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不是女人干的活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7章不是女人干的活儿

燕五柳说:“镯子,我跟你不一样,你做事情可以不管不顾,想干啥就干啥,我可不成。” 刘镯子把毛巾里的水拧干净了,然后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说:“咱俩有啥不一样的,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难道你身上还比我身上多啥零件不成。” 燕五柳说:“我咋能跟你比呢,我也想逍遥快活地过日子,可我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就算我不吃不喝,可两个孩子总要吃喝啊。” 刘镯子说:“你说的也有道理,有这两个小累赘在身边,这天天吃喝拉撒够你忙活的了,你哪还有心情想别的事情啊。” 燕五柳说:“咱们女人就是这个命,谁让我是当妈的呢,我既然把孩子生下来了,就不能让孩子受了委屈。” 刘镯子说:“明天我跟俊鸟说说,留在这里陪你住上几天,你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跟坐牢一样,这四周两个人影儿都看不到,要是换了我,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在这个鬼地方住的。” 燕五柳说:“你要是留在这里陪我,那食堂的事情能扔得下吗?” 刘镯子说:“我在食堂就是给那些工人们做饭,也不是啥要紧的事情,到时候让俊鸟随便找个人顶替我一下就成了。” 燕五柳这时打了一喷嚏,她揉了揉鼻子,说:“镯子,我洗好了,咱们快穿衣服吧,要不就该着凉了。” 刘镯子打了一个哈欠,说:“好吧,我困了,咱们快点儿回去睡觉吧。” 两个人走到炕边,拿起放在炕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开始穿衣服了,急忙从窗前走开,快步回到了屋子里。 秦俊鸟前脚刚钻进被窝里,燕五柳和刘镯子后脚就走了进来,两个人没有多说话,上炕钻进各自的被窝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上午,刘镯子留下来陪燕五柳住几天,秦俊鸟一个人回村里去了。 秦俊鸟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孟玉双推着一个自行车迎面走了过来,自行车后面的货架上驮着一个麻袋,麻袋看样子很沉,孟玉双推着自行车走的很慢,显得非常吃力。 秦俊鸟加快脚步走到孟玉双的面前,看了一眼自行车货架上的麻袋,说:“玉双嫂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孟玉双停下脚步,冲着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家里没米吃了,我拿黄豆到外村的豆腐坊换了些米回来。”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金清大哥身上的伤彻底都好了吧。” 孟玉双点头说:“金清的身上的伤早就好了,不过就是使不上力气,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 秦俊鸟说:“自从金清大哥出院以后我一直没工夫去看他,你和金清大哥可千万别生我的气啊。” 孟玉双说:“俊鸟,我知道你的事情多,再说金清住院的时候,你没少帮我们们,我们们咋会生你的气呢。” 秦俊鸟说:“其实我一直想着要去你家看看你和金清大哥,可是忙来忙去就给忙忘了,一直拖到今天也没能去成。” 孟玉双说:“俊鸟,我和金清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们们。” 秦俊鸟看到孟玉双累得满脸通红,额头上还挂着汗珠,心里有些不忍地说:“玉双嫂子,你一个女人咋能干这种重活儿呢,我来帮你推。” 孟玉双说:“俊鸟,不用了,我一个人能推动,这种小事儿不用麻烦你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种活儿不是你们女人干的,还是我来吧。” 秦俊鸟从孟玉双的手里抢过自行车,帮着她推了起来,货架上的麻袋分量不轻,少说也得有一百五十斤。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自从金清大哥出院以后,你和金清大哥很少在村子里走动,都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头一次见你的面。” 孟玉双用手背擦了擦汗,笑了一下,说:“家里的事情多,全都靠我一个人,我抽不开身出来,金清自从伤好了以后不太愿意见人,也不愿意出门,而且就是见了村里人也不太爱说话。”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这样可不成,他要是再这样下去,就是没病也会憋出病来,等我见到金清大哥了,一定好好劝劝他,让他想开一些。” 孟玉双唉声叹气地说:“就怕你劝了也是白劝,我以前没少劝他,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两个人边走边聊,很快就走到了孟玉双家的大门口。 大门敞开着,秦俊鸟看到廖金清正坐在院子里抽烟,他推着自行车走了院子。 廖金清看到秦俊鸟来了,急忙站起身来,笑着说:“是俊鸟兄弟来了,快到屋里坐,咱们兄弟两个人好好地说说心里话。”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咱们可是好些日子没见了,上次我见你时你还躺在医院里,现在你都能走路了。” 廖金清说:“是啊,要不是有兄弟你帮我,我这条小命恐怕早就交代了,你对我们们家可是恩重如山啊。”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啥恩不恩的,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就别提这个字,我听着别扭。” 廖金清说:“好,我听你兄弟你的,你不让我提这个字我就不提。” 秦俊鸟这时把自行车停好,然后把麻袋从货架上搬了下来,说:“玉双嫂子,你打算把这一麻袋粮食放到啥地方去啊?” 孟玉双这时指了一下自行车旁边的空地,说:“俊鸟,麻袋放到这里就好了,你和金清到屋里去坐吧。” 秦俊鸟把麻袋放到空地上,说:“那好,我和金清大哥进屋去了。” 秦俊鸟和廖金清进到了屋子里,孟玉双随后也跟了进来。 孟玉双说:“俊鸟,你快坐,我去给你倒水。”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不渴,你不用忙了。” 廖金清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兄弟,刚才让你受累了,你还是喝口水吧,这样我的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我就是帮着玉双嫂子推了一下自行车,这点儿小事儿根本不值得一提。” 廖金清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说:“俊鸟,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干不了啥重活,家里家外都得靠玉双一个人,可苦了玉双了。”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以后你家里要是有啥重活儿,就跟我言语一声,我抽空帮你和嫂子干。” 廖金清这时眼圈一红,带着哭腔说:“这种日子不知道要过到啥时候,以前家里家外的活计,我都是一把好手,现在成了白吃饱,只吃饭不干活,我这心里难受啊。”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要想开一些,你能捡回这条命来就是大幸,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的好日子在后边呢,你就等着享福吧。” 廖金清苦笑了一下,说:“俊鸟兄弟,我要真是有福的话,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了,不是我想不开,是老天爷对我太无情了。” 秦俊鸟说:“你出院这么长时间了,我才过来看你,你可别责怪兄弟我。” 廖金清说:“俊鸟,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你能来看我,就是给我面子。”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家里现在有啥困难没有?要是有的话你就直说,别藏着掖着的。” 廖金清说:“家里都挺好的,没啥困难。”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家里要是有啥困难就说出来,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廖金清说:“俊鸟,我们们不能再麻烦你了,你已经帮我们们那么多了,我咋还好意思跟你张嘴啊。”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我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可不是那种怕麻烦的人。” 廖金清这时看了一眼孟玉双,说:“玉双,你去厨房炒几个菜,一会儿我和俊鸟兄弟好好喝几杯。”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我还得去酒厂,这饭我就不吃了。” 廖金清说:“这可不成,这顿饭你一定要吃,这是我和玉双的一片心意。”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的心意我领了,可这饭我真不能吃。” 廖金清有些急了,说:“俊鸟,你要是不吃这顿饭的话,就是看不起我和玉双,以后你让我和玉双还咋见你的面啊。”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家里的情况我知道,自从你出院以后,家里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我咋能让你和玉双嫂子破费呢。” 廖金清说:“我们们家就是再困难,也不差你这一顿饭,你要是不吃的话,就是看不起我和玉双。” 孟玉双说:“是啊,俊鸟,我和金清就是想留你吃顿饭,你就给我们们一个面子吧。” 秦俊鸟只好点头说:“那好吧,这顿饭我吃。” 孟玉双很快就把菜炒好了,鸡鸭鱼肉摆了满满一桌子。 廖金清说:“俊鸟,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没啥好菜,都是一些普通东西,你就凑合着吃一口吧。” 秦俊鸟说:“这就够好的了,又是鸡又是鱼的,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廖金清笑了一下,说:“这鸡是我们们自己家养的,这鱼是从池塘里里抓上来的,你就敞开肚皮吃吧。”

下一篇   第498章守活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