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好香的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4章好香的手

崔明琴说:“看来这个唐瞎子还挺有学问的。” 秦俊鸟说:“唐瞎子是挺有学问的,可惜读书读多了,把脑袋读坏了,他都是入土的人了,咱们还是别说他了。” 崔明琴说:“我看这屋子里收拾得挺干净的,不像没人住的样子。” 秦俊鸟说:“我以前经常到这里来看书,所以隔几天我就来收拾一下。” 崔明琴说:“没想到你还爱看书?”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我就是随便看看,不过看不太懂,都是瞎看。” 崔明琴说:“那也比我强,我一看书就想睡觉,而且睡的比吃安眠药还快。” 秦俊鸟这时把酒瓶打开后,给崔明琴倒了一杯酒,说:“明琴,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没有外人打扰咱们,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咱们得好好地喝几杯。” 崔明琴笑了一下,说:“俊鸟,我的酒量可一般,你可别把我灌醉了。” 秦俊鸟说:“明琴,跟我你就别谦虚了,你的酒量我可是领教过,我在的你面前可是小巫见大巫啊。” 崔明琴说:“俊鸟,我这样好了,你从酒厂拿来的这两瓶丁家老酒,咱们两个人一人喝一瓶,喝光为止,如果咱们还没喝醉的话,你再去酒厂拿两瓶来,咱们个人继续喝,你觉得咋样?” 秦俊鸟说:“好啊,这样公平合理,你喝一瓶我喝一瓶,咱们谁也不多喝谁也不少喝,你说的这个办法太好了。” 崔明琴这时把秦俊鸟打开的那瓶酒拿到她的面前,说:“这瓶酒是我的,另外一瓶没打开的酒是你的。” 秦俊鸟笑了笑,说:“就依你,你说咋样就咋样。”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着下酒菜,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 在酒瓶里的喝到一多半的时候,秦俊鸟假装有些喝醉了,他知道崔明琴心里的打算,崔明琴嘴上说是想跟他说说话,实际上是想把他灌醉了,好从他的嘴里探听出酿酒秘方藏在啥地方,如果他不装醉的话,这戏就没法演下去了。 秦俊鸟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逗逗崔明琴,这里只有他和崔明琴两个人,他也就没啥顾忌了。既然崔明琴是蒋新龙的女人,那他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崔明琴,一定要在她的身上多占些便宜,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秦俊鸟伸出手去,死死地抓着崔明琴的左手,把鼻子凑近崔明琴的手背,用力地嗅了嗅,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说:“明琴,你的手可真香啊,比那女人用的花露水还香,你就是让我闻一辈子我都闻不够。” 崔明琴皱了一下眉头,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表情,说:“俊鸟,你别闻了,这手有啥好闻的。” 秦俊鸟说:“明琴,你不知道,自从你住到我家里以后,我天天都在想着你,可是你不让我碰你,这就好像我饿了好几顿了,面前放着一个香喷喷的白面馒头,可就是不让吃,这种滋味有多难受,你是不会知道的。” 崔明琴说:“俊鸟,你别心急吗,你快把我的手放开,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你别说是闻我的手,你想闻我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随便你。” 秦俊鸟说:“明琴,我能不心急吗,身边放着你这么一个好看的女人,可我连碰都不能碰一下,我又不是太监,我是个有些有肉的男人,要换做你是男人,你比我还得急。” 崔明琴说:“俊鸟,我知道你这些天挺难熬的,可我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那天我跟你有了那种关系,是因为我们们两个人都喝醉了,你可别把我想成了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到我的酒厂来给我当秘书。” 崔明琴说:“俊鸟,经过这些天跟你相处下来,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说到做到,没有强迫我做啥事情。” 秦俊鸟这时把崔明琴的手松开了,说:“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懂,这男人和女人要你情我愿才成。” 崔明琴说:“俊鸟,我现在是你的人了,咱们只需要再互相了解一段时间,到时候也就瓜熟蒂落了。” 秦俊鸟说:“明琴,你虽说是我的人了,可是我这心里一直不太踏实,生怕有一天你会跑了。” 崔明琴说:“俊鸟,你把我想成啥人了,咱们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咋还不相信我呢。” 秦俊鸟说:“明琴,你别怪我,我以前的那个女人一开始跟我过得好好的,谁知道后来她扔下一封信就自己一个人跑了,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崔明琴说:“俊鸟,我是不会跑的,我是一心想当你的女人,不过你得让我有个适应的过程。” 秦俊鸟说:“这样就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踏实了。” 崔明琴说:“俊鸟,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在心里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人?” 秦俊鸟说:“我当然把你当成我的女人了,要不然我早就找别的女人了。” 崔明琴说:“你要是真把我当成你的女人的话,你就得跟我实话,对我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秦俊鸟说:“我啥时候跟你说假话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些话句句都是实话,要是有一句是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 崔明琴说:“那我现在想问你几句话,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秦俊鸟说:“我保证跟你说实话,你想问啥就问吧。” 崔明琴说:“俊鸟,我听说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是用秘方酿制的,你是咋弄到这个秘方的?” 秦俊鸟这时打了一个酒嗝,一股难闻的酒气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正好全都喷在了崔明琴的脸上。 秦俊鸟说:“没错,要说我是咋弄到这个秘方的,那说起来话可就长了。” 崔明琴急忙用手扇了扇酒气,然后用手捂着鼻子,说:“那你跟我好好说说,这里边到底都有啥故事啊?” 秦俊鸟拿起崔明琴的那瓶酒,给她倒了满满的一杯酒,说:“你想让我说也成,不过你得把这杯酒喝了。” 崔明琴点头说:“那好,我把这杯酒喝了。” 崔明琴说到做到,她端起酒杯,仰脖把酒杯里的酒喝掉了。 秦俊鸟看到崔明琴把酒全都喝下去了,说:“其实这个酿酒的秘方是七巧姐家祖传的……” 秦俊鸟把他和丁七巧合伙开酒厂,丁七巧把酿酒秘方给他的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有全都说实话,其中有些重要的地方他隐去没说,有些地方则添油加醋,大肆吹嘘了一番,总之故事有真有假,把崔明琴听得晕头转向的,根本不知道秦俊鸟说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崔明琴听完后,说:“这个秘方既然是七巧姐给你的,那你可要把它保管好了,千万不能出啥差错,不能让外人把秘方弄了去。” 秦俊鸟说:“你放心好了,我把秘方藏在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除了我没人知道秘方究竟藏在了啥地方。” 崔明琴说:“这么说这个酿酒秘方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秦俊鸟说:“这个酿酒秘方可是咱们酒厂的宝贝,我当然不会让别人知道了。” 崔明琴说:“俊鸟,你相信我吗?” 秦俊鸟说:“我当然相信你了,你是我的女人,我要是连你都不相信的话,那我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崔明琴说:“俊鸟,既然你相信我,那你能告诉我你把酿酒秘方藏在啥地方了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当然可以了,你是我的女人,别人我信不过,不过我信得过你。” 崔明琴高兴地说:“俊鸟,你能我把当成自己人,我打心眼里高兴。” 崔明琴说完把嘴凑过去,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俊鸟摸了摸被崔明琴亲过的地方,笑着说:“明琴,其实那个秘方就藏在……” 没等秦俊鸟说完,崔明琴打断他的话说:“俊鸟,你不用告诉我酿酒秘方藏在啥地方了,我刚才那么说就是想试试你,看你到底相信不相信我,现在我知道你没把我当外人,对我非常相信,这就够了,至于那个秘方藏在啥地方,我不想知道。” 秦俊鸟说:“明琴,其实酿酒秘方就藏在我的床下边,不过一般人绝对不会想到我把酿酒秘方藏在了床底下。” 崔明琴说:“俊鸟,你别得意了,这床底下可不是啥隐秘的地方,一般人都会想到的。” 秦俊鸟说:“明琴,不是跟你吹牛,就是别人能想到我把酿酒秘方藏在床底下了,我也敢保证他们绝对找不到,因为我把酿酒秘方放在了一个小木盒里,一般人是很难找到那个小木盒的。” 崔明琴笑了一下,说:“俊鸟,你把秘方放在小木盒里那就更好找了,普通人的习惯都是把重要的东西放在盒子里,这样便于保管,不容易弄丢了。”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说:“听你这么说来,我把酿酒秘方藏在床下边也不太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