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寒夜心跳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1章 寒夜心跳

原来丁七巧是大甜梨在县城认识的一个朋友。丁七巧以前在县城开了一个酒厂,后来酒厂因为一些事情就关掉了,她想在龙王庙村再开一个酒厂。 秦俊鸟想了想,有些担忧地说:“七巧姐,合作开酒厂的事情我倒是想干,可是我以前没有干过,啥都不懂,我怕我干不好。”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这开酒厂没有啥难的,我一开始干的时候也是两眼一抹黑,只要干上一段时间,摸着门道就好了。” 秦俊鸟说:“开酒厂可不是个小事儿,我手里现在没有多少钱,我实在是有心无力。” 丁七巧说:“钱不是啥大问题,我现在只想找一个人能帮衬我一下,我的孩子还小,我有时候得照顾孩子,不能把心思全都放在酒厂上。所以我得找一个可靠的人跟我一起开这个酒厂。”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让我再好好地想一想,等我想好了,我再给你回信。” 丁七巧说:“不忙,这酒厂不是说开就能开起来的,你回去好好地想一想,等你想好了就来找我。” 大甜梨接过话茬说:“俊鸟,你可要想仔细了,这可是好事儿,七巧懂得酿酒的技术,她有祖传的酿酒秘方,酿出来的酒可好卖了,要不是七巧的男人……” 没等大甜梨把话说完,丁七巧急忙打断她的话,说:“梨子,你帮我抱一下孩子,我去上厕所,我实在憋不住了。” 大甜梨从丁七巧的怀里接过孩子,笑着说:“真是懒驴拉磨屎尿多,你快去快回,我们们还要说正经事呢。” 丁七巧有些不好意地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 丁七巧小跑着出了屋子,大甜梨看她一副急三火四的样子,笑着说:“这个丁七巧都啥年纪了,还毛毛躁躁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这七巧姐咋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她男人没跟她一起来吗?” 大甜梨把脸一沉,冷冷地说:“她没有男人。” 秦俊鸟一看大甜梨的情绪有些不对头,知道这里面有隐情,他也不好再问,笑了一下,说:“梨子姐,这开酒厂的事情你咋不干呢?你跟七巧姐是朋友,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干不正合适吗。” 大甜梨说:“我咋不想干,可是我不愿意天天窝在村子里,我在这个山沟沟住够了,我喜欢待在县城里。” 秦俊鸟又跟大甜梨说了几句闲话,这个时候丁七巧快步走了进来。 说来也奇怪,丁七巧去上厕所的时候,她的孩子在大甜梨的怀里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等到她上厕所回来,她的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丁七巧从大甜梨的手里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哄了起来,可是怎么哄都不管用,孩子就是哭。 丁七巧面色为难地看了秦俊鸟一眼,红着脸说:“俊鸟,你能出去走走吗,我要给孩子喂奶。” 秦俊鸟找个借口说:“梨子姐,七巧姐,我家里还有事情,先走了。” 秦俊鸟说完,有几分尴尬地出了大甜梨家,快步向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里之后,苏秋月还没有回来,他知道苏秋月很可能是生他的气回娘家去了。 秦俊鸟一个人坐在炕上,家里显得有些冷清,想起自己对苏秋月做的那些事情,他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 很快天色就黑了下来,秦俊鸟自己做了晚饭,随便吃了几口,就早早睡下了,他打算明天起早去苏秋月家去看一看她到底回娘家没有。 秦俊鸟刚躺下没多久,就有人敲他家的大门,秦俊鸟开了电灯,大声问:“谁啊,这么晚了,有啥事儿啊?” 大门外传来了廖小珠的声音:“俊鸟,是我,快开门。” 秦俊鸟一听是廖小珠,只好从被窝里爬起来,披上一件棉袄去给她开门。 秦俊鸟把门打开后,打了了哈欠问:“小珠,你咋来了?” 廖小珠把手中端着的一盘肉在秦俊鸟的眼前晃了几下,笑着说:“我来给你送好东西吃了。” 秦俊鸟说:“这都啥时候了,你还一个人跑来给我送东西,要是出了啥意外咋办?” 廖小珠跟着秦俊鸟进了屋子,把那盘肉放到炕边说:“俊鸟,这是秦家厚给我姐送的狗肉,我姐吃不了,我就给你送来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狗肉,说:“小珠,这狗肉还是你自己留着吃吧,我不爱吃狗肉。” 廖小珠有些不高兴地说:“人家一片好心给你送狗肉吃,你好歹也得吃几口吧,你要是不吃的话,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小珠,我刚吃过饭,肚子里实在放不下别的东西了,要不留着我明天吃吧。” 廖小珠摇头说:“不行,你现在就得吃,而且我要看着你吃。” 秦俊鸟看着盘子里的狗肉一点食欲都没有,他还在为苏秋月的事情闹心,根本吃不下狗肉。可是廖小珠让他吃他又不得不吃。秦俊鸟勉强地吃了几块狗肉,说:“小珠,你快回家吧,要是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廖小珠说:“你要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家的话,那你就送送我。”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你看我都脱了衣服,外边天寒地冻的,我咋送你啊。”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说:“你是木头脑袋啊,你就不会把衣服穿上了送我吗。” 秦俊鸟说:“你先去一下里间的屋子,等我把衣服穿好了,你再出来。” 廖小珠撇撇嘴,说:“没想到你的脸皮还挺薄的,你身上又没啥东西好看的,我为啥要到里间的屋子去。” 秦俊鸟只好当着廖小珠的面把衣服穿好,然后跟廖小珠一起出了家门,向廖小珠家走去。 两个人没走出去几步,廖小珠忽然说:“俊鸟,刚才我去你家,咋没看到秋月嫂子啊?”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说:“她回娘家了。” 廖小珠说:“俊鸟,你喜欢秋月嫂子吗?” 秦俊鸟看了廖小珠一眼,说:“她是我媳妇,我咋会不喜欢她呢。” 廖小珠说:“可我知道她不喜欢你。” 秦俊鸟说:“她要是不喜欢我的话,咋会嫁给我呢,看你这话说的。” 廖小珠停下脚步,两只眼睛盯着秦俊鸟,虽然天黑着,可廖小珠的目光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她说:“俊鸟,你说这些话骗不了我,秋月嫂子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她跟你结婚是被逼无奈,她一点也不喜欢你。” 秦俊鸟这时忽然想起来那天苏秋月和廖大珠、廖小珠在他家洗澡时他偷听到的那些话,他和苏秋月之间的事情廖小珠全都知道。 秦俊鸟看着院方的夜色说:“既然你啥都知道,我也就没啥好说的了。” 廖小珠抬高声音说:“她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你们应该马上离婚。” 秦俊鸟说:“小珠,婚姻又不是儿戏,咋能说结就结,说离就离。” 廖小珠说:“你跟秋月嫂子离婚,然后我们们两个人结婚。”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小珠,你说啥疯话呢,我咋能跟你结婚呢。” 廖小珠问:“你为啥不能给我结婚?” 秦俊鸟说:“没有为啥,小珠你是个好姑娘,这十里八村的不知道有多少小伙子在暗地里喜欢你呢,你将来一定能找到一个数一数二的好男人。” 廖小珠说:“我不稀罕,我就想嫁给你。” 秦俊鸟说:“小珠,我都说过了,我们们两个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廖小珠说:“有啥不可能的,在你心里难道我就一点也不如秋月嫂子吗?” 秦俊鸟说:“小珠,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廖小珠说:“我懂,我啥都懂,秋月嫂子她连碰都不让你碰一下,说明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只是一厢情愿。” 秦俊鸟说:“小珠,别说了,你就算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跟她离婚的。” 廖小珠有些不快地说:“秋月嫂子她究竟有啥好的,把你迷成这个样子?” 秦俊鸟说:“小珠,我们们还是别说她了,我送你回家。” 廖小珠忽然抓住秦俊鸟的手,说:“俊鸟,你好好摸摸我的身子,我的身子一点也不比秋月嫂子的差,她不让你碰,我让你碰。” 秦俊鸟急忙挣脱了廖小珠的手,说:“小珠,可不能这样,我不能做这种事情。” 廖小珠冷笑了几声,说:“你装什么正经,你以前又不是没有摸过我,别忘了你那天还亲过我呢。” 秦俊鸟说:“我当时是鬼迷心窍,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廖小珠伸手解开了自己外衣的衣扣,然后把里面的毛衣和衬衣都撩了上去,露出两个被胸罩包裹得紧绷滚圆的肉峰,她抓起秦俊鸟的手,说:“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忍得住。” 秦俊鸟想挣脱廖小珠的手,可是廖小珠的手抓得紧紧,他根本挣脱不开。廖小珠抓着他的手就按在了她的肉峰上,秦俊鸟的手上顿时感到一种肉嘟嘟而富有弹性的奇妙感觉,秦俊鸟的心跳开始加速。 天色很黑,秦俊鸟根本看不清廖小珠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却能听到廖小珠那跟他一样ji烈的心跳声。 廖小珠微微喘着气说:“俊鸟,我喜欢你这样摸我。”去分享

上一篇   第50章 来硬的

下一篇   第52章 巧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