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窝边草也是草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6章窝边草也是草

燕五柳说:“我这就做饭,等饭菜做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刘镯子挽起衣袖,说:“五柳,我帮你做。” 燕五柳和刘镯子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很快两个人就把菜饭做好了。 三个人推杯换盏地喝起酒来,到了最后把拿来的三瓶酒都喝光了。燕五柳和刘镯子都喝了不少酒,不过她们两个人都没有秦俊鸟喝的多。 喝完酒后,秦俊鸟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拿过一个枕头,想躺着眯一会儿,谁知道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秦俊鸟让尿给憋醒了,他把电灯拉亮,迷迷糊糊从炕上爬起来,他揉了揉眼睛,这时发现自己正睡在炕头,睡在他身边的是燕五柳的两个孩子,而燕五柳和刘镯子的被窝是空着的,这么晚了两个人没有睡觉,不知道在搞啥名堂。 秦俊鸟急忙下炕穿鞋,出了房门,快步向厕所走去。 厕所就在仓房的旁边,在路过仓房的时候,秦俊鸟看到仓房的窗户上挡着一块白布,而且隐约有光线从仓房里照射出来。 秦俊鸟走进厕所里,然后把裤带解开,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 从厕所出来后,秦俊鸟听到从仓房里传来一阵女人的说笑声,他仔细听了听,是燕五柳和刘镯子的声音。 秦俊鸟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前,窗户上虽然挡着白布,不过窗户下边的玻璃没有遮挡严实,露出一道两指宽的缝隙,秦俊鸟把眼睛贴近玻璃,偷偷地向仓房里看去,只见仓房里光线昏暗,雾气缭绕的,秦俊鸟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仓房里的光景。 秦俊鸟看到燕五柳和刘镯子都光着身子,两个人身边的地上放着一个大木盆,木盆里的水正冒着腾腾热气。 刘镯子站在燕五柳的身后,她的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正在卖力地给燕五柳搓背。 燕五柳说:“我早就想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了,我这身上都快要脏死了,要是再不洗澡的话,我就成了泥人了。” 刘镯子说:“这水又不是啥稀罕东西,你想洗澡啥时候洗不成,非得我来了你才洗啊。” 燕五柳说:“我一个人咋洗澡啊,身边连个搓背的人都没有。” 刘镯子叹了口气,说:“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实在不容易,那个王雨来真是个猪狗都不如的东西,有你这么好的媳妇还不知足,去跟那些野女人胡搞,我看他的脑袋是让驴给踢了。” 燕五柳说:“其实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也没啥,只要习惯了就好了。” 刘镯子说:“五柳,你就打算这样过下半辈子啊?” 燕五柳说:“我没想那么多,过一天算一天吧,以后会咋样谁也不知道。” 刘镯子这时在燕五柳的后背上拍打了几下,说:“好了,背搓完了。” 燕五柳说:“等洗完了澡,我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了。” 刘镯子笑着说:“五柳,你这些天是咋过的,你跟我说说。” 燕五柳回头看了燕五柳一眼,说:“我还能咋过,当然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就睡觉。” 刘镯子伸手在燕五柳丰满肥实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说:“你别跟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身边连个男人都没有,晚上你一个人能睡得着吗?” 燕五柳笑着说:“当然能睡着了,身边没有男人我照样能睡的香,没结婚的时候我还不是一个人睡了那么多年吗,离了男人我一样能活的好好的。” 刘镯子把毛巾放在大木盆里洗了洗,她一边洗毛巾一边说:“五柳,你就没找个男人吗?” 燕五柳说:“我都一把年纪了,再说孩子都这么大了,找啥男人,哪个男人能看得上我这个黄脸婆啊,何况我的身边还带着两个拖油瓶。” 燕五柳和秦俊鸟的事情刘镯子还蒙在鼓里,燕五柳当然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她,毕竟这不是啥光彩的事情,她是有夫之妇,秦俊鸟也是结了婚的人,两个人的事情要是真传扬出去了,那两个人在村里人的面前可就抬不起头来了。 刘镯子拧了几下毛巾,说:“五柳,这可不太像你,你现在还年轻,要是在城里,像你这样的女人还有很多没结婚呢。” 燕五柳说:“有啥不像的,我不还是我吗,再说了我一个乡下女人咋能跟城里的女人比呢,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刘镯子说:“王雨来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在外边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的,依你的脾气,你就能咽下这口气吗?” 燕五柳说:“咽不下这口气又能咋样,就算我跟王雨来闹个昏天黑地的,他就能回心转意了吗,与其那样,我还不如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呢,这样比啥都强。” 刘镯子说:“五柳,这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你以前可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从来都没有服过输,你现在跟以前简直就是两个人。” 燕五柳说:“那都是以前了,我不服输又能咋样,我连自己的男人都没管住,我还有啥好争的,我还是消消停停地过我的日子好了。” 刘镯子说:“五柳,你现在可是大变样了,变得我都快要不认识你了。” 燕五柳说:“我现在想开了,只要我和孩子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刘镯子说:“不管咋说王雨来也是孩子的爸,他要是找来咋办?我可听说了,他为了找你,还跑到俊鸟家打闹了一场。” 燕五柳说:“他王雨来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我的心早就让他给伤透了,他就是找来了,我也不会跟他回家的。” 刘镯子说:“五柳,我看这件事情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王雨来是啥人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要是让他知道你住在这个地方,他肯定会跑来跟你闹的。” 燕五柳说:“这里这么偏僻,又离咱们村那么远,王雨来他想找到我没那么容易。” 刘镯子说:“五柳,除了我和俊鸟,还有谁知道你住在这里啊?” 燕五柳说:“除了你和俊鸟,再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了。” 刘镯子说:“我说这几天俊鸟三天两头往外村跑,我问他去啥地方,他还不告诉我,院里是到你这里来了。” 燕五柳点了一下头,说:“多亏了有俊鸟帮我,要不然我和孩子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刘镯子说:“五柳,俊鸟对你可真好啊。” 燕五柳说:“是啊,俊鸟是个热心肠的人,我和孩子沾了不少他的光。” 刘镯子笑着说:“俊鸟对你这么好,你们两个人不会是偷偷好上了吧。” 燕五柳神色有些慌乱地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好,啥事情都爱往歪处想,我和俊鸟咋可能呢,我比他大那么多,你要是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刘镯子说:“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感情,只要两个人看对眼了,就算差几岁也没啥大不了的。” 燕五柳说:“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咋能跟俊鸟相好呢,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还不得让唾沫星子把我给淹死啊。” 刘镯子说:“窝边草也是草,那俊鸟虽说模样一般,可也是一个精壮汉子,腰包里又有钱,就算你跟他好上了也不吃亏。” 燕五柳在刘镯子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说:“你这张嘴就是个没把门的,啥话都往外咧咧,你啥时候能改改这个毛病。” 刘镯子说:“五柳,我劝你也别苦着自己,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身边要是没有别的男人,就拿俊鸟填补一下,反正俊鸟的媳妇也跑了,他现在是光棍一根,你们就算在一起了也很正常。” 燕五柳说:“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又不是不懂事儿的小娃娃,你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情吧。” 刘镯子说:“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家里有吃有喝的,每个月还有工资拿,你没看我都长胖了吗。” 燕五柳说:“你男人被抓进去这么长时间了,你一个人过日子就踏实啊?” 刘镯子说:“他被抓进去更好,我正好可以过几天消停日子,这个家都让他给祸害成啥样了,我现在终于可以过几天舒坦日子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想吃啥就吃啥,想干啥就干啥,不用再挨他的打,更不用为了给他弄酒钱,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燕五柳说:“你还说我晚上一个人咋过,你不也是一个人晚上守空房吗。” 刘镯子说:“这世上男人多得是,我可不像你,我要是睡不着了,就出去找野男人,好好地风流快活一下,女人不能太苦了自己,你要是不心疼自己,就没人心疼你。” 燕五柳说:“这种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就不觉得脸红啊,我都替你臊得慌。” 刘镯子说:“我有啥说不出口的,凭啥就许他们男人在外边拈花惹草,就不许我们们女人找个中意的男人乐呵一下,这都啥年月了,我早就想通了,男人能做的事情,咱们女人也一样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