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搂草打兔子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8章搂草打兔子

庞冬芳小声说:“大哥,你可要小心一些,韩长申这一次带了这么多人来,你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可千万不能跟他们硬来。” 秦俊鸟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不会跟他们硬碰硬的。”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出了松树林,悄悄地跟在韩长申他们这些人的后面。 韩长申带着这些人直奔燕五柳住的地方而去,根本没有注意到秦俊鸟一直尾随在他们的后面。 韩长申带着这些人很快就来到了燕五柳家的大门口,他把火把高高地举过头顶,大声地说:“兄弟们,就是这里了,这院子里有两条狗,大家都小心一些,刚才我和地瓜他们几个人差点儿就吃亏了,好在我们们几个人跑得快,没让那两条狗咬到。” 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走到韩长申的身边,笑着说:“大哥,你不用担心,这次咱们带了猎枪来,那两条狗要是再敢出来,咱们一枪一个,全都把它放倒,然后拖回村里去剥了皮吃狗肉。” 有人附和着说:“是啊,申哥,这狗肉可是好东西,吃了之后大补啊。” 韩长申没好气地说:“你们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一群吃货,我找你们来是帮我找媳妇来了,你们倒好,就想着”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申哥,咱们这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弄点儿狗肉吃吃,兄弟们跟你出来一趟,咋说也得弄点儿好处不是,总不能让兄弟们空着两手回去吧。” 韩长申说:“只要今天能把我媳妇带回去,别说是狗肉了,你们就是想吃人肉,我也想办法给你们弄来。”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申哥,有你这句话,兄弟们也算没白来一趟,这人肉我看就算了,你就是弄来了,我们们也不敢吃,等一会儿回村里去,你就摆上一桌酒席,让兄弟们美美地吃上一顿就好了。” 韩长申说:“只要兄弟们帮我把这件事情办好了,我是不会亏待弟兄们的。”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一会儿回去了,申哥请大家吃酒席,到时候酒肉管够。” 韩长申这时走到大门前,抬脚用力地踢了一下大门,大门发出一阵“嗡”“嗡”的闷响。 韩长申非常嚣张地叫喊起来:“屋里有喘气的没有,赶紧出来一个,老子有话要说。” 很快院子里就传来了燕五柳的声音:“谁啊,吃饱了没事儿干,这么晚了跑来敲门。” 韩长申说:“臭娘们,你韩大爷我又回来了,你赶快把我媳妇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房子拆了,我让你无家可归。” 燕五柳听出了是韩长申的声音,她冷笑了几声,说:“没想到你还敢回来,刚才算你跑得快,就你那点儿能耐我早就领教过了,两条狗都能把你吓得屁滚尿流的,我看你也就是个草包,有种的你就进来。” 韩长申说:“臭娘们,你给我听好了,我的手里可有猎枪,你别以为两条狗就能把我吓住,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我媳妇交出来。” 燕五柳毫不畏惧地说:“别说你手里有猎枪,你手里就是有大炮,我也不怕,今天我就在院子里等你,我看你能把我咋样。” 韩长申说:“臭娘们,这话可是你说,到时候你可别后悔,你快把门打开,让老子进去。” 燕五柳说:“我这辈子就不知道啥是后悔,想让我给你开门,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有本事你就翻墙进来。” 韩长申说:“兄弟们,翻墙跳进院子里去,记住了,跳进去之后先把那两条狗给我打死,千万不能让那两条狗咬到了。” 秦俊鸟看到韩长申要带着人翻墙跳到院子里去,他急忙蹲下身去,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在地上捡起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他借着火把的光亮用力地向韩长申扔了过去,石头正好砸在了韩长申的后背上。 韩长申痛的怪叫一声,他急忙伸手摸了摸后背上被打的地方,向四处看了几眼,大声说:“谁他妈打我?” 秦俊鸟没有出声,他动作麻利地躲到了一棵杨树的后面。 那个膀大腰圆的男人看了韩长申一眼,好奇地说:“申哥,你这是咋了?” 韩长申恼火地说:“妈的,真倒霉,刚才有人用石头打我。” 膀大腰圆的男人向四处看了看,说:“申哥,这里就咱们这几个人,我们们肯定不会用石头砸你的,会不会是院子里的那个女人干的啊。” 韩长申说:“你也不动动脑子,就算是院子里那个女人用石头打我,也是打我的正面,咋会打到我的后背呢。”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申哥,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这里又没有别人,难道是鬼打的不成。” 韩长申说:“你胡说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要是没有鬼的话,我们们都没有动手,那石头会是谁扔的呢?” 韩长申这时把猎枪拿在手里,向四周看了看,说:“就算真有鬼,老子也不害怕,只要鬼敢露面,老子就一枪崩了他。” 秦俊鸟这时又在树下捡起了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向韩长申打了过去,石头正好打在了韩长申的后脑勺上,韩长申顿时就被打得昏了过去。 膀大腰圆的男人看到韩长申昏了过去,一下子慌了神,他大声地喊了一句:“申哥,你这是咋了,申哥你醒醒啊。” 这时一个矮胖男人快步走了过来,这个男人秦俊鸟刚才在大门口见过,他就是地瓜。 地瓜走到韩长申的身边蹲了下来,然后用手试探了一下韩长申的鼻息,说:“申哥还有气,他就是让石头打晕了过去。” 膀大腰圆的男人向四处看了看,有些惊惶地说:“地瓜,这里不会真有鬼吧,申哥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下子就被打晕了过去,可这里除了咱们几个根本就没有外人。” 地瓜颤声说:“我看这个地方也有些邪门,申哥刚到这里还不到十分钟就被石头砸了两下。”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我看这里八成是闹鬼,你们也不想想,这里就这么一户人家,要是正常人的话,谁会住在这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地瓜说:“我看咱们还是赶紧把申哥抬回去,找村里的马大夫给看看吧。” 膀大腰圆的男人说:“是啊,咱们赶快回村里去吧,申哥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咱们可没法向他家里人交待。” 几个人抬着昏迷不醒的韩长申,一路小跑着回村里去了。 秦俊鸟看到那些人抬着韩长申走远了,这才放心地回去找庞冬芳。 庞冬芳看到秦俊鸟回来了,急忙问:“大哥,燕大姐她没事儿吧?” 秦俊鸟说:“她没事儿,那个韩长申刚才让我用石头给打晕了,那些跟他一起来的人抬着他走了。” 庞冬芳关切地说:“大哥,你没受伤吧?” 秦俊鸟说:“我没受伤,我刚才是躲在暗处打的,那个韩长申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打的。” 庞冬芳说:“燕大姐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秦俊鸟把庞冬芳带到了他家里,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陆雪霏和许志光他们都已经睡下了。 秦俊鸟让庞冬芳睡在他的房间里,又交代了她几句,然后一个人来到了老屋,廖大珠和廖小珠以前曾经住在老屋里,现在她们都已经搬到了二楼,所以老屋一直空着。 老屋的被褥都是现成的,秦俊鸟脱鞋上了炕,他刚把外衣脱掉,这时廖小珠走了进来。 秦俊鸟没想到廖小珠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他愣了一下,说:“小珠,都这么晚了,你咋还没睡啊?” 廖小珠阴沉着脸说:“这么晚了你不也没睡吗?”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小珠,你这是咋了,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廖小珠说:“还能有谁,当然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了。” 秦俊鸟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我咋惹你不高兴了。” 廖小珠哼了一声,说:“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刚才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都看见了,你把一个女人领进了你的房间里。” 秦俊鸟说:“小珠,这大半夜的你跑到厨房里干啥去了?” 廖小珠说:“我肚子饿了,想找点儿吃的东西,没想到正好撞到了你的丑事。” 秦俊鸟解释说:“小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那个女人啥关系都没有。” 廖小珠撅着嘴说:“你嘴上说没关系,谁知道你们两个人都在屋子里干了啥事情。” 秦俊鸟苦笑着说:“小珠,既然你都看见了,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和她是清白的,我只是进去了那么几分钟就出来了,那么短的时间啥都干不了的。” 廖小珠没好气地说:“这男女之间弄那种事情有那么几分钟也就够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连脱衣服和穿衣服的时间都不够,更别说弄那种事情了,小珠,你可别冤枉了好人啊。”

上一篇   第507章放狗

下一篇   第509章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