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因爱生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9章 因爱生恨

中年男人一看秦俊鸟有心思要买挂历,说:“大哥,你要是想买的话我可以便宜一些卖给你。” 秦俊鸟刚想要问多少钱,这时百货商店外传来了陆雪霏的说话声:“俊鸟,你都买了什么好东西?” 中年男人一看有外人来了急忙把挂历收到了柜台里,秦俊鸟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转身向百货商店外看去,陆雪霏和乔楠站正向商店里走进来。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没买啥好东西,我就是进来看看。” 陆雪霏和乔楠看着中年男人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秦俊鸟也有些慌慌张张的,不知道两个人在搞什么名堂。 乔楠说:“俊鸟,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俊鸟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这大天白日的,我能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把我想成啥人了。” 中年男人冲着秦俊鸟使了个眼色,说:“大哥,你要是想买啥了,下次一定要到我店里来买,我一定给你最便宜的价格。” 秦俊鸟会意地说:“中,我下次想买啥东西了一定来。” 秦俊鸟说完又在商店里随便看了几眼,对陆雪霏和乔楠说:“你们有想买的东西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们们去别的地方逛一逛。” 陆雪霏说:“我们们没有什么要买的,该买的我们们都已经买完了。” 秦俊鸟说:“那好,我们们去外边看一看。” 有陆雪霏和乔楠在旁边,秦俊鸟再留在店里也没什么意思,万一要是让她们发现了那些印着女人的挂历,他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乔楠先后出了百货商店,秦俊鸟在集市上买了一些过年要用的东西,等他买完东西后,孟庆生的拖拉机也检修完了,几个人坐着拖拉机一起回村里。 就在秦俊鸟他们几个人快要到村口的时候,蒋新龙开着小轿车来到了秦俊鸟家的门口。 蒋新龙从小轿车上下来后,将小轿车的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堆东西,有女人的衣服,女人的皮鞋,还有女人用的化妆品。他拿着这些在农村几乎很少见到的高档东西走进了秦俊鸟的家里。 苏秋月正在家里拆洗被褥,看到蒋新龙走进来,苏秋月先是一愣,随即板着脸说:“你咋跑到我家里来了?” 蒋新龙笑着说:“秋月,我就是想你了,想来来看一看你跟那个秦俊鸟过得咋样。” 苏秋月说:“我过得很好,你现在也看到了,可以走了吧,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到我家里来了,我是已经结了婚的人,你到我家里来不合适。” 蒋新龙把手里拿的东西放到炕上,说:“秋月,我知道你过得不咋样,那个秦俊鸟是个穷光蛋,她跟着他没有一点前途,我劝你还是早点跟他散了吧。” 苏秋月目光冷厉地盯着蒋新龙,说:“如果你再跟我说这种话,我可就要跟你翻脸了。” 蒋新龙说:“秋月,你好好看一看我给你买的这些衣服还有化妆品,这些东西都是名牌,很多城里女人都买不起这些东西,那个秦俊鸟能给买你这些东西吗?” 苏秋月说:“这些东西我不喜欢,你把这些东西拿走,哪个女人喜欢你就送给谁。” 蒋新龙说:“秋月,我知道你还在怨恨我,可是你别忘了当初我们们两个可是真心喜欢对方的,我现在回来了,我也知道自己错了,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呢?” 苏秋月冷冷地说:“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也没啥原谅不原谅的。你快走吧,要是一会儿俊鸟回来了,他说不上会干出啥事情来。” 蒋新龙一屁股坐到炕上,说:“我不走,我倒要看看那个秦俊鸟能把我咋样?” 苏秋月一看蒋新龙赖着不走,有些火了,大声说:“你这个人还有脸皮没有,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蒋新龙笑着说:“秋月,你别生气吗,你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等我看够了我就走。” 苏秋月气哼哼地把脸扭到一边不再搭理蒋新龙,蒋新龙看着苏秋月那高耸挺拔的肉峰,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咽了几大口唾沫,不怀好意地说:“秋月,你一点儿都没变,还像当年那么漂亮,不,你比当年还漂亮。” 苏秋月一听蒋新龙的话茬不对,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再敢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蒋新龙说:“秋月,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们在芦苇荡里亲过嘴的,我还摸过你的……” 苏秋月一听他越说越不像话了,怒冲冲地打断他的话:“蒋新龙,你这个流氓,你给我滚,马上滚。” 蒋新龙一看苏秋月发怒了,冷笑着说:“苏秋月,你别跟我装什么正经人,你是啥货色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我要是把当年你跟我在芦苇荡里干的那些事情告诉秦俊鸟,你猜他会咋样?” 苏秋月恼羞成怒地说:“蒋新龙,我真是后悔当初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个黑了心肝的畜生,你马上滚出我家。” 苏秋月说完拿起扫帚疙瘩就要去打蒋新龙,蒋新龙一把将苏秋月手里的扫帚疙瘩夺了下来,苏秋月也不示弱,伸出双手向蒋新龙的脸上抓去。没等苏秋月的手碰到蒋新龙,蒋新龙就把她的双手给控制住了,苏秋月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她毕竟是女人,力气根本无法与蒋新龙相比。蒋新龙把苏秋月压在身下,呼吸急促地说:“秋月,是你先对我无情的,那就别怪我对你无义了。” 苏秋月也气喘吁吁地盯着蒋新龙说:“蒋新龙,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蒋新龙说:“秋月,当年我没有跟你把生米做成熟饭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今天我就跟你好好地快活一回。” 蒋新龙说完,把嘴凑到苏秋月的脸上亲了起来,苏秋月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怒骂着:“蒋新龙,你不是人,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你快放开我。” 苏秋月越躲闪蒋新龙就越来劲儿,他“嘿”“嘿”怪笑了几声,说:“你不是说我不是人吗,我今天就做一些不是人的事情给你看一看。” 蒋新龙伸出舌头在苏秋月的脸上胡乱地舔了起来,苏秋月被他舔得心里一阵恶心,她挣扎着想把蒋新龙从她的身上推开,可是蒋新龙的身体就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任凭她怎么使劲都无济于事。 蒋新龙忽然把头抬高,眼睛死死地盯着苏秋月的胸脯,说:“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破烂货而已,我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 蒋新龙像个发疯的野兽似地开始撕扯苏秋月身上的衣服,苏秋月一边奋力地抗拒着一边高声叫喊着:“蒋新龙,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从乡里回来的秦俊鸟刚好走到家门口,他听到苏秋月的叫声,又看了看停在门口的小轿车,他知道小轿车是蒋新龙的,没想到蒋新龙跑到他家里来了,秦俊鸟飞快地跑进了屋里。 一进屋子,秦俊鸟正好看到蒋新龙在扒苏秋月的衣服,秦俊鸟不由得怒火中烧,飞起一脚就踢在了蒋新龙高高撅起的屁股上,蒋新龙痛得一咧嘴,双手不得不松开苏秋月。蒋新龙急忙回头看了一眼,他一看是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知道情况不妙。他急忙从苏秋月的身上爬起来,心虚地一笑,说:“哎呦,这不是秦俊鸟回来了吗?” 秦俊鸟怒视着蒋新龙,双手握紧拳头,身上的骨节“咯”“咯”作响,他冷冷地说:“蒋新龙,你这个王八蛋,你刚才在干什么?” 蒋新龙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没干什么,就是跟你媳妇开了个玩笑。” 苏秋月这时从炕上爬起来,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头发,怒不可遏地说:“蒋新龙,你马上在我眼前消失,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蒋新龙说:“秋月,你不要这么绝情嘛,我不过就是想跟你亲热一下,你没有必要这么大呼小叫的。” 秦俊鸟一听蒋新龙的话,气得一把揪住蒋新龙的衣领,瞪着眼睛说:“你刚才说啥,你还敢不敢再说一遍?” 蒋新龙冷哼一声,说:“秦俊鸟,你以为你瞪着眼睛我就会怕你吗,不要说再说一遍,就是再说一百遍我也敢。” 秦俊鸟咬牙切齿地说:“我看你是找死。” 蒋新龙说:“有种的你就弄死我,就怕你没有那个胆量。” 秦俊鸟猛地一挥拳向蒋新龙的脸上打去,蒋新龙一歪脑袋躲过了秦俊鸟的拳头,两个人互相扭打在了一起。厮打中,蒋新龙的眼睛挨了一拳,秦俊鸟的鼻子也被蒋新龙大出血了,两个人互不相让打了半天仍然不分上下。 苏秋月见状说:“蒋新龙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去喊人了,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蒋新龙一听有些害怕了,他急忙松开秦俊鸟,嘴硬地说:“老子今天不跟你们计较,咱们走着瞧,以后有你们倒霉的时候。” 苏秋月把蒋新龙拿来的东西全都扔到地上,说:“蒋新龙,把你的东西拿走,你愿意给谁给谁,反正我不要。”去分享

上一篇   第48章 好看的挂历

下一篇   第50章 来硬的