酒还是啤酒?” 大甜梨说:“牛主任你喜欢喝什么酒我就喝什么酒。” 牛红旗说:“我喜欢喝白酒。” 大甜梨说:“那我也喝白酒。” 其实牛红旗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大甜梨一清二楚,他说喜欢喝白酒无非就是想灌醉大甜梨。 牛红旗去厨房里拿来了两瓶北京二锅头,他笑着说:“这两瓶酒是我的一个朋友去北京出差的时候给我带回来的,虽然这酒不值几个钱,不过喝起来还不错。” 大甜梨说:“我对酒没啥研究,牛主任你说喝啥就喝啥,我客随主便。” 牛红旗跟大甜梨面对面地坐了下来,牛红旗把酒瓶打开,给大甜梨到了满满一杯的二锅头,给大甜梨也倒了一杯。 牛红旗举起酒杯,说:“梨子,我敬你一杯。” 大甜梨也举起酒杯,说:“牛主任,咋能让你给我敬酒呢,应该是我先给你敬酒才对啊。” 牛红旗说:“咱们两个谁先给谁敬酒都一样,这是在我家里,又不是在信用社,你不用把我当成主任,你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好了。” 大甜梨说:“中,我听牛主任你的,把你当成朋友。” 牛红旗说:“你别总是一口一个牛主任的叫着,你就叫我的名字红旗好了,这样听起来亲切。” 大甜梨笑着说:“中,我听你的,我就不叫你牛主任了,叫你红旗。” 牛红旗说:“这就对了,来,我们们喝一杯。” 大甜梨和牛红旗碰了一下酒杯,牛红旗一扬脖把一杯二锅头全都喝光了,牛红旗喝完酒后把手里的被子倒了过来在大甜梨的眼前晃了晃,杯子里一滴酒都没有滴下来。 牛红旗得意地说:“梨子,怎么样,我可是一滴不剩地都喝了,你也该向我学习吧。” 大甜梨看了一下杯子里的酒,微笑着说:“那是当然,我也干了。” 大甜梨说完把杯子里的酒也喝光了,牛红旗又给她倒了一杯,说:“我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地跟别人喝酒了,今天我们们一定要喝他个一醉方休。” 大甜梨说:“牛主任你放心,今天我舍命陪君子了,你喝多少,我就陪着你喝多少。” 牛红旗忽然板着脸说:“你怎么还叫我牛主任?” 大甜梨急忙抽了自己的嘴一下,说:“你看我这张嘴太不长记性了,该打。” 牛红旗摆了摆手,笑着说:“打就免了,不过得罚酒一杯。” 大甜梨说:“红旗你说的对,该罚,该罚。” 大甜梨端起酒杯又喝了一杯酒,大甜梨的酒量虽然不错,可是这二锅头是烈性酒,酒精度数高,如果这么喝下去的话,她肯定得喝趴下不可。那样的话她可就上了牛红旗的当了,牛红旗就是想把她喝趴下,然后好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大甜梨的在喝酒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已经在想办法了,等酒喝完了,她已经有办法了。 大甜梨说:“红旗,我们们两个人就这么喝酒也没啥意思,你不是想要让我陪你跳舞吗?我们们两个人跳一曲怎么样?” 牛红旗说:“好啊,我去放音乐。我们们一边喝酒一边跳舞。” 牛红旗走到音响前,把电源接通,然后按下播放键,音响里传出了激昂动听的舞曲。 牛红旗笑呵呵地伸出一只手来,大甜梨把一只手搭在他的手上,两个人随着音乐的节奏跳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牛红旗还比较老实,两个人跳着跳着,牛红旗就现了原形,他把一只手慢慢地移到大甜梨的屁股上,在大甜梨的屁股蛋上用力地抓了一把。 大甜梨被他抓得一皱眉头,说:“你的手老实点,别乱摸。” 牛红旗说:“你的屁股可真软啊,摸起来真舒服。” 大甜梨说:“我可是正经人,你要是再敢使坏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牛红旗的手还是没有离开大甜梨的屁股,他又在大甜梨的屁股上揉了几下,说:“你别生气,我给你揉揉,让你也舒服舒服。”去分享

上一篇   第52章 巧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