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老姑娘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4章老姑娘

蒋新龙一把将崔明琴抱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到了炕上,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两个人在炕上翻滚了起来,还不时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蒋新龙这时把崔明琴的外衣脱掉了,又把手伸进了她的裤腰里,想要脱她的裤子。 崔明琴急忙拦住蒋新龙,向窗外看了一眼,说:“新龙,你先别急,我去把窗帘挡上。” 蒋新龙急不可耐地说:“都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来的,别费那事儿了。” 崔明琴态度坚决地说:“那也不行,不挡窗帘,你就别碰我。” 蒋新龙只好说:“好吧,听你的,你说挡就挡。” 蒋新龙有些不太情愿地从崔明琴的身上爬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 崔明琴走到窗前向窗外张望了几眼,然后把窗帘挡好。 秦俊鸟这时急忙蹲下身去,把身子躲藏在一片灯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幸好他反应的快,没有被崔明琴发现。 很快屋子里传来两个人的喘息和呻吟声。 听到这种声音,秦俊鸟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狗日子的蒋新龙,一天到晚就知道搞女人,早晚有一天得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蒋新龙和崔明琴正在炕上亲热,秦俊鸟可没心情听他们发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墙根下,翻身跳出院子,快步向停放小轿车的地方走去。 到了第二天上去,秦俊鸟把崔明芝带到了崔明琴住的地方,他指了指了院子的大门,说:“你妹妹崔明琴就住在这个院子里,这是你们姐妹之间的家事,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崔明芝说:“俊鸟兄弟,麻烦你帮我去找一辆车来,等一会儿我见到明琴,我就带她去医院看我爸。” 秦俊鸟说:“那好,我这就帮你去找车。” 秦俊鸟说完向棋盘乡大酒店的门口走去,棋盘乡大酒店是棋盘乡档次最高的饭店,那里来往的客人比较多,车当然也多,要想找去县城的车,到这里最好找了。 崔明芝抬手敲了几下门,院里这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崔明琴的声音也从院子里传了出来:“谁啊?” 崔明芝没有应声,依然在不停地敲门。 这时门开了,崔明琴从里边探出头来,她没想到敲门的人竟然是崔明芝,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崔明芝,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崔明芝一把抓住崔明琴的胳膊,说:“死丫头,你让我找得好苦啊,没想到你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崔明琴这时缓过神来,说:“姐,你咋知道我住在这个地方?” 崔明芝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啊?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没良心的东西。” 崔明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姐,看你说的,我咋会不认识你呢。” 崔明芝瞪了崔明琴一眼,说:“我要是不找上门来的话,我看你一辈子都不会见家里人的。” 崔明琴说:“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有啥话咱们还是到里边去说吧。” 崔明芝说:“咱爸病了你知道吗?” 崔明琴点了点头,不敢去看崔明芝的眼睛,小声地说:“我知道,蒋新龙跟我说了咱爸住院的事情。” 崔明芝说:“你知道就好,你马上跟我回去,咱们去医院看咱爸。” 崔明琴说:“姐,我不想回家,我也不想见咱爸,你就别逼我了。” 崔明芝说:“你为啥不想见咱爸,咱爸当初是打了你,可他毕竟是你爸,这父女之间哪有记仇的,他打你也是为了你好,你当初干的那些事情就该打……” 崔明琴一跺脚,打断崔明芝的话,说:“姐,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跟你去看咱爸还不成吗?” 崔明芝说:“那好,你现在就跟我走,咱爸天天念叨着要见你,你要是去看他了,说不定他的病就好了。” 崔明琴说:“姐,你先把手松开,我去打个电话,把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 崔明芝死死地抓着崔明琴的胳膊,说:“咱们还是先去医院,等到了医院你再打电话。” 崔明琴皱着眉头说:“姐,我又不能跑了,你咋把我当成犯人对待了。” 崔明芝冷笑了一声,说:“你说对了,我现在就是把你当成犯人了,今天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到医院去。” 崔明琴说:“哎呀,姐,你就是再着急,也得让我进去换套衣服吧。” 崔明芝说:“咱们是去看咱爸,又不是去相对象,用不着换衣服。”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在两个人的身边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门一开,秦俊鸟从轿车里钻了出来,他走到崔明芝的面前,说:“去县城的车找到了,我已经跟司机谈好了价钱。” 崔明芝说:“谢谢你了,俊鸟兄弟。” 秦俊鸟说:“这不过是小事儿一桩,你就别客气了。” 崔明琴没想到秦俊鸟会从出租车上下来,她吓得脸色大变,说:“秦俊鸟,你咋会在这里?” 秦俊鸟笑着说:“崔秘书,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吧,你这几天过得咋样?” 崔明琴看了崔明芝一眼,说:“秦俊鸟,你咋会认识我姐?” 秦俊鸟说:“这件事情说起来可就话长了,还是让你姐以后慢慢跟你说吧。” 崔明琴说:“秦俊鸟,你心里到底在打啥鬼主意?你要是想耍啥花招就冲着我来,这事儿跟我姐没关系,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崔明芝说:“明琴,你咋能这么跟俊鸟兄弟说话呢,要不是有他帮忙,我还不能这么快找到你呢。” 秦俊鸟说:“崔秘书,我没你想的那么坏,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我跟蒋新龙那种小人可不一样。” 崔明琴撇了撇嘴,说:“你嘴上说的好听,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秦俊鸟说:“咱们之间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还是快点儿跟你姐去医院吧。” 崔明芝说:“是啊,明琴,别说那么多了,咱们去医院看咱爸要紧。” 崔明芝把崔明琴拉上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一踩油门,出租车一溜烟走远了。 秦俊鸟转身刚想走,这时他忽然看到蒋新龙和一个年轻的女人迎面走了过来,蒋新龙紧紧地搂着女人的腰,两个人一副如胶似漆亲亲我我的模样。 秦俊鸟急忙躲到一边,在暗中盯着两个人。 只听那个女人说:“新龙,你啥时候娶我过门啊,我爸和我妈都问过我好几次了。” 蒋新龙说:“冬梅,你再耐心等上一段时间,我这些日子太忙了,等过完了年,我就准备咱们两个人的婚事,到时候我一定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门。” 女人说:“新龙,我为了你都做了三次人流手术了,人家大夫都说了,我不能再做人流手术了,要不然的话我以后就不能生孩子了。” 蒋新龙说:“冬梅,都是我不好,让你为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女人叹了口气,说:“你嘴上说的好听,可你身边女人那么多,我就怕你哪天看上了别的女人,到时候不要我了。” 蒋新龙说:“冬梅,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辜负你的。” 女人说:“新龙,我可是把啥都给了你,你要是不要我了,那我可只有死路一条了。” 蒋新龙说:“啥死不死的,你以后别把这个字挂嘴边,多晦气啊。” 女人说:“新龙,我都二十四了,我身边比我小的姑娘都结婚了,我要是再不结婚,可就成了老姑娘了。” 蒋新龙说:“咱们还都年轻,这么早结婚不好,人家城里人现在都流行晚婚晚育。” 女人说:“我妈说了,这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女人也就这么几年好光景,要不趁着这个时候找个好人家嫁了,以后想找好人家可就难了。” 蒋新龙说:“你别啥话都听你妈的,我看你妈那个人就是见钱眼开。” 女人说:“我妈是有些贪财,可我妈是过来人,她说这些也都是为了我好。” 蒋新龙说:“我看她是为了你哥好。” 女人说:“对了,说到我哥,你答应给我妈的那三万块钱,啥时候给她啊。” 蒋新龙说:“我现在手头有点儿紧,过几天我就给她送过去。” 女人说:“我哥已经跟女方的娘家人说好了,给女方三万块钱的彩礼钱,要是没这三万块钱的彩礼钱,我哥的婚事可就吹了。” 蒋新龙说:“这女人遍地都是,你哥为啥就偏偏看上那个女人了,这三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要是换别人家都能娶两个媳妇的了。” 女人说:“还能为啥,我哥还不是看那个女人长得好看,要不然他也不会给女方三万块钱的彩礼钱。” 蒋新龙说:“看来你哥眼光还挺高的,谁都想娶漂亮媳妇,就怕他把媳妇娶到家里了却没本事养人家。” 女人说:“新龙,你说话咋阴阳怪气的呢,你是不是心疼那三万块了。” 蒋新龙说:“看你说的,我咋会心疼那几个钱呢,我既然答应你妈了,到时候我会一分不少把钱给她的。”

下一篇   第505章穿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