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乱石岭上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9章乱石岭上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知道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情心里都不会好受的,我这个人嘴笨,也不知道该咋样劝你,你要想开一些。” 孟玉双流着眼泪说:“俊鸟,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啊,为啥偏偏让我遇到这种事情,我又没做过啥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为啥要这么罚我。”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孟玉双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这种日子过到啥时候是个头,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就跟他离婚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啊,你要是生活上有啥难处就跟我说,不管咋样你和金清大哥都不能离婚。” 孟玉双说:“俊鸟,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真心想帮我们们家,而且还不图啥回报,可是你救急救不了穷,你又不能养活我们们家人一辈子。”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咋不能养活你们家人一辈子,你放心好了,以后只要我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和金清大哥,我吃干的,绝不让你和金清大哥喝稀的。” 孟玉双勉强笑了一下,说:“俊鸟,我知道你说这些话是想安慰我,我有手有脚的,这个家咋能让你养着呢。”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刚才说的都是心里话,我虽然不是啥有钱人,可还是有能力养活你们一家三口的。” 孟玉双说:“俊鸟,我们们家现在虽然不如以前了,可还没到要靠别人养活的地步,我一个人苦点儿累点儿,还是能撑起这个家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真是个好女人,金清大哥能娶到你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孟玉双这时伸手擦了擦眼泪,说:“俊鸟,不说那些了,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就是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想让我帮你啥忙啊?” 孟玉双说:“明天我想去一趟金马村,我听人说金马村有个老中医能治金清的病,我想去金马村把那个老中医请来,可是从咱们村去金马村要翻过乱石岭,你知道乱石岭经常有野猪和狼出没,以前还伤过人,我一个人不敢过乱石岭,所以我想让你陪我去一趟金马村。” 秦俊鸟想了想,说:“好吧,我送你去,到时候我带上猎枪,就算有啥山猫野兽的,我一枪一个全都把它们给报销了。” 孟玉双说:“我想明天早晨就去,咱们路上要是不耽搁的话,天黑之前就能赶回来。” 秦俊鸟说:“好啊,我今天回去把酒厂的事情安排一下,明天早晨我陪你去找那个老中医。” 孟玉双说:“俊鸟,从咱们村到金马村可不近,而且全都是山路,你可要做好挨累的准备。” 秦俊鸟说:“只要能把金清大哥的病治好,我就是累掉十斤肉也值得。” 孟玉双抿嘴一笑,说:“那好,明天早晨我在大门口等你。”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秦俊鸟就挎着猎枪出了家门。 等到秦俊鸟来到孟玉双家的大门口时,他看到孟玉双早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他了,而且孟玉双穿了一身新衣服,脸上还化了妆,脸上喜气洋洋的,跟昨天那个哭天抹泪的孟玉双简直就是两个人。 秦俊鸟有些不明白,孟玉双是去金马村找大夫给廖金清看病,她打扮成这样,就像是要去相亲一样。 孟玉双急忙走过来,笑着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玉双嫂子,我以前没去过金马村,对乱石岭那一带的山路不太熟,不知道你以前你过去没有?” 孟玉双说:“我以前跟别人去过几次金马村,去那里的路我熟。” 秦俊鸟放心地说:“你去过就好。” 两个人出了村子,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向乱石岭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走到乱石岭的时候已经快到要晌午了。 乱石岭山高林密,经常有野兽出没,所以从踏上乱石岭的那一刻开始,秦俊鸟就紧紧地握着猎枪,眼睛不停地向四下张望着,生怕有啥野兽从四周的林子里闯出来。 孟玉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喘着气说:“俊鸟,我累了,我知道前边有一排工棚,咱们去那里歇一会儿再走吧。” 秦俊鸟手搭凉棚,向前边的山岭上望了几眼,只见山坡上有一排废弃的工棚,秦俊鸟听人说过以前曾经有人到乱石岭来淘过金,这些工棚都是那些到山里来淘金的人搭的,后来那些淘金的人走了,这些工棚也就没人住了。 走了一上午,秦俊鸟也觉得有些累了,而且口干舌燥的,他点了点头,说:“好吧,咱们就去那里歇一会儿。” 两个人走到了工棚前,秦俊鸟看到这些工棚都是用木板搭成的,有的工棚都已经坍塌了,有的工棚四下透风,还有的工棚眼看着就要倒了,风一吹,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 两个人找了一个还算结实一些的工棚,工棚里还有一个用木板达成的床,木板床上铺着一块绿色的篷布,篷布上放着一些筷子破碗之类的东西。 孟玉双走到木板床前,把床上的东西都扔到地上,然后把她随身带着一个黑皮包打开,从皮包里拿出一块雨布铺在床上。 孟玉双用手掸了几下雨布,说:“俊鸟,这雨布是干净的,你快坐下来歇歇脚吧。” 秦俊鸟走到床前坐了下来,用手拍了拍木板床,说:“玉双嫂子,你也坐啊。” 孟玉双这时也坐了下来,她把黑皮包放在床上,从里边拿出一个绿色的军用水壶,说:“俊鸟,你饿了吧,我这里有白开水,你喝一口吧。” 秦俊鸟的嗓子这个时候都快要冒烟了,他赶忙从孟玉双的手里接过军用水壶,然后把军用水壶的盖子打开,大口地喝着水。 秦俊鸟喝完水后,把军用水壶还给了孟玉双,说:“玉双嫂子,金马村离这乱石岭还有多远啊?” 孟玉双说:“金马村离这里不远了,只要翻过乱石岭,下了山坡就是金马村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那咱们歇一会儿就走,争取尽快赶到金马村。” 孟玉双这时把军用水壶放到黑皮包里,说:“俊鸟,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昨天我跟你说的话是骗你的,其实金马村根本就没啥老中医。”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着孟玉双,说:“玉双嫂子,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这金马村眼看就到了。” 孟玉双说:“俊鸟,我没有跟你说笑话,我说的都是真的,金马村根本就没啥老中医,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秦俊鸟不解地说:“玉双嫂子,你为啥要说假话骗我啊?” 孟玉双说:“我要是不说那些假话,今天你能跟我上这乱石岭吗。”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玉双嫂子,你把我骗到乱石岭来到底想干啥啊?” 孟玉双笑了笑,说:“我想干啥,你难道还猜不出来吗?”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我猜不出来。” 孟玉双伸手掸了掸衣襟上的尘土,挺了挺她那高耸丰满的胸脯,说:“俊鸟,你觉得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孟玉双为啥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他点了一下头,说:“好看。” 孟玉双抬手捋了捋额头前的碎发,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秦俊鸟,说:“那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秦俊鸟又点了一下头,说:“好看。” 孟玉双说:“俊鸟,我想做你的女人,我把你骗到这乱石岭来,就是想把身子给你。” 秦俊鸟这下啥都明白了,他说:“玉双嫂子,这可不成,刚才的话我当你没说过。” 孟玉双说:“俊鸟,这里又没有别人,你有啥好怕的,就算咱们睡在一起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不能做对不起金清大哥的事情,既然金马村没有老中医,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 孟玉双有些不高兴地说:“这个时候你还提他干啥,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我愿意把身子给谁就给谁。”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虽说金清大哥的身子是不行了,可你们毕竟还是夫妻,这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能一点儿也不念夫妻的情分啊。” 孟玉双说:“他说过我可以找别的男人,可是到现在我一个男人都没找过,我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受委屈了。” 孟玉双这时把身子贴到秦俊鸟的身上,伸手紧紧地抱住他,说:“俊鸟,今天你要是要了我,我就一点儿也不委屈,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你是个好男人,我愿意跟你好,你想咋样都成。” 秦俊鸟急忙抓住孟玉双的手,说:“玉双嫂子,你别这样,你快放开我。” 孟玉双说:“俊鸟,我知道我是个啥样的女人,我配不上你,也不求跟你有啥结果,我只想做你的女人,在我心里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男人了。”

上一篇   第498章守活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