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合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11章合谋

崔明琴说:“那好,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详细的事情咱们在电话里说。” 秦俊鸟说:“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最好不要用蒋新龙酒厂的电话给我打。” 就在这个时候,东边的屋子里忽然传来了孟水莲的咳嗽声,崔明琴向门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不说了,我得走了。” 崔明琴快步出了秦俊鸟的屋子,回到了东边的屋子里。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起早回家去了,崔明芝留在了孟水莲家里。 崔明琴已经跟秦俊鸟商量好了,她还要回到蒋新龙的身边去,她当初走的时候没跟蒋新龙打招呼,而且一走就是这么多天,所以她必须得尽快回去。 崔明芝正在厨房里洗碗,崔明琴走到她的身边,说:“姐,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住吧。” 崔明芝看了崔明琴一眼,说:“明琴,你要去啥地方啊?” 崔明琴说:“姐,我是大人了,你能不能不管我的事情啊。” 崔明芝说:“明琴,我不管你去啥地方,可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你不能再去找那个蒋新龙了,那个蒋新龙不是啥好人,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崔明琴有些不耐烦地说:“姐,我知道了,你这话都说了十几遍了,我的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崔明芝说:“明琴,你别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你要是再这么胡闹下去的话,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崔明琴说:“姐,我没有胡闹,我知道自己该做啥不该做啥。” 崔明芝说:“明琴,我知道你嫌我啰嗦,可我是你姐,这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 崔明琴不想跟崔明芝多说话,她们姐妹两个根本说不到一起去,两个人只要一说话就吵。 崔明琴说:“姐,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崔明琴说完离开了孟水莲的老屋,一个人去乡里找蒋新龙了。 五天后的下午,秦俊鸟正在办公室里喝茶,这时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 秦俊鸟拿起电话,说:“喂,找谁啊?”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崔明琴的声音:“喂,俊鸟,我是崔明琴。” 秦俊鸟说:“是崔秘书啊。” 崔明琴说:“俊鸟,我想跟你见一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崔秘书,你现在在啥地方啊?” 崔明琴说:“我现在在乡里的一个朋友家里,她家是开百货商店的,我是用她家的电话给你打的。” 秦俊鸟说:“你待在那里别动,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到了乡里再给你打电话。” 崔明琴说:“那好,你快点儿来,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秦俊鸟把电话号码记了下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秦俊鸟来到了陆雪霏的办公室,把厂里的事情跟她交代了一下,就开着小轿车来到了乡里。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在乡里转了一圈儿,最后在乡派出所的后面找到了一家小旅店,他让老板开了一个房间,这家小旅店非常不起眼,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家小旅店。 秦俊鸟在小旅店里给崔明琴打了一个电话,让崔明琴到小旅店来找他。 秦俊鸟在小旅店的门口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时崔明琴才找来到小旅店来。 秦俊鸟把崔明琴带到了房间里,他给崔明琴倒了一杯热水,说:“崔秘书,你快坐。” 崔明琴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水杯,抱怨说:“这个地方也太难找了,拐弯抹角的,你咋选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啊。” 秦俊鸟说:“咱们两个人见面当然不能在太显眼的地方,只有这种不起眼的地方才会没人注意。” 崔明琴向四处看了看,皱着眉头说:“这种小地方又脏又乱的,我看咱们还是换一个宽敞干净的地方吧。”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笑着说:“我看这个地方挺好的,虽然地方是小了点儿,不过还算干净,这里的床单和枕套都是新换的。” 崔明琴伸手在床单上轻轻地摸了几下,然后把手掌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说:“你咋说也是一个开酒厂的老板,没想到你这么抠门,连这点儿小钱都算计。” 秦俊鸟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不是讲排场的时候,等我收拾了蒋新龙那个王八蛋,到时候我在城里的大宾馆开个房间,你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 崔明琴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说:“算了,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咱们还是先说说眼前的事情吧。” 秦俊鸟说:“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吗,到底是啥重要的事情啊。” 崔明琴说:“蒋新龙打算在他的酒厂里也生产丁家老酒,然后以低于你们酒厂的出厂价买给那些代理商,这样一来你们酒厂生产丁家老酒就卖不出去了,他就可以达到挤垮你们酒厂的目的了。” 秦俊鸟说:“蒋新龙想得倒美,可惜他拿到的只不过一个假的酿酒秘方,他根本就生产不出来跟我们们酒厂一样味道的丁家老酒。” 崔明琴说:“蒋新龙现在还不知道我偷来的那个秘方是假秘方,我觉得这倒是个机会,我们们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机会。” 秦俊鸟说:“你说的没错,蒋新龙他不是想生产丁家老酒吗,那就让他生产好了。” 崔明琴想了想,说:“这件事情咱们要好好地商量一下,到时候把‘陷阱’挖好了,让蒋新龙自己往里跳,我们们这次一定要让蒋新龙这个狗东西血本无归。” 秦俊鸟说:“蒋新龙这个人比狐狸还狡猾,想让他上当可那没容易。” 崔明琴说:“我非常了解蒋新龙这个人,只要高额的利润回报,你就是让他出卖自己的亲娘老子,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秦俊鸟说:“咱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儿,先把鱼饵抛出去,让他自己咬钩。” 崔明琴说:“蒋新龙这条鱼虽然不太好钓,不过有我在,蒋新龙这次想不上钩都难。” 秦俊鸟笑着说:“蒋新龙啊蒋新龙,我看你这回还能得意多久。” 崔明琴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伸手抓住秦俊鸟的胳膊,说:“说完了蒋新龙的事情,也该说说咱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咱们两个人有啥事情好说的?” 崔明琴抿嘴说:“你难道都忘了吗,我在你的酒厂给你当秘书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在打我的主意,要不是我态度坚决的话,恐怕你早就得手了。” 秦俊鸟说:“我那都是故意逗着你玩呢,其实我并不想把你咋样。” 崔明琴说:“你说的是心里话吗?” 秦俊鸟说:“我说的当然是心里话了,当时我知道你是蒋新龙安插我身边的眼线,就有心故意作弄你一下,想拿你逗逗乐子。” 崔明琴说:“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根本就没有喝醉,你是在装醉。” 秦俊鸟说:“那天在旅馆我的确实在演戏,我要不是那样的话,咋能骗得过你呢。” 崔明琴说:“这么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全都知道。” 秦俊鸟说:“我当然知道了,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怎么睡,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不过我想那个带血的床单应该是你事先准备好的吧。” 崔明琴咬着嘴唇说:“看来你也挺狡猾的,我还以为你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呢,没想到还是让你给骗了。” 秦俊鸟说:“我也不想骗你,可是谁让你演了那么一出戏呢,我也只好陪着你演下去了。” 崔明琴说:“我这次回到蒋新龙的身边后,就没有再让他碰我一下,我现在看着他都觉得恶心,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了。” 秦俊鸟说:“崔秘书,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能跟蒋新龙闹翻了,你一定要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 崔明琴这时把身子紧紧靠在秦俊鸟的身上,说:“你放心好了,虽然我现在恨死那个蒋新龙了,不过表面上我还会装作跟以前一样的。” 秦俊鸟急忙把身子向旁边挪了几下,说:“崔明琴,你别这样。” 崔明琴笑眯眯地说:“我记得你以前胆子挺大的,现在咋忽然变得这么胆小了,这可有点儿不太像你了。” 秦俊鸟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情况不同了,我当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崔明琴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其实我以前跟蒋新龙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干过啥坏事儿,我就是想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过上好日子,所以才会跟蒋新龙在一起的。” 秦俊鸟说:“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谁都有走错路的时候,你现在改邪归正了,跟那个蒋新龙划清了界限,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 崔明琴说:“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今晚我想做你的女人,你要了我吧。” 秦俊鸟说:“崔秘书,你别跟我说笑话了,咱们还是说说蒋新龙的事情吧。” 崔明琴说:“我没有跟你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就想做你的女人,你还傻愣着干啥啊。”

上一篇   第510章里应外合

下一篇   第512章丑事败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