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一会软一会硬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0章一会软一会硬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这不是配得上还是配不上的问题,俗话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我要是真跟你做了那种事情,我以后咋还有脸登你家的门啊。” 孟玉双说:“俊鸟,你是不是看不上我,觉得我生过孩子,嫌弃我年纪比你大,所以才拿这些话当借口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一直都拿你当亲嫂子看待,我从来没往那个方面想过。” 孟玉双说:“俊鸟,这还有啥好想的,我人都在你的面前了,上次我把衣服都脱了,你倒好,胆子比芝麻还小,一溜烟逃跑了,这次你可不能再犯傻了。”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玉双嫂子,我不是胆子小,这有些可以做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孟玉双说:“俊鸟,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别婆婆妈妈的了,这种送上门的好事儿不是谁都能遇到的,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跟我在一起你不吃亏。”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这不是吃不吃亏的事情,你让我咋说呢。” 孟玉双迫不及待地说:“俊鸟,你啥也别说了,快点儿脱衣服吧,这乱石岭很少有人来,咱们想咋样快活就咋样快活,就算弄出天大的动静来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越说越不像话了,我咋能当着你的面脱衣服呢。” 孟玉双这时把抱着秦俊鸟的手松开了,开始解胸前衣襟的纽扣,她冲着秦俊鸟一笑,说:“俊鸟,我知道你脸皮薄,我就喜欢你这这个样子,我先把衣服脱了,然后你再脱。” 孟玉双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了,她光着身子站在秦俊鸟的面前,脸色没有一丝害羞的表情,就好像秦俊鸟根本不存在一样。 孟玉双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啥样的阵势她没见过,所以在男女房事这方面没有啥顾忌。 秦俊鸟虽然也有过不少女人,这炕上的活计也没少干,可是跟孟玉双比起来还是有些放不开,要是让他脱光了衣服站在孟玉双的面前,他非得脸红不可。 秦俊鸟把脸扭到一边,说:“玉双嫂子,你快把衣服穿上,这荒山野岭的风大,你别冻感冒了。” 孟玉双伸手在身上摸了几下,笑盈盈地说:“俊鸟,你要是真心疼我,怕我冻感冒了,那就赶快把衣服脱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不能脱衣服,你就别逼我了。” 孟玉双说:“俊鸟,你要是不好意脱的话,我来帮你脱。” 孟玉双说完走过去,把秦俊鸟推倒在床上,然后爬到秦俊鸟的身上,她两个丰满肥硕的肉峰吊在胸口,颤颤悠悠的,在秦俊鸟的眼前晃来晃去的,看得他浑身火烧火燎的,下身的那个宝贝疙瘩更是蠢蠢欲动。 秦俊鸟实在忍不住,就伸手在孟玉双的一个肉峰上捏了一下,孟玉双痛的叫了一声,说:“俊鸟,你轻一些,这东西是肉做的,不是石头做的。”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的情绪被她调动起来了,她这时开始动手脱秦俊鸟的衣服,直到把秦俊鸟的衣服也扒光了。 两个人这个时候都是光溜溜的,秦俊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只能硬着头皮跟孟玉双亲热了。 虽然孟玉双是个不错的女人,模样长得俊俏,身子也很勾人,可是秦俊鸟从心里往外不愿意跟孟玉双发生那种关系,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太光彩,毕竟他曾经帮过孟玉双一家,如今他却和孟玉双搞到了一起,这显得他当初帮孟玉双一家有些动机不纯,似乎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孟玉双在男女房事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在她一番撩拨之下,秦俊鸟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两个人在工棚里狠命地折腾着,把木板床弄得“咯吱”“咯吱”直响,差点儿没把木板床给压断了。 秦俊鸟以前常常听村里的男人议论女人,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孟玉双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像她这种年岁的女人一般男人都吃不消的,更何况她男人廖金清出了车祸,那个东西又不好使了,她得有半年多没碰过男人了,如今碰到秦俊鸟,她就如同火山喷发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到了最后,秦俊鸟累得腰都快要断了,实在没有力气继续折腾了,孟玉双这时才放过了他。 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木板床上,秦俊鸟大口地喘着气,全身都是汗水,孟玉双也累得不轻,额头上挂满了汗珠,头发也湿漉漉的。 孟玉双把脑袋枕在秦俊鸟的胳膊上,心满yi足地说:“俊鸟,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从今往后我的身子只给你留着,我绝对不会让别的男人碰我一下的。” 秦俊鸟在孟玉双的大腿上摸了几下,说:“玉双嫂子,你刚才可真吓人,也就是我的身子骨结实,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你折腾散架了。” 孟玉双撅起嘴,假装不高兴说:“咱们俩都有这种关系了,你咋还叫我嫂子呢,以后你就叫我玉双。” 秦俊鸟说:“那好,我以后就叫你玉双。” 孟玉双说:“俊鸟,以后你要是想我了,就到我家里来找我,我保证保你伺候得跟今天一样舒坦。” 秦俊鸟说:“玉双,以后咱们最后少见面,我更不能经常去你家里找你,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会在背后说闲话的。” 孟玉双说:“可我要是想你了咋办?”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你要是想我了,每到星期日的晚上你就去唐瞎子的老屋找我,到时候咱们在那里见面。” 孟玉双说:“为啥非得是星期日啊?我平时去找你难道就不行啊?” 秦俊鸟说:“我到星期日的时候会去唐瞎子的老屋看书,你要是平时去那里根本找不到我。” 孟玉双说:“那好吧,想见一面可真不容易,弄得跟牛郎织女鹊桥会一样。” 秦俊鸟说:“玉双,这也是没有办法,你就忍耐一下吧。”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穿好衣服,下了乱石岭,沿着原路返回。 天快黑的时候,两个人回到了村子里。 秦俊鸟刚走到自己家的大门口,就看到王雨来满脸含笑地走了过来。 秦俊鸟停下脚步,眼睛瞪着着王雨来,没好气地说:“王雨来,你又跑来干啥,是不是觉得我上次打你打得太轻了,还想让我再打你几拳头。”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这次来是专门向你赔礼道歉的,上次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不该到你家里来大吵大闹,我就是一个混蛋,你别把上次的事情放在心上。” 秦俊鸟原本以为王雨来是找他算账的,没想到他一上来就说软话,跟上次来他家的蛮横态度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弄得秦俊鸟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说:“你知道错就好,谁让你跑到我家里来胡闹的,那都是你自找的。”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我知道是我自找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这种人一般见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屁好了。” 秦俊鸟说:“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就算扯平了。”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求你,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 秦俊鸟说:“啥事情啊?你说出来我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王雨来笑着说:“俊鸟兄弟,这件事情你一定能帮得上我的,就看你愿意不愿意帮了。” 秦俊鸟说:“王雨来,你别啰嗦了,说话跟绕口令一样,你有话就直说吧。” 王雨来低声下气地说:“俊鸟兄弟,你就把五柳和孩子住的地方告诉我吧,我求求你了,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乡亲,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妻离子散吧。” 秦俊鸟这下知道他的用意了,他跑来向秦俊鸟低头认错,原来是想知道燕五柳和孩子住的地方,他上次来硬的不成,这次就来软的,看来这个王雨来还挺有心计的。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燕五柳是你媳妇,你连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还好意思跑来问我。” 王雨来陪着笑脸说:“俊鸟兄弟,你就把五柳住的地方告诉我吧,她和孩子都好长时间没回家了。” 秦俊鸟本想把燕五柳住的地方告诉王雨来,可是转念一想,这个王雨来一阵阴一阵晴的,肯定没安啥好心,要是让他知道了燕五柳的住处,那燕五柳就别想过安生日子了。 秦俊鸟说:“我不知道五柳住在啥地方,你还是自己去找吧。”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你就行行好,把五柳住地方告诉我吧,我这几天都快要急死了。”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脚上的水泡都是自己走的,你要不跟那个姓马的女人胡搞,五柳也不会带着孩子离家出走,说到底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儿。” 王雨来说:“俊鸟兄弟,我不是人,我是个畜生,我不该跟别的女人胡搞,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跟那个女人来往了。”

上一篇   第499章乱石岭上

下一篇   第501章自鸣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