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汪喜玲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16章汪喜玲

崔明琴说:“那个陈老板不是对你挺好的吗,你咋跟他吹了呢?” 叫“喜玲”的女人叹了一口气,苦着脸说:“明琴姐,我算看是透了,这有钱的男人没有几个是靠得住的。” 崔明琴说:“咋了,喜玲,那个陈老板是不是做了啥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叫“喜玲”的女人气愤地说:“姓陈的那个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人,他跟我好上没几天,就又跟别的女人勾搭上了,我跟他闹翻了,他把我赶了出来。” 崔明琴说:“喜玲,我当初就提醒过你,那个姓陈的是个花心萝卜,要你多加小心,你咋不把他看住呢?” 叫“喜玲”的女人苦笑着说:“明琴姐,他是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我咋能看住他呢,我又不能拿条绳子把他拴起来。” 崔明琴宽慰她说:“你离开他也好,像他那种勾三搭四的男人没啥可留恋的,他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罢了,这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就凭你这么好的条件,想找啥样的男人找不到啊。” 叫“喜玲”的女人说:“明琴姐,咱们不说那个姓陈的混蛋了,说起他来我就觉得恶心,我真是瞎了眼了,不过现在就是后悔也晚了。” 崔明琴说:“喜玲,你现在住在啥地方啊?” 叫“喜玲”的女人说:“我就住在这旁边的小旅店里。” 崔明琴说:“喜玲,你咋不回家去呢?” 叫“喜玲”的女人说:“我当初是背着家里人跟那个姓陈的偷偷走的,我现在哪还有脸回家去啊,我就是回去了,我爸和我妈也不会让我进家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村里边的人最看重名声了,家里出了我这样不要脸的人,我爸和我妈肯定恨透我了。” 崔明琴说:“谁都有做错事儿的时候,不管咋说你也是你爸和你妈的女儿,如今你知道错了,他们应该原谅你才是。” 叫“喜玲”的女人说:“你知道我爸和我妈的脾气,他们把面子看得比啥都重要,我现在要是回去的话,他们非得打死我不可,就散他们打不死我,也会把我感赶出来的,那个家我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了。” 崔明琴说:“那就先在这乡里住几天,等你爸和你妈消气了再回去,不管咋说你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是你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就不信你爸和你妈还能记恨你一辈子。” 叫“喜玲”的女人说:“我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以后的事情我也懒得去想了,反正现在都这样了,想太多了也没用,过一天算一天吧。” 崔明琴说:“喜玲,你要想开一些,眼下你爸和你妈,” 叫“喜玲”的女人说:“明琴姐,你现在还跟蒋新龙在一起吗?” 崔明琴说:“我还跟他在一起,不过我现在不给他当秘书了。” 叫“喜玲”的女人笑了一下,说:“明琴姐,我可真羡慕你啊,蒋新龙又有钱对你又好,他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像他这样的男人我咋就遇不上呢。” 崔明琴说:“他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跟他也就是凑合着过。” 崔明琴心里暗自苦笑,她现在比“喜玲”强不了多少,只是她还没有跟蒋新龙闹翻而已,不过两个人现在也是貌合神离。 叫“喜玲”的女人说:“明琴姐,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年月有钱又死守着一个女人的男人可不多了,你可别不知足,你要把蒋新龙抓紧了,小心哪天让别的女人抢走了。” 崔明琴说:“蒋新龙又不是啥稀世宝贝,这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谁会抢他啊,你把他说的好像多抢手一样。” 叫“喜玲”的女人笑了笑,说:“你嘴上说的轻巧,哪天我要是把他抢跑了,你可别怪我啊。” 崔明琴说:“你能把他抢跑那是你本事,我咋会怪你呢,蒋新龙又不是我的私有财产,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要两厢情愿才行,他要是变心了,我是不会死缠着他不放的。” 叫“喜玲”的女人说:“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真把抢跑了,到时候你可别找我闹啊。” 崔明琴说:“你要是觉得他好,我现在就可以把他让给你,这男人没了可以再找吗,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 叫“喜玲”的女人说:“明琴姐,你还真想得开啊,你就真愿意把蒋新龙这棵摇钱树拱手让人啊,要说这天底下男人到处都是,不过有情有义的男人可不多。” 崔明琴说:“这有啥想不开的,就算离了他我也能活得好好的。” 喜玲还以为蒋新龙是个非常专一的好男人,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蒋新龙的底细,其实蒋新龙也是一个喜新厌旧的负心汉。 叫“喜玲”的女人说:“明琴姐,我得回去了,你跟我去小旅馆里坐一坐吧。” 崔明琴说:“我现在要跟朋友谈点儿事情,走不开,等我有时间了再去看你。” 叫“喜玲”的女人看了秦俊鸟一眼,说:“那好,反正我这几天都住在小旅店里,短时间内是不会换地方的,你啥时候想来都成,我就住在105房间。” 崔明琴说:“我记住了,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叫“喜玲”的女人在商店里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后出了商店。 秦俊鸟看着叫“喜玲”的女人的背影,好奇地说:“明琴,这个叫‘喜玲’的女人是谁啊?” 崔明琴说:“她的全名叫汪喜玲,今年二十三岁,原来在棋盘乡大酒店里当过服务员,后来跟一个从城里来的陈老板跑了,她在大酒店里当服务员的时候跟我的关系还算不错。” 秦俊鸟说:“看来你挺了解这个汪喜玲的。” 崔明琴说:“算不上了解,不过这个汪喜玲是个非常爱钱的女人,她当初会跟那个陈老板走,就是看中了陈老板的钱,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座金山,没想到那个陈老板是个到处拈花惹草的老色鬼。” 秦俊鸟说:“我想把这个汪喜玲介绍给那个姓卢的,你觉得有可能吗?” 崔明琴说:“这个汪喜玲虽然是个爱钱的人,可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就怕她不愿意,毕竟那个姓卢的一把年纪了。” 秦俊鸟说:“只要她喜欢钱就好办,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我们们出的价钱够高,我就不信她不动心。” 崔明琴说:“这种缺德的办法你也能想得出来,你让我咋说得出口啊。” 秦俊鸟说:“这有啥说不出口的,反正那个汪喜玲又不是啥黄花闺女,咱们这么做虽然不太光彩,可也没啥好难为情的,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算了,咱们又不强迫她。” 崔明琴想了一下,说:“那好吧,晚上我去找她谈谈,探探她的口风。” 秦俊鸟和崔明琴找了一个饭馆随便吃了顿饭,等两人吃完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和崔明琴来到了汪喜玲住的小旅馆的门口,崔明琴一个人进了小旅馆去找汪喜玲,秦俊鸟留在小旅馆的门口等她。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崔明琴从小旅馆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急忙走到崔明琴的面前,问:“她答应了没有?” 崔明琴点了一下头,说:“她答应了,她同意陪那个姓卢的,不过她的要价比较高,她要二十万。” 秦俊鸟想了想,说:“二十万的要价是比较高,不过只要能打垮蒋新龙,花再多的钱也值得,我同意了,给她二十万。” 崔明琴说:“那你跟我进来吧。” 秦俊鸟跟着崔明琴走进了小旅馆里,来到了汪喜玲住的房间门前。 房门虚掩着,崔明琴推门走了进去,秦俊鸟跟在崔明琴的身后也走进了房间。 汪喜玲正坐在床上,拿着木梳梳头,她看到秦俊鸟和崔明琴走进来,放下手里的木梳,说:“你们来了,快坐吧。” 崔明琴说:“喜玲,我们们商量过了,可以给你二十万。” 汪喜玲说:“我刚才忘说了,我还有一个条件,你们得先预付我十万块钱,等事成之后,你们再付给我剩下的十万块钱。” 秦俊鸟想了一下,点头答应说:“没问题,明天我就给你送来十万块钱。” 汪喜玲说:“那咱们说定了,只要我拿到钱,你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别说是陪个男人了,就是陪个快要进棺材的糟老头子也没问题。” 秦俊鸟说:“那好,希望你说话算话。” 汪喜玲说:“你放心好了,我跟明琴姐咋说也是老相识了,明琴姐知道我的为人,我是不会拿钱不干事儿的。” 秦俊鸟和崔明琴出了汪喜玲的房间,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这个汪喜玲靠得住吗,万一她拿了钱偷偷跑了,给她的那十万块钱可就打了水漂了。” 崔明琴说:“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在暗中盯着她,我对她也不算太了解。” 秦俊鸟说:“我看不如这样吧,等明天把钱给了汪喜玲,我就把卢作仁带过去,这样就不怕她拿钱偷偷跑了。” 崔明琴说:“这个办法好。”

上一篇   第515章换口味

下一篇   第517章假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