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擦身退烧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13章擦身退烧

秦俊鸟没有出声,而是悄悄地躲到了村委会前面的一棵柳树后。 就在这时,麻铁杆从村委会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他恼火地说:“谁他妈的在暗地里装神弄鬼,有种的你站出来,别装缩头乌龟。” 秦俊鸟还是没有应声,他弯下腰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捡起了一块石头,然后用力地向麻铁杆扔了过去,石头正好打在了麻铁杆的胸口上,痛的麻铁杆怪叫了一声,身子晃悠了几下,险些没栽倒。 麻铁杆向四处看了看,村委会周围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石头是从哪个方向扔过来的。 麻铁杆做梦也想不到,秦俊鸟就躲在离他不远的柳树后,两个人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二十米。 麻铁杆捂着胸口被石头砸到的地方,大声地嚷着:“是谁跟老子过不去,你给我滚出来,有本事跟老子明着来,暗箭伤人算啥能耐,有胆量咱们一对一单打独斗。” 秦俊鸟心里觉得好笑,他本来想好好地教训一下麻铁杆,让他吃点儿苦头,可冯寡妇现在正发着高烧,他急着要去给冯寡妇找感冒药,根本没工夫跟麻铁杆计较。 秦俊鸟趁着麻铁杆大喊大叫的时候,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走了。 姚核桃在办公室里听到麻铁杆在外边大喊大叫的,急忙走出来,神色慌张地说:“铁杆,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你别来找我了,等过一阵子再来找我。” 麻铁杆说:“核桃,你别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咋办啊。” 姚核桃说:“铁杆,你这么大声嚷嚷,把村里人都惊动了,我不走不成。” 姚核桃说完小跑着离开了,生怕走得慢了让村里的人看见。 麻铁杆看到姚核桃走远了,一跺脚,气急败坏地大骂:“妈的,真倒霉,不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把老子的好事儿给搅了,要是让查出来是谁,我非把他的皮扒了不可。” 不过就算麻铁杆喊破嗓子也没有用,秦俊鸟这时已经走远了。 秦俊鸟走进家门时看到廖大珠正坐在客厅里哄着孩子睡觉,他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好,压低声音说:“大珠,你屋里有感冒药吗?给我拿几片。” 廖大珠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好奇地问:“俊鸟,你要感冒药干啥?你是不是得了感冒啊?”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我没得感冒,我的身子骨好着呢,比牛还壮实。” 廖大珠有些糊涂了,说:“你没得感冒,那你要感冒药干啥?” 秦俊鸟解释说:“我刚才路过冯婶的食杂店,想进去买点儿东西吃,没想到冯婶得了感冒,正在炕上躺着呢。” 廖大珠说:“你说冯婶得了感冒,严重不严重啊?” 秦俊鸟说:“挺严重的,烧得厉害,我想要去帮她找大夫,可是她不让,她说她晕针,我没办法,只好回来给她拿几片感冒药。” 廖大珠说:“我屋里边还有几片感冒药,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吧。” 秦俊鸟快步上了二楼,推门进了廖大珠的房间,果然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几片感冒药。 冯寡妇还在发着高烧,秦俊鸟拿了药后,跟廖大珠说了一声,就急匆匆地赶回了食杂店。 进到屋子里后,秦俊鸟把感冒药放到冯寡妇的手里,说:“冯婶,这是感冒药,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倒水去。” 冯寡妇感激地说:“俊鸟,多亏有你在,又是给我拿药,又是给我倒水的,要不然我就是断气了都没人知道。” 秦俊鸟说:“冯婶,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谁还能没个头疼脑热的,你别说那么多话了,还是好好养病吧。” 秦俊鸟给冯寡妇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了她的身边,等热水晾凉了,冯寡妇把秦俊鸟拿来的感冒药吃下去了。 秦俊鸟原以为感冒药会管用,冯寡妇很快就会退烧,可是谁知道冯寡妇吃下那几片感冒药之后,不仅没有退烧,反而烧得更厉害了。 原本冯寡妇的神志还比较清醒,可是吃完药之后神志都不清了。 秦俊鸟看到冯寡妇这副样子,急得直跺脚,小声地嘟囔着说:“奶奶个熊的,这年头假冒伪劣产品咋这么多啊,就连这感冒药都掺假,人吃下去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秦俊鸟愁眉苦脸地坐在冯寡妇的身边,看着她烧得通红的脸,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秦俊鸟的眼睛忽然一亮,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找了一条毛巾,然后把毛巾用冷水浸湿,将湿毛巾敷在冯寡妇额头上。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有效果,没过多久,冯寡妇就渐渐地恢复了意识。 冯寡妇这时勉强地睁开眼睛,嘴里断断续续地说:“俊鸟,我热……我难受,帮我把……把……衣服脱了。” 秦俊鸟有些为难了,他搓了搓手,说:“冯婶,你现在正发着高烧,咋能脱衣服呢,这要是脱了衣服,不是雪上加霜吗,你的病还能好的了吗。” 冯寡妇说:“俊鸟,要不你用毛巾给我擦擦身子吧,我身上现在就跟火烧一样难受。” 秦俊鸟想了一下,眼下也没有啥更好的办法,冯寡妇不想打针,也就只能按照她说的办法试一试了。 秦俊鸟走到食杂店的门口,把食杂店的门关好,然后把里间屋子的门闩上,又把窗帘挡严实了。秦俊鸟要给冯寡妇擦身子,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外人看见了,他和冯寡妇的事情村里人根本不知道,他必须得格外小心。 把门窗都关严实了,秦俊鸟这才放心地端来了一盆冷水,把敷在冯寡妇额头的毛巾拿下来,在冷水里洗了洗,然后把毛巾里的水宁干净。 秦俊鸟先用毛巾把冯寡妇脸擦了擦,经过冷毛巾的刺激,冯寡妇明显精神了许多,神智也渐渐地变清醒了,不过就是浑身没有力气,想翻个身都困难。 秦俊鸟有把毛巾放到水盆里洗了几下,说:“冯婶,你觉得咋样,身子舒服一些了吗?” 冯寡妇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说:“比刚才强了一些。” 秦俊鸟这时把手从水盆里拿出来,帮着冯寡妇把上衣脱掉,她里边穿的是一个白色带蓝花的背心,而且没有穿胸罩,她那两个丰满雪白的肉峰忽隐忽现,两点如樱桃一样的突起把背心顶了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诱惑力,看得秦俊鸟脸红心跳的。 要说秦俊鸟对冯寡妇的身子再熟悉不过了,两个人已经亲热过好几次了,不过冯寡妇的身子似乎有种与众不同的吸引力,秦俊鸟每次看到她的身子,心中都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 秦俊鸟把心中的那种念头暂时先压了下去,他把毛巾里的水拧干,先把冯寡妇的两条匀称结实的胳膊擦了擦。 冯寡妇说:“俊鸟,你帮我把背心也脱了,帮我把身上也擦一擦,我这身上火烧火燎的。”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冯婶,我看还是别脱了,你现在正发着烧,要是把衣服全脱光了,弄不好感冒会加重的。” 冯寡妇知道秦俊鸟是在找借口,她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俊鸟,你有啥好难为情的,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你就别磨蹭了,快点儿帮我把背心脱了。” 秦俊鸟在冯寡妇那两个丰隆的肉峰上扫了一眼,点头说:“那好吧。” 秦俊鸟把毛巾放到水盆里,然后轻轻地把冯寡妇的背心向上拉,很快就把背心拉到了她的肩头,她那两个硕大肥实的肉峰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 秦俊鸟看着两个圆滚滚肉嘟嘟的东西,一颗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冯寡妇这时慢慢地把双手举过肩头,说:“俊鸟,你还得帮我一下。” 秦俊鸟会意地点了点头,把背心从冯寡妇的肩头拿了下来,这时他的手背不小心碰到了冯寡妇的一个肉峰上,一种柔软的感觉顿时传遍了秦俊鸟的全身,秦俊鸟的手背上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冯寡妇这时仰面躺好,眼睛看着秦俊鸟,两个肉峰随着她的呼吸而高低起伏着。 秦俊鸟把毛巾从水盆里捞出来,拧了几下,然后把毛巾放在了冯寡妇的小腹上,冯寡妇的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声。 秦俊鸟在冯寡妇的小腹上轻轻地擦了几下,然后把毛巾缓缓地向上移动,一直移动到了她的两个肉峰下边。 秦俊鸟看着冯寡妇的两个肉峰,有些犯难了,不知道是该帮她擦还是不帮她擦。 冯寡妇说:“俊鸟,你还看啥呀,我这两个东西你又不是没看过,你快点儿擦吧。” 秦俊鸟听了冯寡妇的话,鼓足了勇气,把毛巾放到了左边的一个肉峰上轻轻地擦了几下,有把毛巾放到右边的一个肉峰上轻轻地擦了几下。 其实秦俊鸟每擦一下,心就跟着跳动一下,冯寡妇的两个肉峰就好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弹性十足,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秦俊鸟故意多擦了几下,想多感受一会儿那种温软的感觉,然后才把毛巾向肩头移了上去。

上一篇   第512章丑事败露

下一篇   第514章关键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