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为时已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19章为时已晚

蒋新龙说:“贾老板,咱们还是到包间去吧,我让厨房做几个菜,咱们两个人边吃边谈。” 贾老板笑了一下,说:“好啊,正好我这肚子还饿的咕咕叫呢。”贾老板说完把支票收好,跟着蒋新龙一起去了包间。 蒋新龙的态度今天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是因为他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在暗中调查了这多天,却没有查出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贾老板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根本没法确定。 蒋新龙本来打算放弃贾老板这个客户,可是他又有些不甘心,如果贾老板不是骗子的话,那他可是错过了一个发财的好机会,谁都不会嫌钱多,更何况是蒋新龙这种贪得无厌的人。 蒋新龙想了一个晚上,经过一番ji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下定了决心,他要和贾老板合作,虽然这个决定有些冒险,不过做生意本来就是有风险的事情,谁都不敢保证稳赚不赔。 贾老板又留在蒋新龙的大酒店里住了几天,两个人谈好了价钱之后贾老板才走,当然贾老板并没有回省城,他坐车兜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孟庆森家,他是孟庆森帮秦俊鸟找来的,所以一直都住在孟庆森的家里,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很少露面,每天除了上厕所其余的时间都呆在屋子里,村子里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贾老板的存在。 秦俊鸟已经买通了卢作仁,卢作仁虽然知道蒋新龙拿到的酿酒秘方有问题,可他嘴上却说秘方是真的。蒋新龙对酿酒的事情可以说一窍不通,卢作仁说秘方是真的,他也只能相信秘方是真的。 不久之后,贾老板就给蒋新龙下了订单,而且这笔订单非常大,贾老板要求在年底交货,时间非常紧。为了确保能在年底交货,蒋新龙只好让车间全力生产。 到了年底的时候,贾老板顶着寒风来到了蒋新龙的酒厂。 蒋新龙把贾老板让进了他的办公室,笑着说:“贾老板,快请坐,你这一路上辛苦了。” 贾老板走到沙发前坐下,笑着说:“蒋老板,我这次是专门来验货的,咱们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我对酒的品质要求可是很严格的,毕竟这酒是给人喝的东西,不能出一点儿差错,希望你能理解。” 蒋新龙说:“贾老板,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理解,你放心,我们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保证没有问题。” 贾老板说:“你能理解就好,我在省城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就是因为我对产品的品质要求高,讲信誉,所以大家才愿意跟我做生意,我能把生意坐到今天这个规模不容易,所以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蒋新龙说:“贾老板,我也是个讲信誉的人,我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了,口碑一直都不错,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 贾老板说:“蒋老板的为人我还是有所耳闻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选择跟你合作了。” 蒋新龙颇为得意地说:“贾老板,你选择跟我合作是选对人了,希望以后咱们能够长期合作。” 贾老板半开玩笑地说:“蒋老板,咱们还是先验验货吧,如果你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不合格的话,到时候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蒋新龙笑了一下,说:“贾老板,我拿我的人格担保,我们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绝对货真价实。” 贾老板说:“这样我就放心了。” 蒋新龙让人拿来了一瓶酒和一个酒杯,他把酒瓶打开,给贾老板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了贾老板。 贾老板从蒋新龙的手里接过酒杯,低头浅浅地喝了一口酒,谁知他刚把酒喝到嘴里就马上吐了出来,皱着眉头说:“蒋老板,你生产的这是啥酒啊,咋跟我当初喝的不是一个味儿呢。” 蒋新龙的脸色顿时大变,说:“贾老板,这酒不会有问题的,当初开始生产的时候我尝过的。” 贾老板把酒杯交到蒋新龙的手上,说:“蒋老板,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尝一尝。” 蒋新龙接过酒杯,喝了一小口,他刚把酒喝到嘴里也马上吐了出来,说:“这酒咋这个味儿啊?” 贾老板冷哼一声,板着脸说:“蒋老板,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酒到底是咋回事儿。” 蒋新龙非常尴尬地说:“贾老板,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我当初喝的时候这酒不是这个味儿。” 贾老板冷冷地说:“蒋老板,咱们可是有言在先,一定要保证酒的品质,你咋能拿这种假酒来糊弄我呢,你也太不像话了。” 蒋新龙急忙说:“贾老板,你别生气,我看这里边肯定有啥误会。” 贾老板说:“蒋老板,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要不是我亲自来验货的话,就让你给蒙混过去了,这种酒根本就不是给人喝的。” 蒋新龙有些慌乱地说:“贾老板,我现在就带你去酒厂的仓库,我们们酒厂生产的酒都在仓库里,那里的酒肯定不是这种味道。” 贾老板说:“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仓库里的酒还是这个味儿的话,那咱们就没有合作下去的必要了。” 蒋新龙带着贾老板来到了酒厂的仓库,贾老板随便打开一个包装箱,从里边拿出一瓶酒,然后把酒瓶打开,喝了一小口,结果他刚把酒喝到嘴里就全都吐了出来,他气愤地说:“蒋老板,你自己尝尝这酒,我看你还有啥话要说。” 蒋新龙从贾老板的手里接过酒瓶,也喝了一小口,这瓶酒的味道跟他刚才喝的那瓶酒都是一个味道。 蒋新龙这下慌了神了,他哭丧着脸说:“贾老板,我也不知道这酒咋会变成这个味儿的,你容我一些时间,我一定把事情调查清楚。” 贾老板说:“蒋老板,我这么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跟我玩这一手,你也太不讲信用了。” 蒋新龙说:“贾老板,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想过要骗你。” 贾老板说:“蒋老板,我以前下的订单全都取消了,像这样的酒我一瓶都不会要的。” 蒋新龙说:“贾老板,你要是把订单取消了,那我可就赔大发了,你不能把兄弟我往绝路上逼啊。” 贾老板说:“我可没有把你往绝路上逼,这脚上的水泡都是你自己走的,你怪不到我头上。” 贾老板说完一转身就要走。 蒋新龙这时急忙抓住贾老板的胳膊,死乞白赖地说:“贾老板,你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那我生产出来的这些酒可咋办啊。” 贾老板这时停下脚步,说:“蒋老板,你不能只想着自己,你也得为我想想吧,我要是要了你的这些酒,你让我卖给谁去啊,你自己也尝过酒的味道,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酒厂的酒的味道跟尿差不多,你也不想想,谁会愿意买这种酒。” 蒋新龙说:“贾老板,你再等一等,等我把事情调查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说法。” 贾老板说:“那好吧,蒋老板,不过我的时间有限,下午我还要赶到县城去坐回省城的火车。” 蒋新龙这时把几个在仓库里干活的工人叫了过来,说:“卢师傅在啥地方?你们快把他找来。” 其中一个工人说:“我们们这两天根本没见过卢师傅,我们们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五天前。” 蒋新龙瞪起眼睛,恼火地说:“那你们还愣着干啥,快去找啊?” 工人们看到蒋新龙发火了,急忙去找卢作仁,可是工人们把整个酒厂都找遍了,也没有看到卢师傅的人影。 蒋新龙又给棋盘乡大酒店的大堂经理打了电话,让大堂经理看看卢作仁是不是在大酒店里,结果卢作仁根本就不在大酒店里。 蒋新龙这下傻眼了,卢作仁这个时候不见了并不是巧合,他知道问题就出在卢作仁的身上,酒厂生产出来的酒会是这个味道,肯定是卢作仁做了手脚。 蒋新龙在心里恨死卢作仁了,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可这个时候为时已晚了。 蒋新龙这时垂头丧气地对贾老板说:“贾老板,兄弟我让人给坑害了,我真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贾老板说:“蒋老板,这个时候说啥也没有用了,咱们都是生意人,事情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咱们就得按照生意场上的规矩办。” 蒋新龙说:“贾老板,我知道规矩,我会把你的预付款一分不少地给你的。” 贾老板说:“蒋老板,由于你不能按时保质保量地交货,给我的生意造成了损失,咱们按照合同上的条款,你不仅要退还我预付款,还得赔偿我违约金。” 蒋新龙愣了一下,说:“贾老板,你这不是落井下石吗,好歹咱们朋友一场,你这么做也太绝情了。” 贾老板说:“蒋老板,你也是在生意场上打滚的,你应该知道这合同可是有法律效力的,既然咱们签了合同,就得按照合同上的条款执行,要不然咱们签合同干啥。” 蒋新龙说:“贾老板,你翻脸也翻的太快了。” 贾老板说:“蒋老板,如果你不想赔偿我违约金的话,那咱们就法庭上见,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贾老板说完一甩衣袖气哼哼地走了。

上一篇   第518章以退为进

下一篇   第520章兼并酒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