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穿肚兜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5章穿肚兜

女人说:“新龙,我知道我妈不该跟你要钱,这三万块钱算你借给我的还不成吗,到时候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把钱还给你。” 蒋新龙笑了笑,在女人的细腰上摸了几把,说:“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跟我你咋还分得这么清楚啊,再说了你也哥娶媳妇也是正经事,我总不能眼看着你哥娶不上媳妇不管吧。” 女人说:“新龙,你能说这样的话来,说明我在你心里还是有分量的,我打心眼里高兴,我也算没白跟你好一回。” 蒋新龙这时向左右看了看,说:“冬梅,我快要到家了,你还是回去吧,明天我去找你。” 女人有些依依不舍地说:“新龙,我再送送你吧,反正我回家也啥事情。” 蒋新龙说:“冬梅,你快回去吧,我一会儿去酒厂,你送到这里就行了。” 女人说:“那好,我回去了,明天晚上我等你来我家吃饭。” 女人很快就走远了。 秦俊鸟看着女人的背影,心想这个蒋新龙真不是个好东西,背着崔明琴跟别的女人乱搞,看来蒋新龙身边的女人还真不少。崔明琴要是知道蒋新龙跟别的女人勾搭在了一起,不知道会有啥反应,估计她肯定会跟蒋新龙大吵大闹的。 蒋新龙这个时候走到了院子的门口,他看到大门虚掩着,伸手推开大门,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句:“明琴,我来看你了。” 屋子里没有人应声,蒋新龙还不知道崔明琴已经跟崔明芝去县城了,他接连又喊了几声,屋子里还是没人答应。 蒋新龙这时走进了院子里,想要到屋子里看个究竟。 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向车站走去,然后坐车回到了村子里。 到了星期日的晚上,秦俊鸟照旧来到唐瞎子的老屋,由于最近要忙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他只能在星期日的晚上抽出一些时间来这里看看书。 秦俊鸟来到唐瞎子的老屋后,先把屋子里打扫了一下,然后脱鞋上炕,拿起他上次没看完的那本书继续看了起来。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孟玉双的声音:“俊鸟,你在屋里吗?”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书,说:“我在屋子里,你进来吧。” 房门响动,随后孟玉双走了进来,她的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竹篮子,竹篮子上还盖着一块白色的毛巾,不知道篮子里装的是啥东西。 孟玉双笑着说:“俊鸟,这几天你想我没有,我可天天都在想你,盼着能快点儿跟你见面。” 秦俊鸟故意岔开话题说:“玉双,你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是咋跟金清大哥说的?金清大哥就没问你要干啥去啊?” 孟玉双理直气壮地说:“我出来爱干啥就干啥,他现在得靠我养活,他不敢过问我的事情。” 秦俊鸟说:“你来的时候,村里有没有人看到你?” 孟玉双说:“你放心吧,外边黑灯瞎火的,没人看到我。” 秦俊鸟说:“玉双,你以后来的时候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能让村里人看到了。” 孟玉双说:“俊鸟,你不用担心,村里人很少到唐瞎子这里来,也就是你大晚上的跑到一个死人的屋子里来看书,你也不嫌瘆的慌。” 秦俊鸟笑了笑,说:“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比我家里清静多了。” 孟玉双把手里的竹篮子送到秦俊鸟的面前,然后把白毛巾掀开,说:“俊鸟,你看我给你带来啥好东西了,今天你可是有口福了。” 秦俊鸟向竹篮子里看了一眼,说:“是驴肉。” 孟玉双说:“俊鸟,你先看书,一会儿我给你做酱驴肉吃。” 秦俊鸟说:“玉双,这驴肉挺贵的,你家里边日子过得挺紧巴的,你还是把钱都花在家里人的身上吧,以后别买这些东西了。” 孟玉双说:“俊鸟,这驴肉不是我花钱买的,这是我弟弟给我送来的,这驴肉是我弟弟帮村里人杀驴人家给他的。” 秦俊鸟说:“玉双,我来的时候吃过饭了,你还是把驴肉拿回去吧。” 孟玉双说:“这驴肉可是好东西,你没听人说吗,这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这天底下没啥肉比驴肉更好吃了。” 秦俊鸟说:“玉双,你还是把驴肉拿回家去留给孩子吃吧,孩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让孩子多吃点儿肉,这样也能长个好身体不是。” 孟玉双说:“我给金清和孩子留了大一块,他们就是顿顿吃,两天都吃不了。” 秦俊鸟说:“我已经吃过饭了,我一个人实在吃不了这么多驴肉。” 孟玉双说:“你吃不了也没关系,你可以拿回家去给家里人吃,我知道你家里人多,这些驴肉弄不好还不够吃呢。” 孟玉双拎着竹篮子走到厨房里,把驴肉剁成小块,然后把灶膛里的火点着,把驴肉放到锅里煮了起来。 孟玉双很快就把酱驴肉做好了,她把驴肉切成片,然后把驴肉装在盘子里,端给了秦俊鸟。 孟玉双用筷子夹起一片驴肉送到秦俊鸟的嘴边,说:“俊鸟,你尝尝我做的酱驴肉好吃不好吃?” 秦俊鸟把驴肉吃到嘴里,连连点头,说:“好吃,真好吃。” 孟玉双说:“你要是觉得好吃,就多吃几块。” 秦俊鸟说:“玉双,你也吃啊,别光我一个人吃。” 孟玉双说:“还是你自己吃吧,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 秦俊鸟从孟玉双的手里接过筷子,很快就把盘子里的酱驴肉吃掉了一多半。 孟玉双这时把外衣脱掉,让秦俊鸟没想到的是孟玉双里边没有穿别的衣服,只穿着一个鲜红的肚兜,肚兜紧紧地裹贴在孟玉双的身上,使她的身子愈发显得纤细诱人。 孟玉双挺了挺胸脯,说:“俊鸟,你看我穿这个好看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咋穿上这个东西了?” 孟玉双抿嘴一笑,说:“这是肚兜,我是专门穿给你看的。” 秦俊鸟把手里的筷子放下,说:“这东西是过去的女人穿的,现在都不穿这个了。” 孟玉双说:“正是因为现在的女人都不穿了,所以我才穿它,还是穿这个东西舒服,不像胸罩那东西紧紧地箍在身上,难受死了。” 秦俊鸟伸手在孟玉双雪白的肩膀上摸了几下,说:“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个东西?” 孟玉双说:“当然是我自己做的了,这个东西现在可没地方买去。” 秦俊鸟这时拍了拍肚子,打了一个饱嗝,说:“玉双,我吃不下去了。” 孟玉双笑嘻嘻地说:“这肉你吃不下去了,那吃我还能吃下去吗?” 秦俊鸟把手放到孟玉双的大腿上抚弄起来,说:“能不能吃下去,那就看你听不听话了。” 孟玉双这时伸手把灯拉灭,两个人在炕上翻滚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晚上,秦俊鸟牵着两条狗来到了燕五柳住的地方,这两条狗是他跟村里人要的。村里人养狗的人家比较多,有的人家甚至养好几条狗,所以要两条狗并不是啥难事儿。 燕五柳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白天还好说,可是到了晚上万一有坏人来,燕五柳非吃亏不可,要是她在院子里养上两条狗的话,就算有坏人来,也不敢轻易闯进院子里。 秦俊鸟来到了大门口,他抬手敲了几下大门,大声地说:“五柳嫂子,快开门,我是俊鸟。” 燕五柳很快把大门打开了,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帮你跟村里人要了两条狗,这样晚上有了这两条狗在院子里,就算有啥不三不四的人想打坏主意,也不敢把你和孩子咋样。” 燕五柳说:“太好了,有了这两条狗养在院子里,到了晚上我和孩子就不用害怕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前几天你男人王雨来又来我家找我了。” 燕五柳说:“他又去找你干啥?王雨来这个畜生,他就是个狗皮膏药,一旦黏上了,甩都甩不掉。” 秦俊鸟说:“王雨来这次学乖了,他一看到我就跟我说好话,低三下四的,就差没跪下来给我磕头了。” 燕五柳说:“这个王雨来平时在村里横行霸道的,没见他跟谁服过软,这次咋变得有些不像他了。” 秦俊鸟说:“他这么做其实就是想知道你住的地方,上次他跟我来硬的,被我打了一拳头,所以这次想跟我来软的。” 燕五柳说:“俊鸟,你可千万别一时心软,把我住的地方告诉他,王雨来那个人我太了解他了,他这个人一向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他说的话还不如放屁呢,我当初就让他那张嘴给骗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就他玩的那点儿小把戏,根本骗不了我,五柳嫂子,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把你住的地方告诉他的。” 燕五柳说:“这样就好,王雨来说的话你可千万别信,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和孩子住的地方,那我和孩子就别想过安宁日子了。” 秦俊鸟这时把两条狗牵进了院子里,院子里有一棵碗口粗的桃树,他把两条狗拴在了桃树上。

上一篇   第504章老姑娘

下一篇   第506章强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