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来硬的 - 山村如此多娇

第50章 来硬的

蒋新龙一看苏秋月把他买东西全都扔了,顿时恼羞成怒,他恶狠狠地说:“苏秋月,没想到你一点情面也不讲,你今天这么对我,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蒋新龙说完转身走出了屋子,秦俊鸟冲着蒋新龙的背影吐了一口痰,大声警告他说:“蒋新龙,你以后要是再敢跑到我家里来,我一定轻饶不了你。” 蒋新龙回过头来目光阴毒地看了秦俊鸟一眼,然后转过身去走出了秦俊鸟家。 秦俊鸟看了苏秋月一眼,问:“秋月,他咋来了?” 苏秋月把脸一沉,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没啥意思,我就是随便问一问。” 苏秋月说:“腿长在他身上,他愿意去啥地方我说了又不算。” 秦俊鸟说:“我看他对你还是不死心。” 苏秋月说:“他死不死心那是他的事情,我对他早就死心了。” 秦俊鸟说:“秋月,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秋月说:“他没把我怎么样。” 苏秋月说完就走进了里间的屋子,秦俊鸟一看苏秋月有些不太爱搭理他,不禁有些恼火。 自从结婚以后,苏秋月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秦俊鸟每次想跟她套套近乎,结果都是热脸贴个冷屁股,秦俊鸟对此心里一直感到不平衡。 秦俊鸟一脸不高兴地走到里间屋子,说:“秋月,你为啥对我这么冷淡,我把自己的一颗心全都掏给了你,可你是咋对我的。” 苏秋月面无表情地说:“我对你咋了?” 秦俊鸟说:“你说你咋了,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天了,你给过我几天好脸色看。” 苏秋月说:“我对谁都这样,要想让我天天对着你笑,我做不出来。”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就是嫌我没能耐,是个窝囊废。” 苏秋月冷冷地说:“你要是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啥好说的。” 秦俊鸟有些火了,大声说:“你凭啥看不上我?” 苏秋月说:“看不上就是看不上,没有凭啥。” 秦俊鸟说:“你看不上我,为啥要嫁给我。” 苏秋月说:“你要是后悔娶了我的话,我们们现在可以离婚。” 秦俊鸟刚想说离婚就离婚,可是转念一想,像苏秋月这么好的媳妇他还真舍不得跟她离婚,更何况自己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连根汗毛都没碰过就离婚,那自己的亏可吃大了。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不说话了,知道他不愿意离婚,她说:“你啥时候想离婚我都答应。你要是不想离婚的话,我们们两个人就只能像过去一样过日子,你心里别有啥幻想。” 秦俊鸟说:“你是我媳妇,我为啥不能有幻想。” 苏秋月说:“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该咋样做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秦俊鸟忽然抬高声音说:“你是我媳妇,你就得给我暖被窝,就得给我生孩子。” 苏秋月说:“我不愿意的事情,你就是咋逼我也没有用。” 秦俊鸟气哼哼地走到苏秋月的面前,看着她高耸的胸脯,涨红了脸说:“刚才那个蒋新龙都能碰你的身子,我为啥就不能碰?” 苏秋月说:“蒋新龙是披着人皮的畜生,你要是也想当畜生的话,我也没啥好跟你说的。” 苏秋月说完一转身就向外间屋子走去,秦俊鸟从身后一把拦腰抱住她,喘着粗气说:“我不是畜生,我你是男人,我碰你是理所应该的事情,谁也不能把我咋样。”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有些失去理智了,急忙想挣开他的双手,可是秦俊鸟的力气要比她大得多,她越挣扎秦俊鸟的手就抱得越紧。 苏秋月累得气喘吁吁地说:“俊鸟,你快点放开我,我到底想干啥?” 秦俊鸟说:“你说我想干啥,我跟自己的媳妇能干啥,当然好好地亲热一下了。” 秦俊鸟的一双手在苏秋月的身上四处乱摸起来,在她的肉峰上又捏又挤的,苏秋月被他弄得尖叫了一声,说:“俊鸟,你快点停手,你弄疼我了。” 秦俊鸟没有停手,而是把手从她的衣领出伸了进去,隔着里面的毛衣动作粗鲁地摸着她那两个高高挺起的肉峰。 苏秋月一看秦俊鸟变得如此疯狂,知道事情不妙,她一边用力地想要挣脱秦俊鸟的双手,一边大声说:“秦俊鸟,你快把我放开,你知道你在干啥吗?” 秦俊鸟把嘴凑到苏秋月的嘴边,喘着气说:“我不放,我今天就要跟你成为真正的夫妻。” 苏秋月在他的手上使劲地拍打着说:“秦俊鸟,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就到公安局去告你……” 没等苏秋月把话说完,秦俊鸟就把嘴贴到苏秋月的嘴上不顾一切地吸溜了起来。苏秋月的嘴被秦俊鸟的嘴给堵上了,根本说不了话,只是发出了几声“嗯”“嗯”的声音。 这还是秦俊鸟第一次亲苏秋月,他只觉得苏秋月的嘴有些淡淡的香气,好像还有些甜味,秦俊鸟亲够了才把嘴移开,这时苏秋月的眼角已经流下了两行眼泪。 苏秋月咬着牙说:“秦俊鸟,你就算是得到了我的身子,也得不到我的心,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秦俊鸟一看苏秋月正在用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自己,他的脑子一下子就变得清醒起来,他知道如果他真和苏秋月弄成了那种事儿的话,苏秋月这一辈子都会把自己当成仇人看待,他和苏秋月的关系可就真的完了。 秦俊鸟只好松开双手,苏秋月急忙推开他,一边用手摸着眼泪一边飞快地跑出了屋子。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跑出了大门,心头涌上了一股深深的悔意,刚才自己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了。 秦俊鸟发了一会儿愣,怕苏秋月会出啥意外,也跟着跑了出去,可是他在村子里转了好几遍,也没找到苏秋月。 秦俊鸟垂头丧气地向自己家走去,还没有走出几步,就看到大甜梨走了过来。 大甜梨看秦俊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笑着问:“俊鸟,你这是咋了,就跟那霜打的茄子一样。” 秦俊鸟勉强地笑了笑,说:“是梨子姐啊。” 大甜梨怎么看怎么觉得秦俊鸟有些不对劲,她又问:“俊鸟,你究竟是咋了,我的眼里可不揉沙子,你瞒不过我的眼睛。” 秦俊鸟当然不能把刚才自己做的事情告诉大甜梨,他说:“没咋,就是跟我媳妇闹了些别扭。” 大甜梨说:“小两口闹别扭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别太往心里去,一会儿回家好好地哄哄你媳妇,女人就是这样,耳根子软,男人说几句好话就啥事都没有了。” 秦俊鸟说:“嗯,梨子姐,我听你的。” 大甜梨说:“我看你心情不太好,要不到我家里去坐一坐,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认识。” 秦俊鸟说:“中。” 秦俊鸟跟着大甜梨去了她家,大甜梨的家里还有父母,他们都是老实的农民。当然确切地说那应该是她父母的家,按照农村的说法,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 大甜梨家的院子很大,前院住着她的父母和哥哥,她住在后院的一所老房子里,秦俊鸟跟着她进了老房子。 老房子的炕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好看女人,女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看样子孩子很小,还没有断奶。 女人一看大甜梨走进来,笑着说:“梨子,你去啥地方了,快帮我带一下孩子,我要去上厕所。” 大甜梨说:“你先别急着上厕所,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你不是一直要找人跟你一起合作开酒厂吗,这就是我给你找来的人。” 大甜梨说着就把秦俊鸟推到了女人的面前,女人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这就是你给我找来的人?” 大甜梨说:“是啊,咋了?” 女人说:“没咋,就是太年轻了。” 大甜梨笑着说:“年轻还不好嘛,身强力壮,做啥事情都有骨子冲劲。” 女人笑了一下,说:“那你还不快给我们们介绍一下。” 大甜梨说:“俊鸟,这是丁七巧,你就叫她七巧姐吧。” 秦俊鸟憨厚地笑了一下,说:“七巧姐。” 丁七巧应了一声,说:“中。” 大甜梨又给丁七巧介绍秦俊鸟说:“七巧,这是秦俊鸟,你就叫他俊鸟好了,我们们村里人都这么叫他。” 丁七巧大方地说:“那我以后就叫你俊鸟兄弟了。” 秦俊鸟说:“中,七巧姐。” 大甜梨说:“俊鸟,你七巧姐可是个大能人,你以后可得好好地向她学一学。”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说:“梨子姐,你刚才说合作开酒厂是怎么回事儿?我听糊涂了。” 丁七巧愣了一下,看着大甜梨说:“咋,梨子,你还没跟他说酒厂的事情吗?” 大甜梨说:“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等一会儿我们们慢慢地细说。” 丁七巧说:“你看你,还是老毛病,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把大话先说了出去。” 大甜梨说:“我跟别人说过大话,啥时候跟你说过大话,你放心好了,这个事情俊鸟一定会跟你合作的,他跟钱又没有仇。” 秦俊鸟这时一脸困惑地问:“梨子姐,你们说的酒厂到底是啥回事啊,我咋一点也听不明白呢。” 大甜梨笑着说:“我现在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去分享

上一篇   第49章 因爱生恨

下一篇   第51章 寒夜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