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巧遇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2章 巧遇

秦俊鸟说:“小珠,天太冷了,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小心冻坏了。” 廖小珠说:“我不冷,只要你一直像这样摸我,我就不冷。” 秦俊鸟说:“小珠,听话,你要是冻病了可咋办,快把衣服穿上,别耍小孩子脾气。” 廖小珠说:“我不听,我就就喜欢你摸我,你要是不摸我,我就把衣服全都脱光了,让我冻死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前面不远处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而且这两个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近,估计两个人正在向他们走过来。 秦俊鸟着急地说:“小珠,快松手,有人来了,要是被人看见了,咱俩可就说不清楚了。” 廖小珠一看有人来了,只好松开秦俊鸟的手,把毛衣和衬衣拉了下来,又把外衣的衣扣给扣好。 秦俊鸟慌忙走到一边,跟廖小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被来人误会了。 说话的两个人这时已经走到了近前,秦俊鸟仔细听了一下,说话的两个人一个是孟庆生,另一个是他的媳妇。秦俊鸟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孟庆生的怀里还抱着孩子。 孟庆生和她的媳妇也看到了秦俊鸟和廖小珠,廖小珠先走过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她家的方向走去。 秦俊鸟一看廖小珠扔下他一个人回家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他笑着问:“庆生哥,都这么晚了,你和嫂子不睡觉,这是要干啥去啊。” 孟庆生说:“孩子病了,我和你嫂子带他栗子沟找大夫给瞧瞧。” 秦俊鸟说:“孩子得了啥病,严重不严重?” 孟庆生说:“就是有些发烧,估计没啥大事儿。” 秦俊鸟说:“庆生哥,孩子的事情可马虎不得,你和嫂子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孟庆生点头说:“我知道,我先去给孩子看病了。” 孟庆生抱着孩子和他媳妇向栗子沟的方向走去,廖小珠自己回家了,也不用秦俊鸟再送她了,秦俊鸟只好回家去了。 第二天,秦俊鸟吃完早饭后就去了苏秋月家,他想看一看她到底回家了没有。 秦俊鸟刚走到苏秋月家的大门口,就看到苏秋林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肩上挑着扁担,看样子是要去挑水。 苏秋林一看秦俊鸟来了,一脸严肃地说:“俊鸟,你和秋月咋了,我看秋月回来的时候好像不太高兴,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秋林哥,我咋敢欺负秋月啊,她是我媳妇,我疼她还来不及呢。” 苏秋林笑了一下,点头说:“你知道就好,要是让我知道你小子欺负秋月,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放心,我不会欺负秋月的。秋月在啥地方?我去看看她。” 苏秋林说:“你来的不巧,她跟梧桐去乡里买东西去了,你在家里坐一会儿,跟咱爸妈聊聊天,她们中午就能回来。” 秦俊鸟一听说苏秋月去乡里了,心里有些担忧起来,蒋新龙就在乡里开饭馆,她要是再遇上蒋新龙可咋办,秦俊鸟想到这里,说:“秋林哥,我不坐了,我去乡里接她们。” 苏秋林说:“她们才刚去的乡里,你去接她们也得中午的时候去,你现在去太早了。” 秦俊鸟说:“正好我顺便给咱爸妈买点东西,快过年了,我这个做女婿的也该向二位老人尽尽孝心。” 秦俊鸟不等苏秋林说话,已经转身向通往乡里的公路走去。 苏秋林看着秦俊鸟的背影无奈地说了句:“这个俊鸟比我还没有出息,有一会儿看不到自己的媳妇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秦俊鸟来到乡里时正好是集市上人最多的时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乡里的集市买年货。秦俊鸟在拥挤的人群里找个半天也没看到苏秋月和孟梧桐。这时有人在他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秦俊鸟回过头去,看到大甜梨站在她的身后,她的手里还拎着不少东西。 秦俊鸟笑着说:“梨子姐,你也来买东西啊?” 大甜梨说:“不光我来了,七巧也来了。”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丁七巧,说:“七巧姐也来了,我咋没看到她啊。” 大甜梨说:“她去办别的事情了,没有跟我在一起。” 秦俊鸟说:“七巧姐去办啥重要的事情去了?” 大甜梨说:“还能是啥重要的事情,还不是开酒厂的事情?”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咋了,梨子姐,开酒厂的事情遇到啥麻烦了?” 大甜梨说:“也没遇到啥麻烦,七巧手里的钱不够,她想在乡里的信用社贷款,可是她去了好几次了,那个信用社的牛主任就是不给她贷款。” 秦俊鸟说:“那咋办啊?” 大甜梨一脸无奈地说:“能咋办,七巧又去找他了,想在中午的时候请他吃顿饭,好好地摸一摸他的底。” 秦俊鸟皱了皱眉头,说:“没想到这开一个酒厂还有这么多说道。” 大甜梨看了一下时间,说:“走,我们们去信用社门口等她,她估计应该出来了。” 秦俊鸟只好暂时把找大苏秋月和孟梧桐的事情放一边,跟着大甜梨去信用社找丁七巧。 信用社就在乡派出所的旁边,秦俊鸟和大甜梨到了信用社的门口,正好看到丁七巧眉头紧锁地从信用社里面走出来。 秦俊鸟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贷款的事情八成没戏,大甜梨急忙问:“七巧,贷款的事情咋样了,那个牛主任咋说。” 丁七巧叹了一口气,说:“这个牛主任真是油盐不进,我好话说了一箩筐,就差给他下跪了,可他就是不买我的帐。” 大甜梨说:“那中午吃饭的事情他同意了没有?” 丁七巧摇摇头说:“他说中午要开个会没时间。” 大甜梨骂了句:“这个姓牛的王八蛋,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信用社的主任吗,还真把自己当成啥大干部了,摆啥臭架子。” 秦俊鸟这时说:“七巧姐,你别着急,事情总会有办法的。” 丁七巧一看秦俊鸟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咋也来了。” 秦俊鸟说:“我来买东西,正好遇到了梨子姐,她跟我说了你想贷款的事情,我跟她过来看看你。” 丁七巧说:“算了,不说贷款的事情了,我们们找个地方吃饭吧,跟那个牛主任费了半天的唾沫,我都饿了。” 大甜梨说:“我听说乡里新开了一个大饭馆,我们们就去那里吃吧。” 秦俊鸟一听大甜梨说要去蒋新龙开的饭馆去吃饭,说:“梨子姐,我不饿,你们去吃吧。” 丁七巧说:“我们们两个去吃饭,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喝西北风,我咋能干这样的事情呢。” 大甜梨说:“七巧说的没错,你要是真的不饿,就在旁边看着我们们吃。” 秦俊鸟被两个人硬拉着去了蒋新龙的饭馆。要说这蒋新龙开的饭馆在棋盘乡那可是首屈一指的,而且还取了个比较接地气的名字叫“棋盘乡大酒店”,尽管饭馆在规模上还达不到酒店的标准,不过在棋盘乡这个偏僻的地方也算是大酒店一个级别的了。 秦俊鸟跟在丁七巧和大甜梨的身后进了饭馆,还好蒋新龙并不在饭馆里,秦俊鸟跟他是死对头,两个人要是真的见了面,秦俊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甜梨要了一个雅间,三个人在一个女服务员的带领下刚走到雅间的门口,就看到一个挺着将军肚的胖男人从对面的洗手间里出来,迈着方步慢吞吞地走来。 丁七巧一看到这个胖男人,有些意外地说:“牛主任,真是太巧了,我刚才请你吃饭你不来,没想到我们们在这里遇上了。” 这个胖男人就是乡里信用社的牛主任,他的全名叫牛红旗。牛红旗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我来这见几个朋友,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你的事情我们们以后再谈。” 牛红旗说完就向一个雅间走去,大甜梨急忙走过去拦住牛红旗说:“牛主任,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牛红旗打量了大甜梨几眼,有些不高兴地说:“我不认识你,我们们之间应该没啥好说的。” 大甜梨笑了几声,说:“谁说我们们之间没啥好说的,我是女人,你是男人,这个世上男人和女人之间那可是有说不完的话。” 牛红旗眯缝着眼睛看着大甜梨,目光从她的胸脯上移到她的脸蛋上,又从她的脸蛋上转移到腰上。大甜梨虽然说不是那种很好看的女人,可是她那熟透了的身子正好很合牛红旗这个年纪的男人的胃口。 牛红旗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欲望的光芒,他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想我们们之间应该会有一些共同的话题的。” 大甜梨一看牛红旗改变了态度,知道贷款的事情有眉目了,她说:“牛主任,我们们两个人找个地方单独地聊一聊怎么样?” 牛红旗想了一下,说:“现在不行,我还有跟朋友谈事情,今天晚上怎么样?” 大甜梨笑着说:“好啊,我们们就今天晚上谈,地点你来定。” 牛红旗说:“好,就这么定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51章 寒夜心跳

下一篇   第53章 宴无好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