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精彩的在后面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5章精彩的在后面

崔明琴说:“俊鸟,这酿酒秘方可是酒厂的命根子,不能有一点儿闪失,我劝你还是换一个地方藏,最好是换一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秦俊鸟点头说:“明琴,你说的有道理,等咱们喝完酒,我就回家把酿酒秘方拿出来,然后换个地方藏起来。” 崔明琴动情地说:“俊鸟,你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说明你对我是真心实意的,我心里非常感动。” 秦俊鸟知道崔明琴是在演戏,他顺水推舟地说:“明琴,对你我没啥可隐瞒的,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我的女人,在我心里你比酿酒秘方重要一千倍一万倍。” 崔明琴举起酒杯,装出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说:“俊鸟,咱们把这杯干了。” 秦俊鸟举起酒杯,跟崔明琴碰了一下酒杯,两个人都把酒杯里的酒喝光了。 很快两个人就把酒瓶里的酒喝的一滴不剩了。 秦俊鸟拿起空酒瓶晃了几下,说:“明琴,酒喝没了,我再去酒厂拿两瓶酒来,你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崔明琴说:“俊鸟,那你快去快回。” 秦俊鸟慢吞吞地把鞋穿好,站起身来没走出两步,身子忽然摇晃了几下,险些摔了一个跟头。 秦俊鸟急忙伸手扶住门框,说:“明琴,我头有些发沉,就好像里边装了一块石头一样。” 崔明琴说:“俊鸟,你喝多了,我看你还是别去酒厂拿酒了。” 秦俊鸟摇摇晃晃地走到炕边坐了下来,摆了摆手,说:“我没喝多,我就是有些头晕,等我缓过劲来,咱们继续喝。” 崔明琴说:“俊鸟,你都喝成这样了,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喝的话,就把身子喝坏了。” 秦俊鸟不以为然地说:“我这身子又不是泥捏的,没那么娇贵,多喝几杯酒是不会喝坏的。” 崔明琴说:“俊鸟,你就别逞能了,我看你还是在炕上躺一会儿醒醒酒吧。” 秦俊鸟这时仰面躺在炕上,把眼睛闭上,很快就出一阵打鼾声。 崔明琴看到秦俊鸟睡着了,伸手轻轻推了秦俊鸟几下,说:“俊鸟,你醒醒。” 秦俊鸟没有醒,只是身子动了几下。 崔明琴又推了几下,秦俊鸟这次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睡的跟死猪一样。 在确认秦俊鸟是真的睡着了后,崔明琴下了炕,穿好鞋,快步出了唐瞎子的老屋。 崔明琴走后不久,秦俊鸟就睁开了眼睛,他急忙下了炕,小跑着追了出去。 刚才秦俊鸟是在装睡,,他已经把酿酒秘方藏在啥地方告诉崔明琴了,他这样做是故意给崔明琴机会,好让她去偷酿酒秘方。 秦俊鸟在跑到离他家两百多米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崔明琴的背影,这时他放慢了脚步,悄悄地跟在崔明琴的身后,在暗中观察着她,想看看她下一步会干啥。 崔明琴推门走进了院子里。 陆雪霏正站在房门口的灯下,她的手里拿着牙刷和水杯,看样子是要刷牙。 陆雪霏看到崔明琴走进来,说:“明琴,你咋这个时候才回来啊,我们们都吃完饭了,志光给你留了一些饭菜,不过饭菜现在都凉了。” 崔明琴说:“雪霏,我已经吃过饭了。” 陆雪霏说:“你是在厂里的食堂吃的吗?” 崔明琴说:“不是,我是和俊鸟一起吃的。” 陆雪霏向崔明琴的身后看了一眼,说:“俊鸟在啥地方?他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崔明琴说:“俊鸟刚才喝醉了,吐得满身都是脏东西,把衣服都弄脏了,我回家来给他拿件衣服,把他身上的脏衣服给他换下来。” 陆雪霏说:“俊鸟现在在啥地方啊?” 崔明琴说:“他正在唐瞎子的老屋炕上躺着呢,他醉的挺厉害的。” 陆雪霏说:“明琴,我跟你一起去吧,这样也多个帮手。” 崔明琴说:“不用了,天这么黑了,你还是在家里呆着吧,我一个人能行。” 陆雪霏说:“好吧,你要是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回来招呼我一声。” 崔明琴说:“那我进屋给秦俊鸟找衣服去了。” 崔明琴说完进到了屋子里。 没过多久,崔明琴就拿着一件衣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跟陆雪霏说了一句话就急匆匆地走了。 秦俊鸟在暗中看着崔明琴走远了,他知道崔明琴应该拿到藏在床下的酿酒秘方了,整个事情的过程都是按照他设计好的步骤进行的。 秦俊鸟这时走进了院子里。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走了进来,并没有感到意外,她说:“崔明琴不是说你喝醉了吗?我看你一点儿也不像喝醉的样子。” 秦俊鸟说:“我那是装醉。” 陆雪霏说:“今天晚上你没有回来吃饭,就是为了跟崔明琴一起喝酒吧。” 秦俊鸟说:“没错。” 陆雪霏说:“所以你假装喝醉了,借机把酿酒秘方藏在啥地方泄露给了她。”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看来啥事情都瞒不过你。” 陆雪霏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崔明琴刚才进屋里给你拿衣服的时候应该把酿酒秘方拿到手了。” 秦俊鸟说:“我想应该是,如果她连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会利用的话,那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陆雪霏说:“她的确是个蠢货,她已经跳进了你给她挖的坑里。” 秦俊鸟说:“崔明琴虽然已经跳进了我的坑里,可精彩的还在后头。” 陆雪霏说:“你说崔明琴还会回来吗?” 秦俊鸟说:“她已经把酿酒秘方偷走了,我想她不会再回来了。” 陆雪霏说:“俊鸟,现在崔明琴把酿酒秘方偷走了,咱们该咋办?”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咱们啥都不用干,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陆雪霏愣了一下,说:“啥都不用干?” 秦俊鸟说:“蒋新龙拿到了酿酒秘方,肯定会用酿酒秘方大做文章的,咱们就等着看戏好了,他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果然不出秦俊鸟所料,崔明琴把酿酒秘方偷走以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接下来的几天还算平静,不过秦俊鸟知道蒋新龙迟早会找上门来的。 这天晚上下班的时候,秦俊鸟来到食堂找刘镯子,刘镯子正在食堂里扫地。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先把手头上的活儿放一放,一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刘镯子好奇地问:“俊鸟,你要带我去啥地方啊?” 秦俊鸟说:“你现在不用问那么多,等一会儿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刘镯子说:“俊鸟,你不会把我给卖了吧。”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就你这身皮肉能值几个钱,我就是想把你给卖了,也得有人买啊。” 刘镯子挺了挺她丰满肥实的胸脯,抿嘴说:“俊鸟,你可别小看我,我在你眼里不值几个钱,可在有的男人眼里我就是那杨贵妃。” 秦俊鸟说:“好了,我不跟你说笑了,你去食堂的厨房拿些肉和菜,再拿上几瓶酒,咱们这就走。” 刘镯子一头雾水地说:“俊鸟,这又拿酒又拿菜的,你到底要带我到啥地方去啊?” 秦俊鸟说:“当然是去好地方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 刘镯子只好听秦俊鸟的话,到厨房里拿了些菜和肉,又拿了三瓶酒,然后和秦俊鸟出了酒厂。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两个人来到了燕五柳住的地方。 秦俊鸟抬手敲了几下大铁门,很快院子里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大铁门开了,燕五柳小心翼翼地从里边探出头来,向门外张望了几眼。 刘镯子看到开门的人是燕五柳,愣了一下,一把抓住燕五柳的衣襟,说:“五柳,你咋会在这里啊?” 燕五柳笑着说:“我现在和两个孩子就住在这里,这里算是我的新家了。” 刘镯子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你要带我来看五柳,就跟我直说好了,还跟我卖啥关子啊。”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镯子嫂子,说起来话长,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燕五柳说:“镯子,你就别怪俊鸟了,俊鸟也是为了我好,你们快进来吧,咱们有啥话到屋子里说。” 秦俊鸟和刘镯子进到院子里,燕五柳这时把大门关好,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屋子里。 刘镯子把拿来的酒肉放到了厨房的砧板上,说:“五柳,你和孩子在这里过的还好吧。” 燕五柳说:“我和孩子过得挺好的,多亏了有俊鸟,他帮了我不少忙。” 刘镯子叹了口气,说:“五柳,难为你了,带着孩子住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你肯定吃了不少苦吧,这都是王雨来那个王八蛋造的孽。” 燕五柳说:“镯子,我现在和孩子过得挺好的,我们们有吃有穿,还有住的地方,我已经很知足了。” 刘镯子说:“五柳,咱们也有些日子没见面了,一会儿咱们好好喝几杯。” 燕五柳说:“好啊,我这些天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到了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都快要憋出病来了,今天你来了,我可算找到说话的人了。” 刘镯子说:“我今天陪你说一晚上,保证让你把憋在肚子里的话都说出来。”

上一篇   第494章好香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