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看到你就想犯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3章看到你就想犯贱

到了第二天上午,秦俊鸟带着崔明芝来到了蒋新龙的酒厂。 两个人刚走到酒厂的大门口,碰巧看到蒋新龙从酒厂门口的值班室里走出来。 秦俊鸟急忙快步走上前去叫住了蒋新龙。 蒋新龙看到秦俊鸟来了,笑着说:“秦老板,你今天主动来找我,是不是想通了,要把酒厂卖给我。” 秦俊鸟板着脸,冷冷地说:“蒋新龙,你别得意,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酒厂的事情。” 蒋新龙有些意外地说:“你来不是为了酒厂的事情,那是为了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我带了一个人来,是她想见你。” 蒋新龙已经看见了站在秦俊鸟身后的崔明芝,说:“谁想见我啊?” 秦俊鸟知道蒋新龙是明知故问,但他回头看了崔明芝一眼,说:“就是她。” 蒋新龙打量了崔明芝几眼,皱着眉头说:“我好像不认识她。” 秦俊鸟说:“崔明琴你总该认识吧,她是崔明琴的姐姐。” 蒋新龙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崔明芝这时走到蒋新龙的面前,大方地笑了笑,说:“你就是蒋新龙蒋老板吧,听说我妹妹崔明琴跟你在一起。” 蒋新龙点了点头,说:“她前一段时间是在我这里当秘书,不过后来不干了。” 崔明芝说:“蒋老板,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 蒋新龙一头雾水地说:“好啊,咱们去我的办公室说吧。” 崔明芝跟在蒋新龙的身后走进了酒厂,秦俊鸟等在酒厂的大门口,远远地看着两个人走进了气派的办公楼。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崔明芝从酒厂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急忙走上前去,问:“你见到崔明琴了吗?” 崔明芝摇了摇头,有些丧气地说:“没见到,那个蒋新龙给明琴打了一个电话,可明琴在电话里说不想见我。” 秦俊鸟说:“你没跟蒋新龙说你爸病了吗?” 崔明芝说:“我说了,可是没等他把我爸病了的事情告诉明琴,明琴就把电话给挂了。” 秦俊鸟说:“你不用着急,我看这样吧,我帮你再想想办法,我先把你送到我妈那里去,你等我的消息。” 崔明芝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兄弟,给你添麻烦了。” 秦俊鸟说:“你就别客气了,谁让我遇上这个事情了呢,我能帮就帮一把。” 秦俊鸟又把崔明芝送回到了孟水莲家里,他一个人开着陈金娜送给他的那辆小轿车来到了乡里,他找了一个地方把小轿车停好,然后来到了棋盘乡大酒店的门口,他在棋盘乡大酒店的门口转悠了几个来回,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秦俊鸟知道崔明琴只有两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一个地方是蒋新龙的酒厂,另外一个地方就是棋盘乡大酒店,崔明芝今天在酒厂里没见到崔明琴,看情形崔明琴应该不在酒厂里,要不然蒋新龙也不会给她打电话。 要想找到崔明琴,只要盯紧了蒋新龙,肯定能发现崔明琴的行踪。 秦俊鸟知道蒋新龙每天晚上都会到棋盘乡大酒店来吃饭,顺便处li一些大酒店里的事情,他现在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酒厂上,所以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过来。 如果崔明琴不在酒厂的话,那她肯定躲在棋盘乡大酒店里。 崔明琴帮蒋新龙偷到了酿酒秘方,算是蒋新龙的头号功臣了,两个人现在肯定打得火热,到了晚上两个人肯定要见面的。 秦俊鸟在棋盘乡大酒店的门口蹲守了整整一个下午,暗中观察着大酒店的动静,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出大酒店的人。 到了晚上六点多天快要黑的时候,蒋新龙开着小轿车来到了棋盘乡大酒店的门口。 秦俊鸟只看到蒋新龙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崔明琴根本就没有露面。 蒋新龙把车停好后,慢悠悠地走近了棋盘乡大酒店。 秦俊鸟本打算跟进去看看,可是又怕让人认出来,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眼看着大酒店就要打烊了,这个时候蒋新龙搂着崔明琴从棋盘乡大酒店里走了出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副很亲热的模样。 秦俊鸟的判断没有错,崔明琴果然藏在棋盘乡大酒店里,他在大酒店外边苦守了几个小时,也算没白费工夫。 秦俊鸟没有惊动两个人,两个人出了大酒店后,一路向东走去。 秦俊鸟悄悄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两个人走出大约有三百多米,来到了路边的一个小院门前。 蒋新龙掏出钥匙把院门上的锁打开,然后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里。 崔明琴跟在蒋新龙的身后也走进了院子里,她向四处看了看,说:“新龙,这是谁家啊?” 蒋新龙说:“这个院子是我跟朋友借的,咱们暂时先在这里住几天。” 两个人这时走到房门前,蒋新龙把房门打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屋子里。 很快屋里边就亮起了灯。 秦俊鸟在小院的周围转了一圈儿,在一处光线比较昏暗的地方翻墙跳进了院子里,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窗前,窗户上没有挡窗帘,屋子里的情景能看得一清二楚。 秦俊鸟看到蒋新龙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烟,崔明琴坐在梳妆台前,手里着一个化妆盒正对着镜子化妆。 蒋新龙这时说:“明琴,你真不想见你姐啊?” 崔明琴说:“不想,我家里的人我谁都不想见。” 蒋新龙说:“你姐说你爸病了,想见见你,看她那个样子挺着急的。” 崔明琴满不在乎地说:“病了就病了,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又不是大夫,就算把我找去了,我也治不好我爸的病。” 蒋新龙说:“可他毕竟是你爸,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儿太狠心了。” 崔明琴说:“咱们还是别说我爸了,提起他我心里就别扭,要不是他当初打了我,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蒋新龙说:“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我亏待你了一样。” 崔明琴这时把手里的化妆盒放到梳妆台上,说:“我好个屁啊,这些天东躲西藏的,就跟做贼一样,这种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蒋新龙陪着笑脸说:“明琴,你再委屈几天,等我把秦俊鸟的酒厂给弄到手,你就没事儿了,到时候你愿意干啥就干啥,我保证不拦着你。” 崔明琴没好气地说:“我自从认识你之后,就没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我看我就是上辈子欠你的。” 蒋新龙说:“明琴,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心里有数,以后我会加倍补偿给你的。” 崔明琴撇了撇嘴,表示不太相信蒋新龙说是话,她说:“我姐她还说啥了?” 蒋新龙说:“她没说别的,我现在仔细这么一看,你和你姐长得还挺像的,不过你姐比你要漂亮一些。” 崔明琴瞪了蒋新龙一眼,说:“你可别打我姐的主意,我姐和我不一样,她是正经人,我姐夫还是中学的校长呢。” 蒋新龙笑着说:“我就是再好色,也不会看上一个比我大的女人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崔明琴说:“你嘴上说的好听,像你这种人啥事情干不出来,只要对了你的心思,就是八十岁的老婆子你都不会放过的。” 蒋新龙说:“我又不是日本鬼子,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只要是女的,就不放过。” 崔明琴说:“新龙,咱们说正经的,我不想藏在大酒店里了,这几天我都呆腻了,我一闻到大酒店里的那股味儿我就想吐。” 蒋新龙说:“明琴,这几天你还不能露面,你偷了秦俊鸟的酿酒秘方,他肯定恨死你了,说不定他现在正满世界找你呢。” 崔明琴不以为然地说:“就算秦俊鸟找到我了又能咋样,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蒋新龙说:“秦俊鸟倒是不敢杀你,不过你要是落到了他的手里,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崔明琴说:“我看那个秦俊鸟就是一个大笨蛋,你怕他我可不怕他。” 蒋新龙说:“我是啥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过谁,不过秦俊鸟那小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咱们要想把他的酒厂弄到手,得好好动动脑子。” 崔明琴说:“咱们还是别说那个秦俊鸟了,一提起他的名字,我就恶心。” 蒋新龙说:“明琴,你要是不愿意住在大酒店里,你就住在这里吧,这里比较清静,离大酒店又近。” 崔明琴说:“这里比大酒店强不了多少,不过还好,至少这里没有大酒店那股难闻的味道。” 蒋新龙这时把手里的烟掐灭,站起身来走到崔明琴的身后,伸手在后面抱住她,把鼻子凑到她的身上闻了闻,说:“明琴,你可真香啊。” 崔明琴扭动了几下身子,撅起嘴说:“讨厌,别碰我,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蒋新龙说:“明琴,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你越是不让我碰,我就越来劲。” 崔明琴笑嘻嘻地说:“我看你就是犯贱。” 蒋新龙把手放到了崔明琴那丰满的胸脯上,说:“我一看到你就想犯贱。”

下一篇   第504章老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