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自鸣得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1章自鸣得意

秦俊鸟说:“王雨来,你跟我保证没用,这些话你应该跟五柳去说,你对不起的人是她。”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也是男人,你知道男人都是一个德行,有的时候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很容易在男女关系上犯错误,可这也不是啥罪大恶极的事情,只要我以后不再犯了不就好了。” 秦俊鸟说:“你说这些歪理是想给自己找借口开脱,真不知道那个姓马的女人有啥好的,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跟那个女人鬼混,这下好了,闹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咋样收场。”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就把五柳住的地方告诉我吧,我这个家要是散了,对你也没啥好处不是,你把五柳住的地方告诉我,到时候我和五柳要是和好了,你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秦俊鸟说:“实话跟你说,我知道五柳现在住在啥地方,可我不能告诉你,你嘴上说跟那个跟那姓马的女人断绝了关系,可谁知道是真是假,我又不能天天在身边看着你,等你真正和那个女人断绝了关系,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和那个马晓娥已经分开了,我要是有一句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秦俊鸟说:“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你心里知道,你跟我发誓一点儿用也没有,你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现在就告诉我吧,五柳她带着孩子走了这么多天了,这家里边冷冷清清的,我想吃口热饭都没人给做,你是不知道我这些天是咋样熬过来的。” 秦俊鸟说:“我会把你说的这些话告诉五柳的,到时候她愿不愿意回来,我就做不了主了。” 秦俊鸟说完推门进到了院子里,不再搭理王雨来了。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别走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秦俊鸟这个时候把院子的大门一关,任凭王雨来在门外说啥,他都不应声。 从王雨来这种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跟放屁没啥区别,狗改不了吃屎,他低三下四的来求秦俊鸟,又赌咒发誓的,不过就是想知道燕五柳住的地方,秦俊鸟没那么傻,被他几句花言巧语就给骗住了。 燕五柳想回家还是继续在外边住,得由她自己决定,她好不容易从火坑里逃出来,秦俊鸟可不想再把她推到火坑里去。 这几天秦俊鸟一直在忙建职工宿舍的事情,他想早一点儿把职工宿舍建起来,这样工人们就不用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了。 这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秦俊鸟出了酒厂的大门,他看到酒厂的门口停着一辆小轿车,秦俊鸟一眼就认出来这辆小轿车是蒋新龙的。 这时车门一开,蒋新龙从轿车上走下来,皮笑肉不笑地说:“秦老板,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我都在这里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秦俊鸟知道蒋新龙是为啥而来的,崔明琴偷走了假的酿酒秘方,蒋新龙肯定要在酿酒秘方上大做文章,秦俊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秦俊鸟笑了笑,说:“蒋老板,是哪阵仙风把你吹来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不过就算你再不愿意见我,我还是厚着脸皮来了。” 秦俊鸟说:“蒋老板,我咋会不愿意见你呢,虽然咱们算不是朋友,可也不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想跟你跟好好聊聊,就是不知道你时间没有。” 秦俊鸟说:“好啊,你想在啥地方聊啊,去我的办公室咋样,那里清静。” 蒋新龙说:“咱们还是去冯寡妇的食杂店吧,我让冯寡妇做了几个菜,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说:“好啊,正好我还没有吃饭,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秦俊鸟跟着蒋新龙来到了冯寡妇的食杂店,冯寡妇这个时候已经把菜做好了。 两个人走进食杂店后面的屋子里,只见饭桌上摆着两荤两素,一共是四个菜,还摆着一瓶茅台酒。 秦俊鸟和蒋新龙脱鞋上了炕,两个人坐了下来。 蒋新龙把茅台酒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笑着说:“秦老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还是咱们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喝酒吧。”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是啊,咱们两个人一共也没见过几次面,而且一见面就吵架,更别说在一起喝酒了。” 蒋新龙这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举起酒杯,说:“秦老板,咱们干一杯咋样?” 秦俊鸟也举起酒杯,说:“好啊,咱们把这杯干了。” 秦俊鸟和蒋新龙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两个人都把酒杯里的酒喝掉了。 蒋新龙把酒杯放到桌子上,说:“秦老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做一笔生意,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秦俊鸟说:“蒋老板,咱们两个人是同行,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咱们两个人应该没啥生意可做的吧。” 蒋新龙说:“秦老板,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想跟你谈的生意跟你的酒厂有关。”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咋忽然对我的酒厂感兴趣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想把你的酒厂买下来,你开个价吧。”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这个酒厂可是我的命根子,再说了你也自己也有酒厂,你为啥要买我的酒厂呢?” 蒋新龙一本正经地说:“秦老板,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在跟你说笑话吗?” 秦俊鸟说:“秦老板,你真要买我的酒厂啊?我的酒厂不如你的酒厂好,你咋还看上我的酒厂了呢。” 蒋新龙说:“当然了,我今天把你找来就是为了跟你谈这个事情,把酒厂卖给我,你想要多少钱?” 秦俊鸟说:“蒋老板,既然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那我也给你一句痛快话,这个酒厂我是不会卖的。” 蒋新龙说:“我知道这个酒厂是你的摇钱树,你靠着这个酒厂挣了不少钱。” 秦俊鸟说:“你知道就好,我就是把我自己卖了,我都不会卖这个酒厂的。” 蒋新龙说:“秦老板,要是放在以前我是不会买你这个酒厂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你必须得把这个酒厂卖给我。”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还想强买强卖不成吗,我说过我是不会卖这个酒厂的。” 蒋新龙说:“我是个生意人,我知道做生意得双方都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秦俊鸟笑了笑,说:“蒋老板,看来这笔生意咱们是谈不成了,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继续喝酒。” 蒋新龙说:“秦老板,这笔生意能不能谈成现在还不好说,我想跟你看一样重要的东西。” 秦俊鸟说:“蒋老板,你想给我看啥稀罕东西啊?” 蒋新龙这时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日记本,然后在秦俊鸟的眼前晃了几下,一脸得意地说:“秦老板,你猜猜这是啥东西?” 秦俊鸟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日记本,这个日记就是他藏在床下的那个日记本,日记本上写着假的酿酒秘方,后来这个日记本让崔明琴给偷走了,当然这一切都是秦俊鸟安排好的。 秦俊鸟假装糊涂说:“蒋老板,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这还用猜呢,这不就是一个日记本,我的眼睛又不瞎。” 蒋新龙说:“你知道这日记本上写的是啥东西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又没有透视眼,我咋能知道日记本上写的是啥东西呢。” 蒋新龙说:“那我告诉你,这个日记本上写的是你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的酿酒秘方。” 秦俊鸟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眼睛盯着蒋新龙手里的日记本,说:“你说啥,你说这个日记本上写着丁家老酒的酿酒秘方?” 蒋新龙洋洋得意地说:“一点儿没错,要不要我给你念一段听听啊。” 秦俊鸟说:“我说这个日记本咋看着这么眼熟呢,这不就是我藏在床底下的那个日记本吗。” 蒋新龙说:“你没想到这个日记本会落到我的手里吧。” 秦俊鸟说:“你是咋弄到这个日记本的?” 蒋新龙说:“崔明琴是我安插在你们酒厂的人,这个日记本就是她帮我弄来的。” 秦俊鸟懊悔地说:“我说这几天咋没看到崔明琴的人影,我还以为她出了啥意外呢,没想到她偷走了酿酒秘方,我真不该相信这个贱女人。”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现在酿酒秘方在我的手上,有了它,我的酒厂也可以生产跟你们酒厂一样的丁家老酒。” 秦俊鸟气急败坏地说:“蒋新龙,你也太缺德了,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你都能干得出来,你快把日记本还给我,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秦俊鸟说完伸手就要去抢蒋新龙手里的日记本,蒋新龙急忙把日记本放回口袋里,说:“秦老板,你就算把这个日记本抢回去也没用,像这样写着酿酒秘方的日记本我还有十个,你能把这十个日记本都抢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